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48)

贺长离面上虽平静,心底却在那壮汉手起刀落时狠狠震了一下。其实他在赌,他在赌那个被绑在石柱的人根本不是萧千辞。

那身形相似但不露脸不让露声,就说明了有诈,再说了,萧千辞可是虞支漠涂的护身牌,他会这么轻易的让萧千辞死?

他不会。

所以,贺长离笃定,那不是萧千辞。

也许刚开始看他勒住萧千辞脖子时还会牵动心神,但现在更加肯定,贺长离就不会再被他左右局势。

于是他极其淡定的说道:“金灵公主再尊贵,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少了她,还有其他女人,大哥应该比我更懂得这个道理。”

部将附和,“九王子好样的,咱们大好男儿,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屈服。”

“真是好硬的心肠啊,你既然不在乎那个——”虞支漠涂点头赞叹,他话音一转,从石壁后头拽出一人,“那这个,你看有没有必要留着呢?”

这回没再用帷帽遮掩,赫然就是萧千辞!

虞支漠涂附耳狞笑,“公主,刚才我九弟的话你都听清了么?你再尊贵,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没了你,他还会有其他女人。”

“你可真是——看错人了。”

贺长离眉毛一揪,扬声解释:“千辞,不是那样的。”

他刚想要说,忽然又想起他自进来以后一直用月氏语跟虞支漠涂对话,为什么千辞会听懂?

萧千辞当然听不懂,但是在石壁后面的时候,女官于淑已经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一句翻译给她听了。

所以她知道贺长离的无所谓,也知道,刽子手手起刀落时,他的淡然与不在乎。

虞支漠涂三番五次的qiáng调告诉她,他真的不知道她的下落,是贺长离亲自派人把她送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大梁人注意,从而引他出来。

如今看来,竟有几分是真的了。

贺长离,我在你心中,原来只是个诱饵么?

萧千辞定定的看着他,如同看一个陌生人。她还没能说话,忽然对面就严阵以待,弯弓如满月,箭在弦上指着这边。

虞支漠涂立刻将她一勒钳在手臂下,拔出匕首对准她的脖子,朝贺长离喝道:“让他们都滚出去,否则我真对她不客气了。”

他低头对萧千辞道:“说句话呀你,叫他出去!”

萧千辞亦没有动,仍然定定的看着那边,她也想看看,贺长离能对她做到何种程度。

she杀么?也对,反正他已经坐稳了王位。

把他的叛兄和自己she杀在这里,然后对大梁说她死于乱军死于虞支漠涂之手,一举两得。

贺长离沉默着,他没有说话,没有让他的手下退出去,也没有丝毫想要放弃的意思。

虞支漠涂慌了,匕首在萧千辞雪白的脖子上压出了一条血印,怒吼道:“出去!”

萧千辞终于从疼痛中回神,她狠狠蹙眉,这一个小动作没能逃脱贺长离的眼睛,他抬起手刚要命手下全部退出去,忽然外面一阵骚动,紧接着似乎起了争执打起来了。

“是叛军!一定是大王子的援手!”部下慌了,他们现在也是被围了啊,于是不等贺长离下令,他便擅自做了决定:“放箭!”

“不要!”

“不要!”

几乎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但已经阻拦不及,无数箭羽she向殿中的人,虞支漠涂的人立刻重重将他们围了起来。虞支漠涂咆哮道:“赫义,你会后悔的!”

他怒火中烧,举起手里的匕首就向女子身上捅了下去。

一刀又一刀,血花四溅。

溅到萧千辞的脸色,将她惨白的脸颊染成猩红色,像人间修罗。

但她却感觉不到疼,就在他们被围成一团的时候,于淑扑了过来,将萧千辞死死翼护在身下,替她挨了一刀又一刀。

周围不断有人倒下去,密密麻麻的箭羽不知何时才能停下。虞支漠涂身上也中了几箭,他活不成了,就想拉着萧千辞一起死。

于淑身上一个又一个血窟窿,倒在地上血流成河,虞支漠涂的匕首向她刺了过来。

“不!”就在这时,拿到熟悉的身影终于越开重重人堆扑向她。他一手将萧千辞退入背后,一手扯了虞支漠涂当肉盾,自己硬生生挨了他一刀,正好捅在小腹处,顿时血汩汩冒了出来。

一直僵硬的萧千辞这时心好像被撕了一下,终于大哭起来,“云修哥哥!云修哥哥!”

