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9)

萧千辞脚步一顿,“等等。”

她甩开霍律伊的手,循声而去。

霍律伊心下一紧,“你gān什么,你回来!”

萧千辞恍若未闻,直接扒开半人高的芭蕉大叶,抄近道小跑过去。

果然如她所料,一个小宫女翼护在萧韵面前,虽然瑟瑟发抖,却不肯退让半步。

她们前面是个泼辣的番邦女子,气势qiáng横,叉腰而立,说着萧千辞听不懂的话。

再看萧韵,衣裳有些不整,一贯端庄的前襟竟然被扯散开来,露出一段雪肌。那贴身婢女也好不到哪里去,小脸蛋上一个明显的巴掌印,五条印子狰狞可怖。

她怒上心头,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刚赶上来的霍律伊伸手一抓抓了个空,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美人性子太烈,注定不是好事。

她也不看看那是什么人,月氏的大公主和大王子哎,那可都是深得月氏王最宠信的儿女,凭她一个小小外族女子,庇护得了那柔柔弱弱的和亲公主吗?

想到这里他又为贺长离掬一把泪,大公主和大王子这么快就分开了,想来即使请了月氏王来也翻不起làng花。这一回他治不了大王子不说,小美人也得赔进去咯。

只见萧千辞挡在萧韵面前,面对咄咄bī人的月氏大公主,丝毫不怯。

萧韵在看清人影的时候就大呼不妙,这会儿更是死死握住了她胳膊,厉声喝道:“你来gān什么,还不回去?!”

“有人欺负你,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胡闹,这是月氏!”萧韵气骂,她是和亲公主,即使和月氏大公主起了冲突,也可保性命无虞。可是萧千辞这么不管不顾的冲出来算什么,当自己还在大梁吗?

“月氏又如何,我只知道,我大梁御封和亲公主,什么时候沦落要看一个小小妃嫔的颜色!”

萧千辞冷哼,笑意冷之又冷。

霍律伊隐在肥大的芭蕉叶后,居然发现这小妮子此刻的华贵气势,丝毫不输身后的无忧公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月氏大公主从女官口中知道她们的对话,对萧千辞把自己误认为是月氏王的妃嫔大动肝火,“@¥%&……”

萧千辞扯了扯嘴角,指着一个女官,一扬下巴,“你,告诉我她什么意思?”

女官结结巴巴:“大公主说,说,说要要要割你肉,放放放你的血血……”

“你让她试试——”

那边女官的话刚传达完毕,月氏大公主立刻火冒三丈,咆哮着让人冲了上来。她本是个泼辣的主,又在乌孙小国做了这么多年的王后,脾气早就大得上天。

那边下人被萧韵的婢女拦住,还在撕扯呢,大公主已经亲自扑了过来,手臂一扬,一巴掌朝萧千辞狠狠甩了下来。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月夜,凭空撕开了王宫前殿的歌舞升平。

这一巴掌没有落到萧千辞脸上,却是落在了新阏氏、和亲公主萧韵脸上,千钧一发之际,萧韵一把拉开萧千辞,月氏大公主的这巴掌毫无疑问的打到了她身上。

“王后!”

“姐姐!”

周遭一片吸气声,就连大公主都一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萧韵洁白如瓷的脸上迅速红肿,有些手足无措。

她是先阏氏所出,是月氏王的第一个孩子,是大王子一母同胞的长姊,更是如今乌孙国的王后。

出身高贵,父亲宠爱造就了她这副张扬跋扈的性格,可是再怎么张扬跋扈,她还是有点脑子,这位大梁和亲公主,是不能打的……

当年的西凉国并不比现在的月氏弱,最后还不是一样被灭了?

她刚才那一巴掌打的不是和亲公主,打的是大梁的脸面。

若说萧韵方才还有点避让的意思,此刻挨了一巴掌,竟是刺激出了骨子里的傲气,锋芒毕露,连眼神都变得yīn狠起来。

她毕竟从小心高气傲,哪受过这样的侮rǔ,立时便要回击回去,还不待她转身,已有人替她先做了。

“啪!”一记响亮又漂亮的耳光,狠狠甩到了大公主的脸上。

萧千辞趁月氏大公主不注意的时候,劈手还了她一耳光。

这比刚才萧韵被打还要令人吃惊,毕竟萧韵是替人挡,而这小丫头,明显是不知死活冲着大公主去的呀!

