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瑛与这个弟弟感情并不深,可能年纪差了太多,也可能从一开始就预设了敌意,没法说清。

她能确定的只一点,母亲去世之后,自己飞快地长大,飞快地升学,只为远离家庭。

现在也如她所愿,她成了那个家里的“陌生人”,关心和打探都能只能适可而止。

宗庆霖这时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宗瑜妈妈打来的,催他去医院。宗庆霖简略答复一声“晓得了”,随即同宗瑛讲:“你快三十了,做事有分寸一点。失踪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再发生。”

他不会给什么实质性的建议,也不乐意沟通,只爱讲“你可以,你不可以”、“好、不好”。

此等大家长做派,宗瑛早习以为常。

她送他出门时,薛选青才抽掉两支烟。

目送宗庆霖上车,宗瑛打算上楼,薛选青也紧跟上来,在后面皱眉问:“他是不是还惦记你妈留给你的股份,不然怎么会屈尊到这里来?”

宗瑛回头瞥她一眼,薛选青连忙讲:“我多嘴。”

宗瑛走出电梯头也不回地说:“你撬开的锁,你找人来解决,我不想敞着门睡。”

薛选青在撬锁这件事上是绝对理亏的,所以当真四处联系叫人来换锁,无奈太晚,很多人不乐意出工,薛选青就gān脆出去找。

她都走到门口,突然退两步折返客厅,抢宝贝一样抱起物证箱,盯住宗瑛,一脸的谨慎与防备:“我必须先把这个带走,绝不给你机会动手脚。”

宗瑛太了解她了,这种时候拦她根本无用,于是大方地说:“拿走吧。”

薛选青走后,宗瑛收拾了屋子,打开窗,令南风涌入。

她想起昨晚,也是在这里,但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更有序清净,促使她睡了一个饱足的觉。

宗瑛站在风口看着满目的高楼灯火,告诫自己不该再想了,那个时代,还有即将到来的战争,都同她毫无关系。

薛选青大概是两点多钟回来的,拎着一把不知从哪里买到的新锁,又从宗瑛家里翻出工具箱,索性自己动手换起锁来。

这两个人都属于gān起活来不爱闲聊的人,薛选青只顾闷头换锁,宗瑛就坐在沙发里看她换,两个人一句jiāo流也没有。

等换好,已经过了凌晨三点。薛选青站起来拍拍手,抱怨一句“真费事”,接着麻利收拾好工具箱,“砰”地将门一关,进屋洗手。

水声哗哗,她问:“快天亮了,你要不要洗个澡跟我的车去局里?”

“不。”宗瑛拒绝。

“那你抓紧时间睡一会。”薛选青关掉水龙头,擦gān手,将新钥匙扔在她面前的茶几上:“记得换掉,我先走了,再故意关机我绝对弄死你。”

宗瑛躺在沙发里不出声,薛选青看她装死,大步走出门打算狠力关门泄愤,可最终响起的却只有咔哒一声,轻细小心。

宗瑛抬手掩起脸,过了好半天,才起身给手机充上电,随后去洗澡。

久违热水冲刷掉周身疲惫,她心跳逐渐快起来。换好衣服,宗瑛弯腰拿起茶几上一串钥匙,想了想,卸下一把备用,放进玄关斗柜,又翻出一张字条写上“门锁已换”四字,压在钥匙底下。

她抬头,一不留神就看到那盏亮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廊灯。

这当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匆匆回到房间打开保险柜,取出盛清让的公文包,拿起手机就往外走。

出门时已过五点,地铁还没开,出租车在半明半昧的街道上停下来,载上宗瑛直奔浦江饭店。

路上出其不意地堵了,司机讲:“前边好像出了事故”,宗瑛坐在车里看时间一点点bī近六点,gān脆提前下车,跑步前往。

刚刚苏醒的街道在余光里不断倒退,她气喘吁吁赶到饭店时,前台一盏挂钟指示刚过六点,终究晚来一步。

她努力平稳呼吸,询问前台是否已经退房,前台答“退了,十分钟前,是一位先生退的”,她又问是否有留言,前台“恩?”了一声,给出一个标准微笑,答:“没有。”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宗瑛居然察觉到一丝不可控的失落,手中的公文包也似乎沉了一些。

她走出门,坐上门童帮她叫的出租车,只能回单位。

途中她取出盛清让的手记本,翻到最新一页——

“24日,暂定上午八点资委会会议,下午专业小组商议内迁事宜,晚上学院模拟法庭照旧。抽空拜望老师。”

往前翻——

“23日,晚上与宗小姐详谈(愿能见面)。”

那一晚是他们正式见面。

宗瑛合上手记本,车窗外太阳升起来,阳光罩在宽阔河面上,一切都是旧的,一切又都是新的。

她打开手机查看723遂道案的相关新闻,看到有个知情人冒出来讲——

上一篇:两袖清风探花郎下一篇:半子

赵熙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