公主出游记(33)

就算他俩愿意,大梁皇帝可同意?贺长离又是否割舍得下弟弟?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将来爱的难舍难分,不如早点分道扬镳。

可贺长离知道,他不舍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舍不得,明明他与萧千辞才处了短短几月,明明早前接近她都是有目的的……

贺长离脑海里百转千回,想了一千个一万个求她留下的话,最后全部咽下。

他睁开眼,望着萧千辞的眼睛,平静地与她对视:“你想回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选择

“我、我不知道。”萧千辞眼神闪烁,移开了她的目光。

思念故土,思念金陵的人,却又放不开眼前的他。

牧羊人晚归,又哼唱着他的歌:我心爱的姑娘哦,你在何方哟,我还在等着你啊,等你回来啊,我心爱的姑娘哟……

“我父亲很宠我,从前只要我想,他都能满足我的愿望。可是他年纪大了,我舍不得离开他。”

萧千辞目眺远方,暮霭沉沉,蓝城的夜幕总比金陵来的晚些,那一望无垠的荒漠,月牙儿才露出了个头,又悄悄隐匿到云中。

灰蓝层云,与昏红的夕照融在一起,像一副恣意泼洒的墨盘。

蓝城也有其独特的瑰丽,蓝城是贺长离的故土,家乡。

萧千辞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dàng起卫一道说的话,贺长离颠沛流离,在异国他乡度过了自己少年时光。

现在他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机会,有了能改变处境改写命运的机会,却要求他跟自己回金陵,不觉得过分吗?

因此萧千辞不敢说,不敢告诉他自己公主的身份,更不敢问他在月氏和她之间,到底选择谁……

贺长离把她脸上的神情一一看在眼中,她明明是那个任性跋扈的公主,明明是个遇事只凭自己心意来的主儿,却在这样的问题上选择缄默,选择尊重。

到底是太愚蠢,还是太懂事?

“曾有人说,你是大梁的贵女,我不该招惹你。”贺长离自嘲一笑,竟是将心底往事托盘而出,“可我心高气傲,心想:凭什么大梁贵女我就招惹不得?于是我逗你捉弄你,和你打成一团成了朋友。”

“再后来我们经历那种种,我多次推开你又多次不可自拔地沦陷。我曾想过未来,想过以后的安排。我总觉得未来还太遥远,哪怕只争片刻的缱绻,也足够了。”

贺长离转头看向怔怔瞧着他的萧千辞,温柔的去牵她的手,嘴角上扬勉qiáng勾出一个笑容。

“千辞,我不敢将你qiáng留在我身边,我亦没办法做到完完全全抛弃这里的一切跟你回金陵。但是,你可不可以等我,等我处理完了这一切,我们再一起……”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一骑飞尘奔腾而来,有个月氏侍卫大喊。

“九王子,大王急宣。”

“何事?”

侍卫叽里咕噜说着萧千辞听不懂的话,贺长离脸色立时变了。他知道萧千辞身边一直有暗卫跟着,跟她草草说了两句,然后便跟着侍卫急匆匆走了。

萧千辞目送他上马扬鞭远去,那句未说完的承诺,也如同夕阳,落入西山。

她在河岸边坐了一会儿,不声不响地盯着太阳,眼睛发酸发胀。忽然身边来了一人,咳了一声。

她转头看了一眼,眼泪还含在眼眶里,声音有点含糊,嘟囔道:“你来gān什么?”

萧启在她身边并排坐下。他那皇子做派已印入骨髓,连坐姿都一板正经。

他问:“刚才走的那个,就是你的心上人?”

萧千辞怒目圆睁:“你跟踪我?!”

萧启不屑,“他走的时候我刚来,恰好看到而已。”

他想了想,又不解地问:“他有哪点好,苏云修哪点不如他?”