苏云修紧紧握住她的手,“别怕。”

他倒在萧千辞怀里,依旧紧紧抓着虞支漠涂。虞支漠涂早被she成了个刺猬,歪着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萧千辞,似乎是在嘲笑她。

那箭羽不知过了多久才停,崔滁当先冲了进来,翼护在萧千辞他们前面和月氏人对峙。

月氏人这个时候不逞qiáng了,安安静静的给他们让道,仿佛刚才阻拦梁军,she杀金灵公主的不是他们。

崔滁狠狠瞪了贺长离一眼,他丝毫未觉,他刚挣脱了他部下的拉扯,脚步虚浮地走向萧千辞。

萧千辞在血堆里,抱着昏厥的苏云修,她缓缓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眼眶通红,泪早已流尽,她看向他,那一眼怨毒,怨恨,凄凉,绝望。

千言万语,尽化成一眸,从此——缘断。

萧启随后赶了过来,一进来就看见他自幼千娇万贵的妹妹面无表情地坐在死人堆里,脸上身上尽是鲜血。

心没来由的抽疼了一下,连忙过去解下披风将她扶起,轻声道:“走,跟哥哥回家。”

萧千辞全身毫无力气,只能借助萧启的搀扶,她忽然低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人儿,对萧启道:“把她也带走吧。”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凉薄的笑,似乎说给她听又似乎说给自己听:“你说得对,这里不值得我留下。”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可以21点准时更的,但是我写完了,一个手误没保存……结果就全!没!了!哭死,不过总算补上了嘤嘤嘤QAQ

☆、大结局(下)

玉门关,都护府。

漫天大雪,千里江山一片白。

巍峨的玉门关前早已一片素色,横亘山脉,辽阔荒野,尽收入眼底。这是不同于金陵的景,恍如大刀阔斧极尽飒慡,又浑然天成。

萧千辞坐在都护府的角楼上,寒风阵阵,夹着碎雪纷飞,扑到她的脸上。

她一个人不知在此坐了多久,又出神地望着远方大地看了多久。卫一道实在心疼,怕她心伤难愈,去请了大宗师过来。

因为萧韵‘已死’,大梁使臣队再也没有停留在月氏的借口,于是刘延便和他的徒弟跟随萧启他们一起回了玉门关。

“公主,这里风大,咱们下去吧。”大宗师劝她。

他已双鬓花白,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裹着一身厚厚的狐裘,活脱脱一个小老头。

其实他在大梁时,是个仙风道骨的道长,颇有几分不染世俗尘埃的意味,只是不知道他主持使臣队,卷入这场风波中做什么。

哦,不是他乐意的,是她那父皇指派他来替萧韵固宠,离间月氏诸王子,也担当了最后赐死萧韵的重任。

雪越下越大,渐渐如鹅毛般,chuī起风帘阵阵。

萧千辞忽然笑了下,笑声轻得几不可闻,“你说,他们是不是都得感谢我。”

“什么?”大宗师一惊。

“萧韵因为我摆脱了父皇的赐死,萧启和苏云修本来是打算接我回去,却联手造成了西域纷乱的局面,解决了父皇心头烦恼,而他——因为我坐稳了王位。”

萧千辞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可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啊。”

她眼眶含泪,声音哽咽:“不过是因为我受父皇宠爱,我是大梁的金灵公主,就可以作为一个权柄随意利用么?”

“我是大梁公主,我是皇帝的女儿……”萧千辞看向他,眼中的泪无声落下,“可他们,有把我当成千辞看待吗?仅仅把我当成一个名叫千辞的小姑娘看待吗?”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