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42)

入了夜,听到那边丝竹声起。

风霜刀剑严相bī,西境之地多粗粝,连同丝竹管乐都是胡笳之类的,寒月相照,更添肃杀之意。

萧千辞听得烦,让暗香给她找了件大氅,她往更远的都护府衙去了。

从前他们去月氏的时候,她在这西境都护府停留过几日,大概也认识一些地方。

“公主,这地方这么冷,小心冻着您,咱们回去吧。”

萧千辞不理她。她记得之前来的时候,她和刘长松在都护府衙的一株沙柳下埋了个巨鸟的蛋。两人约好了回去的时候来取,刘长松跟着他师父滞留月氏,她便自己来挖,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找了一圈,明明记得自己当时就是埋在左数第五株沙柳底下的,怎么,现在只有三株?还有两株被人砍了么?

可瞧这庭院的大小,也不像是能种五棵树的样子。

萧千辞没找着,气恼了好一阵,过了会子,她思索着宴会也该散了,便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她进了屋,还没坐下,就听见暗香厉声喝问:“什么人?”

一把粉末向她撒来,暗香软软倒了下去,萧千辞大惊,她连忙喊道:“来人啊!”

刚喊出口就被人捂住嘴,那人从背后勒着她,圈着她脖子,急急解释:“是我,别叫!”

那声音有点熟悉,但是有点想不起来,外面正好是暗卫换岗的时候,闻声立即赶了过来,不过公主刚才已经吩咐就寝,他们不敢闯进来,只敢在门外问:“公主怎么了?”

“没、没事。”萧千辞被人勒着喉咙,只好瞎扯谎,“刚才看见一只耗子,暗、暗香已经打死了。”

耗子?这天寒地冻的,哪来的耗子?

不过他们听见公主声音,知她尚且安好,就没再继续,只把外围又严守了一圈。

身后那人松了口气,松开捂她的手,大大咧咧地往萧千辞软榻上一坐,抱怨道:“金灵公主,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然是匈奴王子霍律伊。

他还想脱鞋上榻,萧千辞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推了下去,怒斥:“不许脱,臭死了!”

霍律伊只好坐在地毯上,他摸着地毯的细绒啧啧感慨,那边萧千辞好奇,“你怎么找过来的?”

说起这个,霍律伊就来气。

如今乌孙与月氏jiāo战,乌孙向匈奴求救,匈奴出兵相助,又恐大梁人掺和进来,就遣他来探探西境都护的口风。

他跟崔滁也算有jiāo情,一来就去找崔滁。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和崔滁相谈的苏云修。他见苏云修在这里,那萧千辞肯定也在,他想求见萧千辞,却不料被苏云修给拒绝了。

于是他打探到萧千辞的住处想硬闯,还没闯进来,就被人家护卫给轰出去了。他气不打一处,铁了心要见萧千辞,这才在晚宴快结束前,偷偷潜入萧千辞内室,又用早早准备好的药粉迷晕了暗香。

他气愤不已:“好歹我们也算朋友一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萧千辞一摊手,“我又不知道是你,他们说是个不知好歹的下人。”

“谁是下人?!”霍律伊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萧千辞自觉失礼,于是抿唇不搭话。

两人沉默了一阵,过了会子霍律伊忍不住了,问:“你跟贺长离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有人提到这个名字,萧千辞恍惚了一阵,自嘲一笑,“他说跟我身份有别,没有结果。”

“我好歹一国公主,岂能自降身份再去贴冷脸?散就散吧,中原好男儿多的是,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萧千辞话音轻飘飘的,可霍律伊还是从这寥寥几句里听出了不甘心。

他舒展开身子,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敲着肚皮。毫不避讳的躺在人家小姑娘的闺阁里,一边幽幽叹气,“贺长离那厮要是早两个月有这觉悟多好,也犯不着现在伤人伤己。”

萧千辞下意识反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先前就告诉过他萧千辞的身份,他要是那个时候收手,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这就千辞这个傻丫头才真的误以为贺长离与她分开是因为身份。

“这么说吧。”霍律伊坐直了身,“你不觉得,你一离开他就获得对乌孙作战的兵权有点奇怪吗?”

