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人间》作者:老草吃嫩牛

文案:

十里老街,一根杆子,八扇门之后,最是人间万种风情。

百年凿城,千年锦绣,双眀瞳之前,独有一幕自在人间。

话说,那一日,江鸽子从地球而来,拄着一根奇怪的老杆子,立在老三巷的元宝桥头,他看到了很多人,遇到了许多事儿,认识了很多人……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异世大陆 业界jīng英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鸽子连燕子俞东池还有等等 ┃ 配角:邢旭卓周松淳四太太还有等等 ┃ 其它:艺术家穿越想起来再说

vipqiáng推奖章:

江鸽子重生在了一个游戏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很奇怪,现代和古代的结合,科技与异能的碰撞,这是一个异世界。江鸽子一呆就是四年,一直也没有出新手村,却成了这个老街的杆子爷。有一天连燕子从天而降抢了他的机缘,也住进了他的生活里,一个关于巫的世界缓缓的展开……

老草吃嫩牛时隔多年全新力作。全文设定新奇,各种文化相互融合,作者采用平实的语言为读者展现了一副古色古香的画卷。邻里的家长里短,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令人心生亲切。这里有现实世界与游戏世界的悬念,有街坊邻里之间的温情,一个全新的世界等你来探究

第1章

说,凡人出门,柴米油盐酱醋茶。

江鸽子出门,猪狗牛羊,大红花。

初chūn的冷雨,打在牛角巷的青石板路面上。

眼睛看到的,是巷子口两棵古老巨槐下,雨雾缭绕小长街,人从里面出来,带着着三二分仙气儿。

耳朵里听到的,是路口打牛奶的铜铃声,结伙上班的自行车铃铛声,附近工厂大喇叭播报新闻声,洋伞支开的彭彭声,还有儿童穿着小雨靴踩水的嬉闹声,高跟鞋儿踏在石板路的咔哒声……

后,不知道哪位老先生打开了洋匣子,古老的戏剧丝弦远远近近,热热闹闹的这老三巷的一天,便慢慢揭开了幕布。

一座旧城,总有时光眷恋舍不得抹去的痕迹。

而常辉郡的老三巷,就是这城中人,无论最后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一说故乡,就能想起来的故乡。

它足够老,也拥有足够多的故事。

牛角头,牛角尾,牛角街巷合起来,就叫老三巷。

据府志记载,五百年前,城中有乡绅集资在此地挖了一座莲池,建了一所书院,盖了一座文庙,砌了一个魁星塔。

从那时候起,这里变成了周遭百里之内,读书人向往的圣地。

五百年沧桑,书生意气。有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总不缺故事。

那些读书人走了又来,而最后停留在此地的,却是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们。

商人在此成家立业,从此,便有了这无门槛的三条老巷,以及极具商家特色的,古代建筑群落。

老三巷宽度七米,临街的屋子大多没大门,没门槛,没院墙,而为了服务顾客,商铺门口往往还有遮阳避雨的两米半的长屋檐子,拴马喂料的迁入墙缝的老铁环子。

后来,人不骑马,开始骑车,开车了,这老铁环儿与老街,就成了历史遗迹,总有那城中来的洋气先生,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对着老家老户,老门老环儿一顿咔嚓。

大概八九点的功夫,打头牛街老戏台子抬眼一看,三巷入口热闹拥挤,人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总之悄悄的它就满当了。

蹬三轮卖乡下土产的,推独轮车卖扫帚簸箕的,三五成群挤在一起钉鞋掌的,打芝麻酱卖小菜儿的……

迈步往老巷子一挪,这一路,饭铺,发廊,磁带屋,毛衣店,杂货铺……那真是应有尽有,还很时兴。

约上午九点多的时候,住在牛角尾巷三十四号的江鸽子才慢慢的卸下门口的两扇老门板,开始了他一天混吃等死的懒散生活。

与别的老街坊不同,人家开正堂最少也要卸下六块门板。

而江鸽子是个惰虫儿,他最多开两扇,开了门扇,他也不在堂屋里折腾,他就是挂起竹帘,拖出几条板凳来,再把三个圆桌面大的簸箩摆上去。

这簸箩刚摆上,闲话就从正对门的二楼传了过来。

“呦,鸽子起来了?”

