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35)

他们都这么说,萧启这么说,暗香也这么说。

原来他们都以为,他不喜欢公主。

可他明明很用心去爱护她了啊,从小到大,无微不至,无一不从。

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未来的驸马,做到了一切驸马该负的责任,可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自己还不够爱她?

难道说,千辞也是这样觉得的,所以才……亲近又疏离么?

萧启劝道:“云修,我好歹也是千辞的哥哥,自幼养在皇后殿中,跟千辞也算熟悉,恕我说句伤你的话,你之前确实并不懂男女之爱。”

苏云修戚声道:“那怎么才叫爱,那样给她挡箭才叫爱么?那么贺长离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萧启听了这话,也不恼,只悠悠地摇了摇夜光杯,莹光烁烁,月似杯中影。

他淡淡道:“论爱护他贺长离比不上你,论知心你又比不上他。云修啊,人心可以好来捂热,但再久那也不是爱,只是感动。”

“你扪心自问,如果没有贺长离的出现,你至于为此伤心么?你不过是恨不过自己多年爱护的女孩儿喜欢上了别人,觉得不甘罢了。你也知道自己将会是驸马,没尝过失去的滋味,所以也从不知道更近一步的索取。再细细想想,这些年为她鞍前马后的,换了任意一个能入她眼的世家公子,谁做不到?”

“我这傻妹妹稚嫩不通情.事,但她能感觉到你不是非她不可。所以等她遇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贺长离,那个稍稍为她付出一点点的男子,她就无可救药的陷进去了。”

萧启一副看透红尘的模样,“可怜你现在才启蒙,为时已晚。”

苏云修恨恨拎起一袋酒,大口饮酒,只想一醉方休。

翌日清晨,把自己关了一天一夜的金灵公主总算是开门了。

她眼下一片青灰,看上去并没有好好休息,不过眼神清亮,烁烁有光。

暗香在门外守了一宿,见状欣然迎来上来,“公主您可算出来了。”

萧千辞敛声道:“你去命人来与我梳洗,再派人去通知卫一道,就说让他想法设法,带我进月氏王宫一趟。”

暗香诧异:“您昨日不是刚从王宫回来么,又去王宫做什么?”

萧千辞没有回答她,只让她去办,她狐疑了一阵,只好讷讷而去。

很快卫一道就赶了过来,问了同样的问题。萧千辞仍是不说,他没法,又去请示萧启。

萧启和苏云修昨日夜饮,头疼得厉害,挥挥手让他自己看着办,卫一道苦不堪言。

金灵公主催促着,他不得法,只好再借大宗师的名义,说要带中原名医替无忧公主再诊,这才正大光明地得了通行令。

卫一道同暗香并两三个乔装打扮的暗卫明着护佑萧千辞进宫。

为免出差池,他们还派了几路高手隐在暗处。

之前公主遭遇的种种突发情况太可怕了,可不能再来一次了。

可惜,命运偏爱玩笑。

于是怕什么,来什么。

☆、消失

从进月氏王宫,到送萧千辞进中宫阏氏的大殿,这个过程都没出什么差错。

可是,撇了她的众暗卫,独自进去和萧韵议事的萧千辞,在一个时辰之后不见了。

更严重的是,月氏的阏氏、大梁的和亲公主萧韵,也不见了。

众人一时大乱。

要知道,卫一道亲自带人守着,根本不可能有哪路高手能从他眼皮子底下掳走这两人而无所知。

一日之内少了两名公主,卫一道的心情简直比当日亲眼看到两公主落水的刘延刘大宗师还要糟。

可惜他们还不能硬搜。

这毕竟是月氏的王宫,纵然走失的是他们大梁的公主,他们也不能大招旗鼓。

一来容易bào露萧千辞的身份,而来容易惹月氏王室生疑。

你梁人可以身份贵重,享受上国来使的待遇,但是你不能无视当地主人。

若大梁人连搜查宫殿都能这么随心所欲,那么事情的严重性,两国的邦jiāo就不止是少两个人这么简单了。

卫一道恼得头疼,这时恰好遇到来给阏氏问好的虞支都鲁,他迅速想起了他的兄长虞支赫义。

对,找贺长离。

贺长离如今在月氏有几分权势,他又与萧韵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害关系,定会帮忙搜查。