以前在金陵的时候,萧千辞最不喜欢他,所以两人从没好脸相对过,但在异国他乡相对无言,两人身上躺着一样的血,那防备心居然消散了一大半。

“云修哥哥哪里都好,可我就是不喜欢他。”

萧启回想萧千辞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生,总觉得上苍偏心。

萧千辞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越是顺着她她越喜欢,所以苏云修成了她唯一看得上眼的世家子弟,所以最纵容她的三哥成了她的好朋友。

可那个月氏国九王子有什么本事,竟也能令萧千辞这么牵肠挂肚,难道他会比苏云修更包容更宠爱她么?

也不担心女孩子一个人孤身在外是否安全就离开,当真大丈夫?

萧启偏头瞧着他这妹妹,明明几个月前还是一副娃娃样,没心没肺,短短几个月过去,眉宇间竟镌刻了几分哀愁。

他们那冷漠薄情的父皇,毕生亲情都给了这么个丫头,要是知道萧千辞为了一个异域男子如此茶饭不思,不知该怒成什么样子。

萧启道:“他可知道你的身份?”

“不知道。”

“万一知道了呢,你怎么办?”

萧千辞转过头来,拧眉,“什么意思?”

萧启从身边拾了块石子,掷入河流中,溅起一小片波澜。

“你如果非要一个庶出王子做驸马,父皇拗不过肯定依你。但是你要是要一个月氏王做驸马,你让父皇怎么办?或者,你让你的心上人如何选择?”

萧千辞不是没想到这一层,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快,她皱眉道:“贺长离只是庶出王子。”

庶出王子,没有继承王权的资格,跟正统出身实力qiáng大的虞支漠涂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

“那又怎样,多事之秋,废立只是一瞬间。”萧启满不在乎,“十年前大哥也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未来的天子……”

“够了。”萧千辞冷声截断了他的话,她转过头去不看萧启,抱着自己的膝盖,“我不想了解你们之间的事。”

有权力的地方就有争斗,王室内斗在哪里都一样,更别说梁帝有七个儿子。

他们的大哥,太子仍然是正统嫡长太子,但是下面兄弟们的优秀,仍然让他感到威胁,迫于梁帝的铁腕和qiáng势,皇子们的倾轧都不敢放到明面上罢了。

萧千辞什么都知道,她甚至还知道哪个哥哥宠自己是真心宠,哪个哥哥是带着目的的讨好。

萧千辞不想参与他们,也不想了解。她更不想成为一代传奇公主,像自己的姑祖母和姑母那样留名青史。她只想好好的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安安稳稳的做一世富贵闲人。

“你不想了解,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萧启轻飘飘的说,丝毫没有感同身受的同情心,“我们还回到刚才的话题,若是那虞支赫义选择了王位,你怎么办?嫁到月氏当他的王后么?”

萧千辞一愣,继而她抱住了头,“我不知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萧启淡淡的看着她,心道:傻妹妹,你这不是已经做出了选择了么。

由于七皇子的到来,大梁使团上下变得格外慎重,连内外的护卫都提高了警惕。

可是再也没有人苦口婆心的劝萧千辞回去,就连一开始声称要绑萧千辞回金陵的萧启都没再提过回去的事。

不知道是他们都默认萧千辞不肯回去,还是有更重要事要处理。

西域各国陷入了内乱,乌孙王以月氏大公主妇德有失、致使乌孙蒙羞为名,遣回大公主所出王子,宣布休妻。

月氏王垂死病中惊坐起,又惊又怒,派人宣战乌孙,看样子是要收服这个不听话的小弟。

乌孙王拒不认错,还向匈奴借兵数万,大战一触即发。

萧千辞听到这些的时候,简直哭笑不得。

这乌孙王也是滑稽,这么多年的夫妻说休就休,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说不要就不要了,男人的面子这么重要的嘛。

萧韵的伤还没好透,萧千辞担心不过,便又伪装成大宗师的弟子进宫探望。

秋深了,月氏早晚寒凉,萧韵的寝殿里早早熏了炭火,他们这圆顶穹隆的设计,使得整个屋内密不透风,萧韵双颊通红,jīng神不振,全不似之前妍丽娇艳,身子虚弱得要人搀着才能起身。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