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驾到之世子倾城(208)

瞧着面前的小短手,凤珩失笑,让下人送了修指甲的工具来。

修指甲的工具,是很小的一把修刀,旁边还有用来磨指甲的小圆木。

这不是凤珩第一次给她剪指甲,苏曼卿也很放心,趴在桌子上,就看着他剪。

凤珩的手很长,很细,像是画中那些有着纤纤玉手的美人一般,皮肤很白,手心因为练武,微微有着薄茧。

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微微有些磨手,却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

这样一双好看的手,怎么看都不适合用来给她剪指甲。

苏曼卿默默想着,却又忍不住想起,貌似她从小到大的指甲,都是凤珩的剪得。

莫名,她就有些暗喜,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贝似的。

凤珩修的很认真,用小修刀修短了些,又用小圆木给她满满的磨。

磨一会,便用手指摸一摸,试试刮不刮手。

由此反复。

开始苏曼卿还看的认真,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睡着了。

修完指甲的凤珩,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将人抱去了chuáng上,帮她掖好被子。

从房间出来后,他净了手,叫来了步杀。

“秦臻还没回来么?”

“未曾。”

步杀也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实在是秦臻传回来的消息太过重要。

还说什么有好消息,他们一群人的胃口全被吊起来了,就等着听好消息呢。

“再去守着,若是秦臻回来了,让他先来我这一趟。”

对名单的事,凤珩十分重视。

秦卫军虽然到了江城,却不保险,江城那里的柳阁,以前他不清楚也就罢了。

如今清楚了,更是知道他们有多大势力。

军队是军队,跟江湖高手是完全不一样的。

军队再厉害,也挡不住暗杀的高手,他就怕秦卫军还没发现,苏家夫妇就落入了柳阁的手中。

“明白,世子。”

步杀很快就下去了,凤珩也一直待在书房,看有关秦卫军传来的消息。

他迫切需要知道,江城如今的情况。

☆、194、救人的办法

秦臻回来的很晚。

他来凤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苏曼卿早就睡下了。

唯有凤珩的房间里,一直亮着烛火。

秦臻一脸风霜而来,眼底是深深的疲惫,却挡不住眼中的亮光,像一簇烛火似的,亮的惊人。

“世子,你快看这个!”

他手中的,是一本类似图册的小册子。

表皮是蓝色的,依旧有了泛huáng的痕迹。

凤珩接过,这才发现,这本图册是一本乐谱。

“是它?”

凤珩错愕。

他的母妃,是个很温婉的女人,性子有些像曾云柔,为人温柔待人和气,一张俏脸总是笑意盈盈。

母妃是大家闺秀出身,所以极擅长琴艺,这一生,最爱的乐器也是琴。

父王为了讨好母妃,在各地收集了不少乐谱,如今手上的这本,他小的时候还见过。

父王竟然把名单,藏在了乐谱之中?

“没错,就是它!”

秦臻跟他解释,“当初凤王府被抄家,大部分宝物都充入了国库,许是这乐谱太不起眼,那些御林军看不上,才会被人顺了出去。”

几年前开始,他就在凤珩的命令下,去查探名单的事。

当时在京都,收集了许多跟凤王府有关的物件,却一无所获。

直到前些日子,有一个村民在街上摆摊,一本乐谱要五百两银子,众人都说他是想钱想疯了。

他却说,那乐谱是凤王府流出来的。

凤王府犯了大罪被抄家,一般人是万万不敢跟凤王府扯上关系的。

不过也有些单纯喜欢收集稀奇玩意的公子哥,一听跟凤王府有关,就买了回去,放在府中无事赏玩。

秦臻赶到的时候,乐谱早就被人买走了,不过他从村民那,却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乐谱的纸,有些特殊。

据村民说,他的父亲,以前在宫里头当御林军,如今病死了,什么也没留下,就留下这么本乐谱,还说是什么凤王府里头的宝贝。

他也没当回事,一直扔在桌子下垫桌角,有一次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发现那乐谱湿透了,不仅纸张没泡烂,还显现出了别的字迹。

就是这一次,让他意识到父亲没有骗他。

这才将乐谱收了起来,一收就是两年时间。

也是这一次家中小儿生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银子,他拿不出来,才想起了拿着乐谱去卖,才发生了之前的那些事。

秦臻顺着村民的指引,查到了买走乐谱的人,又费了些功夫,将乐谱顺了出来,送回抚州。

这便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乐谱到手,秦臻也不犹豫,直接命人端了盆温水来,用锦帕沾了水,缓缓印在乐谱上。

很快,被浸湿的那一页,一抹黝黑的字迹,缓缓呈现。

凤珩盯着纸张,一眨不眨。

青州,林安民,字浩盛,于大凤历十九年冬,任职青州知府。

现任青州巡抚。

原姓秦,大齐秦家后裔。

凉州,付知廉,字游之,于大凤历十三年秋,任职凉州知县。

现任凉州知府。

现任妻子王氏,京城王家庶女,娶妻前,曾有一妻,死于大凤历十五年chūn,育有一女。

温阳,于郝然,字恒盈……

秦臻早就坐在一旁,拿出了纸笔,将上面显现的字迹,一字不露的抄写了下来。

看着这些名单,要说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不过也就是大凤历二十五年,大凤王朝才建立二十五年。

而从名单上的情报来看,最早的时间,是从大凤历三年开始的。

也就是说,早在大凤王朝刚建立不久的时候,凤王府就已经在安排自己的亲信了。

名单上出现的人名,都给了任职时间,任职原因,背后有什么隐藏缘由,可不可信。

事事列举详细,看的秦臻心惊不已。

凤珩也很震惊,不过最初的震惊过后,便只剩下了无动于衷。

他看向秦臻,问。

“你不是说,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我么?应该不止是指这个吧?”

早在几天前,名单的消息就已经传回来了,秦臻说,马上就能到手了。

总不至于,今日到手了,还得再告诉他一次。

所谓的大消息,肯定有别的原因。

秦臻这才从震惊中回神,忙不迭地的将乐谱翻到了其中一页。

“我要说的是这个,世子你瞧!”

他刚将手帕覆上去,拿开,纸张上的字迹缓缓显现。

余沧程家,家财百万两之巨,名下产业遍布余沧,涉及布料,木粮,青楼,赌坊……

一大串的说明,都是在说程家在余沧暗中的影响力,以及有多少钱财。

这些凤珩一点也不关心,他不缺银子。

不过,当视线掠及到最下端时,他猛地怔住了。

原江湖千面假手后人,擅制人皮面具,若有需求,可持信物去往余沧。

人皮面具?

假面?

凤珩抬眸,看向秦臻。

秦臻点了点头,“是真的,我当时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派人去了余沧,刚好今日消息也传回来了,余沧有程家这么一户商户,跟名单上形容的一模一样。

至于会不会制人皮面具,我没有凤王府的信物,所以还不能确定。”

他拿到乐谱,是前日。

当时为了证明那村民所说的话,他随意从水浸湿了乐谱试试,谁知恰好试到这一页。

看见人皮面具几个字,当场就惊住了。

惊完之后,他顿时反应了过来。

江城那边,卿卿的父母不是还处于危险之中么?

听说人皮面具在江湖中,也只是传闻中的东西,若是卿卿父亲从人皮面具逃走的话,应该没人能发现吧?

就是想着这一点,他急急忙忙就派了人去余沧证实。

上一篇:毒门掌门下一篇:门卿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