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39)

贺长离断断续续的说着,他怕自己昏过去后萧千辞害怕,一直qiáng撑jīng神。

谁知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萧千辞突兀说道:“我就是她,我就是当年救你的女孩。”

贺长离瞳孔收紧,他没力气推开,jiāo缠的手却用了几分力,似乎不敢相信。

“对不起,我也有很多事没告诉你。”萧千辞从他怀里挣脱,望着他的眼睛,定定说道:“我其实不是柏氏女,我姓萧,是大梁的——金灵公主。”

作者有话要说:埋的我自己都快忘了的包袱终于卸掉了,呼~

☆、软禁

“我父亲是大梁皇帝,母亲是柏皇后。”

“我叫萧千辞,是大梁的金灵公主。”

萧千辞一字一句,句句振聋发聩。

贺长离定定的看着她,明明早已知道她的身份,可此时从她嘴里亲自说出来,竟让他产生了一样异样的情绪。

仿佛美人蒙纱,初时只见其身影,你知道她极美,但是真正揭开轻纱后,还是会被她天上有地上无的美貌震慑到。

是真的。

她是真的,名副其实的、中原大国、梁帝唯一的女儿。

“至于你说柏音曾经救了你……”萧千辞耐不住他灼热的眼光,微微侧首避开,缓声说,“当年我把柏音骗到宫里玩耍,然后趁她午睡时,偷拿了她的玉章令出宫。”

她抿了抿唇,“所以,你当年遇见的人,是我。”

“是你?”贺长离不敢置信,当年那个给了他温暖的小女孩,竟是眼前的心上人。

他忽然不知从何而起的一股力量,用力一挽将萧千辞扣进怀里,毫不迟疑地贴唇上去。

亲吻,厮磨,无限爱意诉诸唇齿。

在死亡面前,在yīn森墓室,什么身份境地往事皆化为乌有,两人的气息缠绵到一处。他在意识几乎完全消退前,把头抵在萧千辞肩上,幽幽叹了一声,“兜兜转转,原来是你。”

……

贺长离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飘在半空中,轻一脚重一脚的走着,看不清前路也分不清方向。忽然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尖叫一声,大喊:“救我!”

那声音根本听不出是谁,可他潜意识里知道是萧千辞,一急喝道:“千辞!”

一片刺眼,他抬手遮在眼前,感觉有个人掠了过来。

那人抓起他的手腕问诊,随口又往他嘴里塞了个冰凉凉的药丸,过不了多久,他就幽幽清醒过来。

声音还有点沙哑,头疼得厉害,他捏着眉心揉了揉,问:“这是哪儿?”

“你的寝殿。”是卫一道的声音,他见贺长离想要起身,忙按住他,“放心,公主没事。”

贺长离闻言,心下大安,便重新躺了回去。不过一刹,突然一个激灵。

卫一道说,公主没事?他们等于向他公开了萧千辞的身份?

他的jīng神状态以及细微的动作,如何能瞒得过卫一道,卫一道暗暗瞥了他一眼,想起前几天的事,又不免一阵后怕。

他当时着急疯了,恨不得下令满月氏去找两位公主。但最后还是七皇子冷静,说人定还在月氏王宫内,让他们差人守着。

果不其然,到了半夜,有个人慌慌张张背着个麻袋从宫殿后跑了出来,他手下的人立即将其拿下。

后来一看,麻袋里正是昏迷不醒的萧韵。

萧韵找到了,但贺长离消失了。大梁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给萧韵治伤,见她只是先前旧伤发作,就将她留在宫里小心守护。

