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50)

苏云修淡淡一笑,眼眸里却看不到什么笑意,“崔尚书的小女儿,后日大婚,我……”

他蓦然停下,薄唇紧抿。只要萧千辞此刻流露出一丝丝的不快,或是留恋,他便是忤逆父命背上不义之名也定会毅然毁约。

他在等,等那万分之一的希望。

可是没有。

萧千辞依然安坐在原地,脸上丝毫不见波动,平静无波。

甚至她终于抬头,望进一双眼眸,微微笑了笑,“恭喜云修哥哥。”

一句恭喜,一个旷别七年的称呼。

如同一把盾斧,慢慢碾磨却又毫不留情地、一字一句割断寸寸情肠。

苏云修走了,走时失魂落魄,不知究竟是看开了,还是陷得更深了。

清虚观最近特别热闹,这苏云修刚走,到了晌午的时候,皇帝亲自来了。

他从前也来,每次都劝萧千辞回去,只是每次都不成功。

距离上一次已经见面有半个月了,这位叱咤一生的帝王,一生心肠冷硬不肯受人掣肘,却在中年时候遇到了一辈子的冤家。

承受了帝王无所保留的亲情和疼爱的女儿,偏偏样样跟自己对着来,偏偏拿她无可奈何。

梁帝两鬓早已花白,他已是花甲年纪,而本该如朝花般鲜嫩的女儿,却寂如死灰,早早过上了青灯古佛的生活。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若非为他,尊贵骄傲的帝王,又怎会频频让步,只为她幸福?

梁帝淡淡的瞧着她给自己捶腿,轻声道:“千辞,父皇今年已经六十了。”

萧千辞一顿,眼神闪烁了下,低下头去。就听见梁帝无奈道,“还不肯回去吗?父皇都不知道还能看你几年。”

她鼻子一酸,抬起头打断梁帝的话:“父皇不要这样说。”她抿了抿唇,qiáng压住声音里的涩苦,“父皇定会万寿无疆的。”

那是自幼疼她的父亲,她到底还是心有不舍的。

梁帝笑了一笑,摸了摸她的额头,不无心疼:“朕希望你快乐,像以前一样,是朕最张扬的小公主,而不是在这儿冷清一生。”

不等萧千辞说话,他便长长叹息一声,“这世上,父母总是比不过子女心狠呐!”

他慈蔼的望着萧千辞,终是选择了放开,眉目柔和:“桃花开了,去后院给父皇折一支桃花吧。”

萧千辞不知她父皇今日为何举止奇怪,还是领命而去了。

清虚观后院有片小园子,昨夜chūn雨而过,鸟雀叽啾,杏花开得正盛,而桃花却稀疏未开,少有的也只是几个花骨朵儿。

萧千辞提着衣角以免沾上湿黏的泥土四处寻找桃花,却撞见一人抱着一株桃枝,立在回廊檐下。

她浑身一震。

那人赭衣轻袍,五官深邃眼眸幽蓝,他冲她微微一笑,启唇:“千辞姑娘,好久不见。”

那一枝桃花,开的正艳。

作者有话要说:大结局啦!

感谢小天使的支持,新文《下属》存稿已过半,求收藏,好啦,我们下本见!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