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41)

“妹妹是父皇的心尖上的肉,嫁到月氏绝无可能。我知道你也不愿去金陵做驸马,你放弃我妹妹,我助你夺得月氏王座,如此jiāo易,可还满意?”

起初贺长离自然不肯。

他不必放弃萧千辞,也可以剑指王座。可萧启却是摇头轻笑,“不要以为萧韵可以一手遮天,没了大梁的助力,她不过是个豢养的金丝雀罢了。你如今仍不是你大哥的对手,无非是缺少兵权缺少威信,这一点,我可以给你。”

“如今乌孙叛乱,如何在短期内获得兵权想必你也清楚吧?只要你拿到帅印,我保你不管如何,必会军功赫赫。”萧启如是说。

贺长离却是在他自信得几乎狂妄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沉吟:“我之前也以为嚈哒人突然袭击匈奴使臣队是他们疯了,现在想想,其实不然。”

他目光灼灼,望向萧启:“是你们梁人唆使的吧?包括后来苏云修的突然出现,乌孙王突然跟王后跟月氏撕破脸。是你们许了他们某些承诺,放任乌孙坐大,其实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扶持乌孙,牵制匈奴和月氏。”

“包括你七皇子的到来,都是有目的的。”

萧启摇头:“我与苏云修,都是为了带千辞那丫头回去,这你倒是多虑了。”

贺长离不信:“恐怕搅弄西域风云为主,找千辞为次。”

萧启没承认也没否认,他道:“随便你怎么想,我只问你,这jiāo易你答不答应?”

贺长离没说话,萧启便耐心的等着。他等了许久,直到等到再也没有耐心。

“你要知道,但凭我也能将千辞带回去,甚至不用给你什么承诺,但我希望她能死心,才来此跟你做这个jiāo易。”

“何况,就算她真愿意为了你留下,可你难道愿意看到父皇雷霆震怒,派军攻打月氏么?”萧启将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他面前,“长痛不如短痛,放手,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

贺长离目光微戚,一闭眸,皆是那日萧千辞带着哭腔的质问和玉璧碎裂的刺耳声。他再次睁眼,眼中已经没了那些情绪,十分的平静,讽刺:“我这番做法,七皇子可还满意?”

萧启站在不远处,点点头,“满意,所以我来兑现我的承诺。”

“那通向先阏氏陵寝的密道我已经查到了,是先阏氏曾经偷/情所用。那情人是休密部落的一个将军,现在还活着,你可以派人去查。接下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贺长离闻言一惊,大梁暗卫速度果然快,这么几天就已经查到了来几年前的事,还是说,他们其实一直在月氏国内埋了探子?

他此刻无心想这许多,只想与萧韵商议,趁月氏王清醒的时候将密道的事告之。以月氏王之多疑,必定会对大王子的身世起疑心,到时候如果梁人助力使乌孙大胜的话,拿到兵符上战场的,必然就是自己了……

中原人果然机心帷幄,算无遗策。这样毒辣的计策,若非他们站在自己这边,恐怕他连王位的边都摸不着就被悄悄处理掉了。

萧启见他沉思,不由淡笑,不怀好意,“其实你也不必伤心,再喜欢一个女人也不过是短时间难忘,过了一年半载的,你定能放下她了。”

“哦对了,明日我便带千辞回玉门关了。”他轻飘飘道。

☆、门第

羌笛何须怨杨柳,chūn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前高台阙,秋草凋huáng人未归。

转眼入冬,萧启萧千辞一行人已经回到了玉门关。天气寒冷气候不好,萧千辞一个不察便染了风寒,因此萧启命众人落脚玉门关都护府,过些时日再出发。

西境比中原的冬凛冽得多,这才刚入冬,那细雪便纷纷然飘落,像急躁的孩子,争着一睹阔别已久的地盘。

萧千辞撑手支额倚在窗沿上看雪花。这些日子她清减不少,且眼角眉梢总蒙着一层灰暗,不复之前明亮。卫一道他们总担心她心上未愈,这会儿见她有了点兴致,便问她要不要出去玩雪。

