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36)

五王子‘哦’地一声拉长了声音,故作诧异:“九弟既然是大红人,怎么有空在这闲逛?我还当那中原来的女人,一刻都离不开你呢。”

贺长离得萧韵青睐,宫里难免有些嚼舌根的传他们有些首尾。贺长离也不放在心上,只对他们侧了侧身便要离开。

他这丝毫不在意的态度惹怒了那两人,那五王子咬牙咒骂:“凭借女人上位的杂碎,还真把自己当回事,等着瞧吧,我看你这回嚣张到几时!”

贺长离冷嗤一声离开了。

回到寝殿,心腹下属还是没能搜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他的心沉到了水底。

傍晚用餐时分,虞支都鲁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未成形的小木雕。贺长离在一旁看了会,心底烦闷得很,“都鲁,阏氏娘娘不见了,你知道吗?”

虞支都鲁抬起头,他可能不知道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只是怔愣的看着他的哥哥。他们兄弟两长得很相似,那双同样湛蓝的眼眸底,闪出几分迷茫。

贺长离叹了口气,“算了,你又知道什么。”

他说了这句话便低下头去,忽然听见虞支都鲁蓦地说了一个词,“五哥坏!”

“什么?”贺长离一顿,试探这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六哥坏。”虞支都鲁仿佛听不懂似的,又说了另外一个词。

贺长离抓着他急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知道阏氏娘娘在哪儿吗?”

都鲁似乎被他哥吓到了,只是摇头,嘴里嘟嘟囔囔一个劲儿的说“五哥坏”“六哥坏”。

他本来就是个心智不全的孩子,偶尔一阵好一阵坏的,但都鲁从来不撒谎,所以他一直说的五哥六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那两人对萧韵图谋不轨所以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再联想到下午那两人的嘴脸,贺长离有些明晰起来。

那两人向来是踩高爬低的软骨头,之前贺长离得势时,他俩虽看不过眼,但从不敢有任何挑衅的行为。今天下午这样当面rǔ骂,倒像是他们知道贺长离一定会势败一样。

而且贺长离一向只替萧韵防着大王子,却忘了这两王子出身也挺高,在王宫内也小有权势。若真是他俩设计安排人手绑走萧韵,倒是真有这个可能。

他想了一想,便又去中宫找线索。

虽然卫一道的下属们已经搜过一边,但他总觉得似乎漏掉了什么。梁人不懂西域的构造,忽略了一些藏人的地点也不无可能,比如地窖冰窖什么的……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拔足奔向中宫。

冰窖,对!冰窖。

中原四季分明,大梁宫殿夏日为了降温,都是取冰块置于shòu首金器中以便散热,冬日才燃火龙。

而月氏常年燥热,便是冬日的午时也会有高温时候,为了及时避暑,凡贵人宫殿下必藏有冰窖,以便及时取冰降温。

既然没有人能在卫一道的防守下逃出去,那么萧千辞和萧韵必然是遭了殿内人的暗算。

殿内能让二人不设防的只有婢女,但即使力气大的粗使婢女,想要要把两个弱女子藏起来也不是易事。她肯定来不及送出去,只能先将人藏起来!

阏氏丢失一事被贺长离压下了,奴仆都被扣押,此刻中宫周围都是他的心腹,他没跟任何人解释,直接冲进了主殿下的冰窖。

一推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他心里一咯噔。

时间太长了,又是极寒之地。如果歹人真的将她们绑到这里,那她们两个弱女子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小。

贺长离内心纠结不已,一方面想尽快看到她们,一方面又生怕被自己猜对。

无忧公主是在夏日炎炎时到达月氏的,月氏王为了取悦这位中原公主,极尽奢华,连同她主殿下的冰窖都比其他妃嫔的大许多。

贺长离不过待了半盏茶的功夫,便觉得彻骨生寒。他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两人的身影。