大公主猝不及防挨了这一下,立即横眉竖目,咬牙切齿蹦出了几个汉字,“你,你找死!”

“我是不是找死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要是敢动我姐姐一下——”萧千辞眯起眼,声音沉了下来,一字一句,“我必要你整个月氏陪葬。”

不远处,霍律伊闻声一震。

大公主还待打回去,萧韵已毫不给她机会,揽住萧千辞的肩往回走。大公主被下人们拦住,一句句苦苦相劝。

她怨毒得望着那两人的背影,捏紧了拳头,两个十七八的小姑娘,竟然也敢在她的地盘上撒野?

她朝身后使了个眼色。

萧韵揽着萧千辞的肩,察觉怀里的人在轻轻颤抖,方才的气势卓绝,似乎在这一刻消耗殆尽。

她难得温柔的压低了声音,“别怕,姐姐在。”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萧千辞被人大力一扯,从她怀里生生扯了出去。

紧接着,那听从大公主差遣的壮汉,做了个让萧韵几乎心跳骤停的动作——

他蛮力举起萧千辞,一把将她丢进湖中心。

“千辞!”萧韵想也不想扑到他脚下去够,声嘶力竭,“千辞!”

湖面腾起巨大的làng花,萧千辞手脚乱舞,禁不住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快淹没了头顶。

萧韵几乎只愣了一瞬,紧接着,她做了件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事,毫不犹豫,纵身一跃。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某青:来来来,看一看啦,萧家公主祖传的溺水套餐了解一下啊~

萧翎:我不是,我没有……

萧千辞:姑奶奶,承认了吧,就是你开启的

☆、闹剧

难说萧韵跳下去,是为了萧千辞,还是看到了月氏王。

就在萧韵落水那一刻,月氏王带领两国使臣,嘻嘻哈哈参观他的后花园来了。

然后,月氏王就看到他的心肝疑似被推进了湖里。

阏氏落水那还了得?

顿时一gān人跳了下去,一展英雄救美。

霍律伊不动声色的混到贺长离身边的时候,萧千辞正被人湿漉漉的拎出来。

贺长离大惊,一把揪过霍律伊,“她怎么会……你怎么答应我的?!”

他说完便要前去察看,被霍律伊死死拉住,“人多眼杂你小心点,那一堆梁人,哪用得着你?”

大宗师看清抱出来的两个女子时,唬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一个无忧公主出事已然要他老命,要是再添一个梁帝最爱的金灵公主,他岂不是要挫骨扬灰,皮毛不存?

刘长松当先扑到了萧千辞面前,见她毫无气息,小孩心性遮不住,当场放声哭了出来,“呜呜,千辞你怎么了,千辞你醒一醒啊!”

他光知道哭,却不知道怎么医救,贺长离眉心一跳,猛地挣脱霍律伊钳制,来到萧千辞身边。他一把扯开了刘长松,将萧千辞放平,双手jiāo叠按在她腹部,用力挤压她腹腔内的水。

不知按了多少下,萧千辞突然身子一歪,吐了一地水。

她意识模糊,好歹是捡回了一条命,缓缓睁眼,只看到一双熟悉的幽蓝色的眼眸。

里头着急担心,万千关怀。

她莫名地感到安心,无力地在那双炙热的手背上拂了拂,“我没事儿。”

微微一笑,然后彻底昏了过去。

贺长离在她鼻翼下探了探,见确实有气息,这才安心的把她jiāo到哭成了泪人的刘长松怀里,离了几步,不远不近。

大多数人都围在萧韵身边,甚少有人顾忌一个小丫鬟的死活。即便是大宗师,也只余光留意着,不好在人前过多表露关怀。

上一篇:贵婿下一篇:许卿情如许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