“你不觉得,像是有人用你,跟他做了什么jiāo易吗?”

他不提还好,他一提,萧千辞心底渐渐明朗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在看的小可爱举个爪~

☆、再见

确实很奇怪。

萧启对她说,贺长离志在王位,所以不在意儿女私情。那为什么她一答应离开,贺长离就出征乌孙了呢?

萧启还说,西域将有变数,要早点带她回去。她之前没有细想,现在思考一下,总觉得每一句话都暗藏玄机。

“你是说,我哥哥让贺长离放手,以此许他王位?”萧千辞猜测。

“不无可能。”

萧千辞想了想,板起脸来:“我要去见他。”

当面问他,是不是为了王位,舍弃了她。萧启能给的,她自然也能给,就算父皇刚开始不肯,但软磨硬泡久了,父皇肯定会心软。

霍律伊把玩着暖手的手炉,他轻笑嘲道,“你看看你这处境,你哪儿出的去哟,再说贺长离现在也不在月氏,在前线跟乌孙打仗呢?”

萧千辞眉一皱,“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刚从那儿来啊。”霍律伊回答得理所当然,“你难道不知道么,乌孙投靠匈奴,我们出兵帮他们对抗月氏。但是我不希望继续打,再打下去乌孙就打不动了,到时候又是我们跟他们打。”

萧千辞想了一阵,抓住了他胳膊,“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她见霍律伊露出为难的表情,摇着他胳膊央求,“求你了。”

“别别别。”霍律伊惊出了一身jī皮疙瘩,把胳膊从她手里抽了出来。中原的女娃惯会撒娇,这可真是招架不住。

他撇撇嘴,“带你离开都护府是容易的,但是要甩开你的暗卫也太难了,上午被他们打得好疼,我可不想再挨一遭。”

萧千辞眼珠子转了转,敲了个响指,“这个简单。”

当然简单,金灵公主这么多年在暗卫们斗智斗勇,成功私逃出宫那么多次,没点独门秘诀是不可能的。

她和霍律伊约定好,在他明日离开玉门关之前,偷偷带她离开。

“你可要想清楚,这次甩开你护卫之后,我直接就回匈奴了,你可能会有危险的。”霍律伊事先说明。

萧千辞下了决心,“嗯,我知道。”

他二人刚说完话,暗香就幽幽醒过来了,一醒过来就见霍律伊跟公主凑近坐在一起说话,那不老实的魁梧大汉还一个劲儿地想要捏公主鼻子。

“恶贼!”暗香护犊心切,横身拦在萧千辞前面,警惕地盯着霍律伊,“你白天求访不成,竟使出这下三滥的手段埋伏在公主闺房内,是何居心?”

霍律伊双手一摊,眼巴巴的望着萧千辞。他武功一般,就算打得过暗香,也打不过外面守着的那群侍卫。

萧千辞会意,连忙止住暗香,“不不不,你误会了,霍律伊王子是我的朋友。”

暗香恨铁不成钢,“公主,哪有朋友会偷访你闺阁的!”

“呃……”萧千辞词穷,不过她急中生智,说道:“他真的只是想见我一面,你放他走吧。你要是惊动了其他人,大家就都知道他深夜过来的事了,到时候本公主的清誉往哪儿放?”

暗香气死,这个时候傻公主记起她的名声清誉了!

萧千辞见说动了她,一喜,连忙追道:“也不能让外面那帮人知道,你快出去把他们打发走,不然霍律伊还是会被逮住。”

暗香恨得牙痒痒,但是公主的话又在理,只好恨声出去打发暗卫。

“哟,想不到你竟还有几分急智。”霍律伊惊奇的看向她,又在她头上揉了揉,“我走了。”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