卫一道很快派暗香找到了贺长离。

贺长离听说这两人在卫一道的眼皮子底下丢失,也是大惊,立刻赶了过来。

月氏王重疾不起,虞支漠涂又被禁足思过,如今只有他有权力出入中宫行调派遣令。

不过他虽有几分小权,却都是仗着萧韵的月氏王面前的蛊惑而获得的。他亦不敢大张旗鼓地闹出“阏氏”消失的说话,于是先派了心腹搜查中宫。

卫一道忧不过,令手下几人跟进去搜查,却一无所获。

“怎么样?”

那几个好手齐齐摇头,“没有发现密道。”

卫一道心急,“也没有发现密室之类可以藏人的地方?”

“属下们都搜过了,都没有。”

卫一道焦心不已,这就奇了怪了。他与一众高手守在殿外,没听到歹人qiáng掳她们的声音,那就应当是从宫里的密道带走了。

但是如果宫里并无密道,且无可藏人的地方,那么那两个大活人去哪儿了?难道凭空消失了?

那边贺长离也是心烦意乱,正在一一审问下人。

“你最后一次见阏氏娘娘是什么时候?”

“就在一个时辰前,娘娘要和那位中原来的姑娘单独说话,就让奴婢下去了。”

贺长离皱眉:“这一个时辰,你们都不曾进去侍奉么?”

那洒扫婢女唯唯诺诺应道:“娘娘说了,没有她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期间奴婢是想送茶水进来,但听见里面在争吵,有打砸器皿的声音,奴婢怕惹娘娘生气,就赶紧离开了……”

贺长离扣押了女仆令不许声张,然后来与卫一道商量。

卫一道当然是急不可耐,可是中宫已经搜了一圈,这样只有可能两名公主是被歹人带出宫了。

偌大的月氏,人生地不熟连语言都不同的两个弱女子,现在是什么的处境?

他不敢想,也不敢擅作主张,只得请贺长离继续在王宫悄悄搜查,然后回去请示萧启了。

贺长离自然也不敢闹大,他派遣心腹悄悄去搜罗,自己越想越不对劲。

萧韵身边的婢女多数是从中原带来的,那老东西又在她身边安排了不少得力护卫。怎么会被歹人悄无声息地掳走呢?更何况那殿外还有绝顶高手卫一道守着。

再说,歹人既然有这能力能掳走她,为什么早不办晚不办,偏偏在萧千辞过来的时候动手?

难道……

贺长离心下一惊,难道那歹人的目的竟是萧千辞?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立时惊起一身冷汗。

他连声喝道:“去看一下大公主何在。”

立刻有下属应诺而去,贺长离坐立难安努力回想这几日的每一个细节。

目前萧千辞的身份,只有他和霍律伊知道。霍律伊早回了匈奴自不会多话,但那虞支明月当日“毒害”萧韵后被禁足,又被刘延苏云修他们派人偷偷灌了哑药后疯疯颠颠……很难说她会不会故意或无意间透露出什么……

过了一会儿,下属来报,说虞支明月仍然疯癫待在寝宫里,并无异常。

贺长离松了口气,随后更加纠结。如果不是虞支明月,如果萧千辞被掳只是个意外,那背后推手到底是谁?

他思索出神,不知不觉遇到了两个不待见的人。

月氏的五王子和六王子。他二人一向是依附大王子的,只是大王子近来频频被禁足思过,是以这二人也不像之前那般嚣张狂妄。

五王子不yīn不阳道:“哟,这是谁啊,瞧着挺眼熟。”

六王子顺势接过话头:“五哥眼神不好,这可是父王和阏氏眼前的红人,是咱们的九弟啊!”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