想来是他猜错了,他松了口气,又失望又庆幸。

正当他要出去时,忽然余光一瞥,瞧见整齐的冰室里,西北角有些碎冰屑,沿着那些碎屑看上去,那里的冰块似乎有被人挪动的痕迹。

他眉毛一蹙,拢紧外袍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佛系更文orz

☆、密道

果然不假,等他吃力地挪开那冰块以后,赫然在冰块后面发现一道暗门。

那暗门并不十分重,只是冰得很,贺长离用外袍边角拉开门,随即发现了密道。

他大吃一惊,月氏宫殿的冰窖都建在地下,除了殿内的仆人运送,再不许旁人进出,是谁竟然在中宫阏氏的主殿下修了一条密道?

只是他现在顾虑那两人的生死,来不及考虑其他,没有丝毫迟疑就踏了进去。

密道很长,也很暗。幸好甬道里不时有夜明珠照耀,他才不至于磕到碰到。

他计着步数,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密道太长了,长的让贺长离怀疑是不是有人与王宫中人暗通款曲。他一边搜罗那两人的下落,一边思索:谁会挖这么长的一条密道,还瞒过了月氏王的眼睛?

中宫原本是先阏氏的主殿,先阏氏病逝后多年未有新主,直到萧韵到来。

但萧韵受月氏王宠爱,也有大梁庇护的势力,应该不至于挖一条密道做后路。而且看样子,这条密道早已陈设多年,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其背后主人若非大王子,贺长离再想不到第二人。

他走了好一阵,终于似乎看到了尽头,那一处有微光照入,还有细微的人声。

贺长离将手按在怀中匕首上,屏声向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来人啊!”

那声音微弱到不行,贺长离已然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几乎毫不犹豫冲了过去。

果然,那是一方深坑天井,头顶渗入点点微光,四面漆黑的墙壁如铁桶般布满了锋利的尖刀,萧韵仰躺在地,萧千辞却跪坐在一旁,有气无力的呼救。

听见有人来,萧千辞警醒回头,她迎着光看不清脸,等到看清了来人,几乎喜极而泣,立刻哭着扑到了贺长离怀里:“是你吗?真的是你,你来救我们了?”

贺长离紧紧搂住她,那种绝望之际又露出希望的感觉让他满心满腔都是欣悦,他亲吻她的额角,斩钉截铁,“嗯,我来找你们。”

他摸了一把,感觉到萧千辞身上冰得厉害,便解下大氅扣在她身上。萧千辞绝处逢生又得情人怜爱,一时忘了那些困苦和艰辛,胸腔盈盈皆是满足。

缠绵过了,她才猛然回神,解下了贺长离给她的大氅,连忙盖在萧韵身上,“姐姐大病未愈,该给她才是。”

贺长离低头看地上躺着的萧韵,他眉毛一皱,想起了正事。于是用大氅包住萧韵,问萧千辞:“当务之急是要先出去,我背她,你可还能走动?”

萧千辞点点头,贺长离就将萧韵背了起来,示意萧千辞紧跟着他,他打算从来时的地道回去。

密道并不宽敞,萧千辞跟在他后面,总是会不停的被撞到。贺长离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背着萧韵,为了防止萧韵受伤,他腰弯得很低。

这样的姿势使他格外吃力,不过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你还好吗?”萧千辞问。

“还好,我撑得住。”

其实他心里也有点虚,按着他来时记的路,他们此刻不过才走了密道的三分之一。不过转念一想,能找到她们总归是好的。哪怕歇一歇再走,也能在天亮之前带她们回宫。

他刚刚有了这个念头,忽然觉得一阵微弱的气流用来,隐隐约约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谁?!”贺长离喝道。

除了绵延而去的回音,无人应答。萧千辞在他身后,颤声道:“没有人啊,你会不会看错了。”

贺长离不答,他浑身紧绷,随时准备迎战。

他刚才那一声不小,按理说遇到石壁会有回音,为何前面那处回音那么小?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