江鸽子一抬头,却是对门的段老太太,他笑着点点头应了一声儿:“哎!起来了,段奶奶您忙活呢?”

这位,今年才将将十八岁,可是言行举止,却温和圆融,像足了四五十岁,有相当社会经历的成年人。

他做事体面,从不失礼,算得上是难得的周到。

“嗨呦!我的妈!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我跟你说呀,打我嫁给你大爷那年起,就没睡过懒觉儿,我哪有那个福分呦,这一天儿天儿的,这都几十年了,没办法呢,欠了人家老段家的了么……”

老太太按照惯例开始了从自己十八一朵花起始的年份唠叨,足足说了好几分钟之后,她才想起一件大新闻来。

于是,便又扒在木质的雕花老窗上,提高了嗓子招呼到:“鸽子啊!”

江鸽子只好放下手里的条凳,好脾气的回身又看向她:“哎!段奶奶您说!”

“鸽子,你知道么?油条涨价了!”老太太伸出胖乎乎的三个指头,一脸气愤就像发生了国家大事儿一般大声说到:“涨了三文,你说说,前几年才五文,这才几年防不住的就到了十文,他们说,下个月要十三文,你哥一个月在码头才拿多少?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成天儿涨价,涨价!我烦那个啥……啥党?”

江鸽子愣了一下,他对这个事情向来不关注,甚至方圆十里地,他都不会迈出圈子。

甭说什么党,就是本郡的郡长叫什么名字他都不知道,他就知道街道办事处来发耗子药的那个小眼镜,叫刘办事员。

这是已知最大的官了。

老段奶奶隔壁的窗户被忽推开,里面慢慢支出一个脑袋,那人用带着憋笑的声音说:“奶,人家是全民进步党!”

老段奶奶一摆手,一脸的恍然大悟到:“啊~对!就是这个进步……真真是进你妈的腿儿,打他们赢了这俩月,满世界的就一直涨价!

他们给谁进步呢?物价?他奶奶的腿儿,缺德丧良心的,老百姓才赚几个?见天儿涨价没个完了……我烦他们!鸽子你说对吧?”

能说不对么?

江鸽子只能点点头,表示意见相同,咱们是自己人的态度。

“老三,老四还说他们好?好你奶奶个凉鸭子,等熬过这几年的,熬过去谁再敢提进步,腿儿不给他们打折了,还选票,选他奶奶的祖坟塌坟顶儿……甭说全家的选票,半票都没有……”

那小子一脸憋屈的看着自己奶奶,郁闷的张张嘴,想解释来着,后……到底是放弃了。

这位,是老段奶奶的大长孙子,叫段翁连,他今年二十一岁,已经在家头悬梁,锥刺股的攻读了整整两年,并发誓无论如何都要考个官办的高等大学,他这才愿意进去攻读。

这话听上去倒是好听,恩,也就是好听了。

一条街到头儿,段翁连这样不上不下的考学子有的是,说白了,那是手里没有钞票,私立的大学如今多少钱?

年收三十贯是仁义学校,他老子才赚多少?

段启文十五公里之外的临海码头上,开车吊大包,辛苦死了一年也就是三十贯。

他家里兄弟六个,再喜欢读书,那也是供不起他伟大的理想的。

好在,段家小康,吃穿无忧,供得起他三五年吃闲饭的理想,这就不错了。

段奶奶一脸愤然,吐沫星子横飞,虽然她老段家一个月也不一定买一次油条,然而只要涨价……这就必然触及老太太的底线。

不,也许这一条巷子的老太太的底线都会被踩踏了。

老太太三五段话,江鸽子家隔壁就立刻蹦出俩老太太,一个抱着孙女儿,一个用绳子牵着孙子,怕孩崽子乱跑,还得用腿儿绊着那淘小子。

上一篇:大庆小世子下一篇:一世千秋

老草吃嫩牛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