那个黑衣刺客则被他们带出宫,那黑衣刺客倒也嘴硬,挨了几道刑罚也不肯jiāo代出萧千辞的下落。

最后卫一道气极,动用了暗卫最残酷的刑法,才从他口中得知了密道的事。他们恐生变数,带了好些个暗卫高手下去,一路畅通地找到了先阏氏墓室。

最后在那里看到了体力不支的萧千辞和中毒颇重的贺长离。

从萧千辞口述,和各路打听来的消息,他们拼凑出完整的事情经过:那日萧千辞想来找萧韵说事,姊妹间起了争执,萧韵遣退了所有下人,这才被歹人钻了空子。

那早被大王子虞支漠涂收买的奴婢给她们下了蒙汗药,然后趁着运冰车将她俩带进了冰室。那里有其他奴婢接应,几人合力将两个弱女子运到了天井里。

那日萧千辞刚在天井中醒过来,看到萧韵昏过去,着急呼救,不多时就等到了贺长离。

而那大王子等梁人走了,估量着贺长离不敢闹大,想要偷偷派人去接应的时候,却正好撞到了贺长离,才有了密道动手那一桩事。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王子为了得到萧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哪怕在自己被幽闭的时候还想着得到这位中原美人,真可谓yín/虫入骨。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一出,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私事,而是得罪了整个大梁使臣队,包括使臣背后的那些贵人。

萧千辞差点身陨这件事自然没人敢告诉皇帝陛下,连平日里一直叫嚣着跟萧千辞作对的萧启也不敢。

陛下太宝贝这个女儿了,若叫他知道萧千辞在异域、在他们的保护下竟差点身死,恐怕皇帝陛下会不惜龙体亲自跑来接闺女。

再不能容她胡闹了。

萧千辞醒来以后,就被萧启软禁在驿馆。除了他和苏云修,谁也别想接触,连大宗师和他的小徒弟刘长松都靠近不得。

脾气巨大的公主将东西砸了又砸,哭了又哭,最终没能改变兄长的意愿,她到底也是皇家血脉,决心和萧启对抗到底,铁了心绝食威胁。

从绝食到现在,已经一天半了。

卫一道今早被公主砸了出来,便被萧启叫了过去,下午便领令来探望贺长离。

贺长离中的毒不轻,但是好解。他们那日把他救回来后就送回了寝宫,这几天也一直暗中保护着。

看着这位月氏王子,卫一道内心纠结不已。

他为了公主屡次陷自身于险境,显然是对公主有意的。而且很显然,小公主是喜欢他的。可是他为何偏偏是月氏人?还是个颇有野心的庶出王子?要知道,皇帝陛下可是看苏云修都觉得差qiáng人意的。

卫一道许是打量贺长离久了一点,忽然被他一眼看过来感觉被抓了现行。

就在尴尬转移视线的时候,听见他道:“我想见她。”

卫一道为难,“目前见不了。”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顿了一顿才说,“不过有一个人想要见你。”

“谁?”

卫一道咳了一下,肃声道:“我朝七皇子。”

入秋了,月氏的傍晚分外寒凉,號子咕咕叫着,稀疏梧桐栖鸦,不时掠过三两漆黑的影子。

屋里早早燃了火炉,jīng雕细刻的铜shòu烟珑里袅袅清烟,碧玉烛台上罩着个金丝灯罩,这样的摆设在屋里多得数不胜数。密密如白雪般的羊毛铺满地,一直蔓延到了粗糙的柴门处。

漫说在一个小小的驿馆,就是在月氏王宫也鲜有这样的待遇,可苏云修仍觉得怠慢了公主,只懊恼就这样还比不上公主在大梁的行宫。

水晶珠子轻轻一撞发出清脆的声音,珠帘一动,有人掀帘走了进来。

来人提着一个匣子,朝蹲坐在矮榻的萧千辞瞧了一眼,轻轻一哂。

女子抱膝坐在榻上,头搁在膝盖上。这颇为严寒的夜里,她只着了一件单衣,连毛毯都没盖上。

屋里熏得颇热,萧启解了披风随手递给一旁的婢女,婢女连忙抱着去了外间。萧启遣退了下人,便坐在萧千辞前的矮几上,将食匣放在一边。

“还不肯吃东西?”

萧千辞从双臂间抬起头,她粉面朱颊,泪痕犹在,加之饿了快两天,有些病弱,看上去整个一楚楚可怜的娇美人。

可美人的脾气倒不小,峨眉一蹙便朝萧启恶狠狠啐道:“除非你将我困死在这儿,否则等回了金陵,我一定要你好看!”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