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37)

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他将脚下石块往前一踢,又道:“谁在那儿?”

那石块裹挟了一定势道,冲着前面而去,却传来碎裂的声音。

果然!

贺长离回神猛地后退,岂料那人更快,出手如电,就向着贺长离的脖子。

他闪身一避,躲开了黑衣人的致命一击。但是他身上背着个萧韵,他怕伤到萧韵,拳脚间便受了许多束缚。

他将萧千辞往后一推,“快走!”

说完他托扶着萧韵也要逃离,黑衣人岂肯罢休,伸手就抓向萧韵的肩。贺长离自然不肯相让,握住萧韵的手臂扯回。

萧韵肩上的衣服呲拉一声被撕裂,双方都使了一定力量,所以连带着抓扯到萧韵的肩。

昏睡中的萧韵也耐不住这疼痛,闷吭一声。

那黑衣人迟疑了下,好像对她有点顾忌。

黑暗中看不清神情,但贺长离显然从他放缓的动作中猜出了意图。也不刻意护着了,就拿萧韵当挡箭牌背在身上往回跑。

刚才jiāo过手,那黑衣人的武功并不在他之上,在密道里他受俩女子掣肘不能施展拳脚,如能将他骗到那天井开阔处,便没有后顾之忧了。

贺长离边走边撤的意图显然被黑衣人看穿了,他终是不耐烦再陪他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也不顾着萧韵了,出手狠辣,直冲着他背上那娇美人而来。

贺长离岂能容他真的伤了萧韵,他单手与之迎战,一手死死护着萧韵。忽然那黑衣人趁着贺长离不备,一掌冲着萧韵而去。

贺长离大惊,忙迎身去挡。

但这一掌是虚势,黑衣人只为了抓到萧韵,等贺长离露出马脚,让开庇护的保护圈,才到了他真正动手的时候。

他一手抓住萧韵,一手从袖中摸出一物,猛地向贺长离she来。

贺长离连忙用衣袖去挡,一晃眼的功夫,黑衣人已经带着萧韵消失了。

他闷吭一声跪地,擦了擦嘴角。

“你没事吧?韵姐姐呢?”萧千辞被他刚才一把推走,本着不扯后腿的想法早点离开。孰知跑了一会不见贺长离跟上,便狠下心回头来看,谁知一回头,就是这么个情况。

“放心,对方不想伤她。”贺长离抹了抹嘴角,“我们快走,以防他再来。”

“噢噢。”萧千辞搀扶着他离开。

他二人想着回到天井处,谁知越走越远,竟好像与原来的道路叉开了。

“奇怪,我记得这条密道并没有岔口。”

萧千辞也诧异,但她记不得路,只知道这是一条圆溜溜只容一人可走的石凿地dòng。

她想了想,“刚才我看到有颗夜明珠很亮堂,就想抠下来引路,但是刚碰到它它就缩进去了,会不会是碰到了什么机关?”

贺长离一愣,继而气笑,“你说你好好的,动那个做什么?!”

“我、我只是想让你看得清……”她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

她也是好心而已。贺长离抿了抿嘴角,握住了她安慰说,“别怕,没什么好自责的,万一触到的机关,正好能走出去呢。”

“也对哦。”萧千辞傻乎乎地自我开解,贺长离无奈一笑,就这样握着她的手往前走。

此刻前路生死未卜,冗长的密道只有他二人。一路携手同行,探路未知,倒有几分天地间唯你我相依为命的意味。

越往前走密道越开阔,渐渐的密道可以容两人并肩前行。萧千辞在他身侧,被他扣到怀里。

她几乎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气息,那样灼热那样炽烈,仿佛有他在,自己万事都不用担心,仿佛跟他在一起,便是身死也值了。

“贺长离。”她声音轻轻:“要是前面是死路一条,你会后悔跟我死在一起吗?”