萧千辞想了想,又摇摇头,“我累了。”

她命暗香搁下帘子。

都护尚且不知他们身份,只有崔滁知道,因此一应招待安置都是崔滁办的。

崔滁显然不敢怠慢七皇子和金灵公主,屋内陈设一应俱全,早早奉上了珍稀的银丝炭。

萧千辞捧着一册颇有年代的竹简,思绪却飞到了数日之前。

贺长离不喜欢她,贺长离讨厌她,贺长离因为她的身份排斥她。

这是这些天萧千辞想的最多的事情,她想不通,明明前些天还那么要好的两人,明明历经生死不离不弃的两人。

怎么就,突然因为门阀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分开了。

她都说了,她是盛宠嫡公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若想要那月氏王位,她肯定会求父皇相助。

如此一来,江山美人尽在手中,为什么还要介意所谓的门第呢?是不是男人都是这样的,为了所谓的尊严,自我折磨?

正百般懊恼时,门吱呀一声被拉开,来人抖了抖身上碎雪,解了羽氅递给婢女。

萧千辞转头看了一眼,复又低头看竹简。

苏云修顿了一会儿,有些不甘心,还是缓缓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千辞——”

“云修哥哥会在意家世么?”萧千辞打断他,抢在他说话前开口。

苏云修怔愣了下,家世?

他是勉侯嫡子,出自大梁第一世家苏氏。他的祖父苏源是万户侯,父亲苏洵则是苏源最小的儿子,自幼陪王伴驾。这么多年建功立业,成为皇帝心腹。

他们这一支虽然比不上万户侯长房,但毕竟也是多年盛宠的。

当年勉侯苏行止就不说了,与明璋大长公主伉俪一生,蒙受先皇多年信任重用。若不是后来他们的长子苏元岸意外,祖父和姑祖母苏莞尔也不会选他父亲过继为勉侯世子。

朝堂之上浮浮沉沉,柏氏衰而又盛,崔氏盛而又衰,顾氏一直不温不热,唯独他们苏家,是长盛不衰的。

他苏云修自幼出类拔萃,家境斐然,长辈皆有意让他尚公主,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配得上的,所以——家世,在他这里根本不是问题。

他有些茫然,又似乎第一次去思考家世。

他甚至想,除却勉侯嫡子这个头衔,就他本人而言,真的配得上公主吗?

萧千辞望着他陷入沉思,竟意外觉得好笑。仿佛她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大问题,惹得这位从小锦衣玉食顺风顺水的青年开始思索人生的真谛。

就这方面,她认为机敏聪慧的苏云修还不如自己豁达。身份就是身份,从出生就已注定,为什么要去否认这个殊荣?比如她萧千辞,就从没想过放弃金灵公主这一万人之上的头衔。

她想了想,又难过起来,“云修哥哥,我想家了。”那人的冷言冷语,就仿佛寒冰北地,令她置身冰窟。这个时候她格外思索大梁的金陵,金陵有宠爱她的长辈,金陵有享不尽的美食佳肴,金陵金陵有佳人,颦笑皆温情。

苏云修拧眉,不知为何突然就惹得她难过,他柔声哄道:“那我们明日就禀了七皇子,我先送你回去。”

他声音刚落,忽然警醒抬头,望向屋外。

一阵裂空之声窣窣而来,已经有暗卫跳出去与之盘斗,不过一会会儿,声音就消失了。

萧千辞问:“发生什么了?”

有个暗卫跑进来回禀:“回殿下,是个不知礼数的下人,属下已经将他赶走了。”

萧千辞点点头,她推说自己要休息,就让苏云修等人出去了。

西境大都护得知‘金陵世家贵族’来此,连忙要热情款待,那萧启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答应了这等无聊的晚宴。

萧千辞当然是不去的,留下暗香在屋内伺候。萧启作为皇子自然也是身份贵重,因此卫一道留了一部分人保护萧千辞,自己带着另一部分人随萧启赴宴去了。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