贺长离脚步一顿,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娇人儿。

不知为何,明明是黑暗中,萧千辞却感觉到他目光如炬,甚至仿佛能看到那双一见难忘的幽蓝眸色。

他笑了一笑,低头jīng准的在她唇边啄了一下。

“生同衾死同xué。如果今天注定命丧于此,那也不过是把这个时间提早了一些,有什么好后悔的。”

“生同衾,死同xué……”萧千辞喃喃地念着这句话,有如一股力量打通了经脉,顿时理解了情这一字。

不是少女只想在一起的缠绵,也不是夫妻凑活过日子的敷衍,更不是皇家为了利益的攀结。

真正的情,应该是独钟一人,自始至终。

无论是二八芳华少女,还是八十无牙老妪,我都愿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与你——生同衾,死同xué。

萧千辞没心没肺的长这么大,第一次大彻大悟出一个道理,还是在这黑暗不知尽头的密道里。

她不知作何感想,内衷莫尝一是,竟小声抽泣起来。

贺长离讶异,调笑她道:“怎么了?难道是被我的话感动哭了?”

“才没有。”萧千辞呜呜呜的擦眼泪,她感觉那个熟悉的爱挖苦人的贺长离又回来了,所以犟着脖子不肯示弱。

“肯定是!你一听我都愿意跟你一起死了,可不得感动哭?”

“说了不是!”萧千辞懊恼,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好好好,不是不是。”贺长离笑着告饶,嘴上却依旧不留情,他挽着萧千辞的手,安慰她道:“天无绝人之路,万一前面就是出路呢?我可还想着与你成婚,与你生一堆孩子呢,别太丧气了。”

“谁要给你生孩子!”萧千辞嘟囔,脸却唰的羞红。

见她情绪好转,贺长离便不再逗她。

他凝神往前走,渐渐的感觉出一点不对劲。

这条密道,似乎一直在往上走。他有个事情想不通,于是随口问萧千辞:“密道是挖在地底下的,但如果往上走还是不见天日,那说明什么?”

萧千辞想了想,猜测道:“山?”

贺长离咂舌,这密道竟然挖到山上了?

随后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月氏多沙漠,蓝城却建立在平原地区,按脚程来看他们也未能走出城,那这山必定是城内的。

蓝城内只有几座小山丘,他们现在在的会是哪一座?

贺长离凝神思索,仿佛脑海中出现了一张蓝城的地图,按照他的大概划分,将城内的山丘一一筛选。

忽然,他心一紧,有点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萧千辞见他奇怪,问道。

“千辞……”他嗫嚅了下,有些凄然:“我大概知道,我们在哪儿了。”

“真的吗?”萧千辞欣喜,“我们现在在哪儿?出得去么?”

她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答案,忍不住推推他,又问了一遍,“我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啊?”

贺长离被她这一推终于回了神,声音染了些许苦涩,“在先阏氏陵墓。”

作者有话要说:六一快乐鸭,愿你我永葆童心,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孩~

☆、往事

贺长离说完这句就再也没有说话,一路情绪低沉,直到他们进入先阏氏陵墓中。

月氏多沙漠,王室贵族的陵寝多依山而建,平日里派侍卫奴仆守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贺长离不知道是谁将这密道挖到了先阏氏陵寝所在的师荼山,更不知道谁有这个能耐挖到师荼山里面。

反正现在贺长离和萧千辞就站在陵寝甬道里。

萧千辞不知道死人墓是什么样子的,躲在贺长离身后心有余悸地打量周围。

巨大的石墓门横亘在前面,上面刻满了她看不懂的图样,两边石柱上刻着月氏文字,她也看不懂。甬道上空有稀疏星光,看来是可以通风的。而身后山门被巨石堵死了,巨石前面一堆白骨。

萧千辞尖叫一声,浑身颤栗,她抓紧了贺长离的衣袖,紧紧往他身边缩。

“别怕,那些是工匠和一些陪葬的奴仆。”贺长离拍拍她手,对她解释道。

那些白骨争先恐后的扑在巨石上,想必死前经历了一番挣扎。白骨脚下有一堆箭翎,皆是铁制,只是箭头已经生锈,看来风化得挺厉害。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