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驾到之世子倾城(274)

“行了,念叨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日抚州里乱的很,卿卿待在苏府,你护得住她?”

这……

苏志远怂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这个当老子的,还真护不住自家女儿。

谁让他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掌柜呢。

“咳……”

苏父没脸找茬了,红着耳朵关心道。

“听说昨日郡主府里头出事了,你没被牵连进去吧?”

郡主府邀请的都是一些年轻人,他身份不够,年纪也不对,只能瞎担心。

“没有。”

知道爹娘担心,她坐下缓缓将昨日的事情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宁凝郡主已经解决了,那几家势力应该也消停了。”

夫妇俩听着,特别是她说的有关于宁凝郡主的事,让两人心头发紧。

“这位郡主好决断,这样一来,武家、邱家这些势力,都得给这位郡主面子,说不定还得念她的人情,好手段啊。”

宁凝郡主手段越高,苏志远就越不放心。

“卿卿啊……”

“嗯?”

“那位郡主……真的对阿珩无意?”

原谅他操心了,自家女儿一向心思单纯,那位郡主又是那般手段高明的性子,他是担心,女儿抢不过这位郡主啊。

“应该吧……”

苏曼卿不太确定,想起郡主府上宁凝的表现,抿了抿唇。

那位郡主,分明表现出的是对凤珩没有男女之情,可她……

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却又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应该?

苏志远和自家夫人对视一眼,目露担忧。

阿珩那小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对卿卿的心意他们也都看在眼里。

可是……

京城里来的郡主,又哪里是那么好相与的,若是那位郡主真的打起了阿珩的主意,阿珩不愿意就行了么?

京城啊,那种权势压人的地方,一向就是变数的集中地。

两夫妇心里担心的很,却不愿意让女儿跟着担心,笑了笑便将这个话题故意扯开了。

“对了,铺子的事我已经谈好了,咱们今日便去看看,可以的话,就能开始筹备了。”

说到铺子,苏曼卿的注意力果然被引开了,好奇问道。

“爹爹,铺子在哪啊?”

“在城南。”

苏志远也笑了,这间铺子让他十分满意。

“就在咱们的玉饰铺对面不远,说来也是运气,那家铺子是石家的,正好打算出售,我就买下来了。”

“唔,这么近,那以后去铺子里也不用绕路了。”

苏曼卿也没多想,只是为自家高兴。

当即,一家三口就出了发,唯独剩下苏江庭留在家里头继续备考。

说到这事,就不得不说会试的事了。

会试是在京城进行,明年chūn天开考,如今已经进入十二月了,马上就是新年,而新年过后,会试就差不多要开始了。

时间很紧,所以苏家夫妇发话了,要苏哥哥好好备考看书,争取考过会试,进入殿试。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要问为什么?

苏哥哥也奇怪啊,为什么?

以前要他考过乡试,是希望他能去京城参加会试,避开柳阁的灾祸。

现在柳阁的事解决了,苏慕远在江湖眼中,已经是死人了,他们苏家的祸端没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

苏父苏母是这么回答的。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

你忘了阿珩那小子的身份了,他是那个什么凤王府的世子,就算凤王府已经没了,世子的名头名不副实,身份也摆在那。

你难到希望以后你妹妹嫁去了京城,连个靠山都没有?

万一她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苏哥哥,卒。

他还能怎么办?

认真看书备考,考过会试,考过殿试,最好夺取头名当个状元,然后入朝为官,一路往上爬。

给他家宝贝卿卿,当靠山。

任重而道远,苏哥哥努力奋斗中。

*

再说另一边,一家三口出了门,就先去玉饰铺看了看。

转了一遍之后,才去了街对面的新铺子。

苏父新买下的铺子里,早已经有些在等着了。

等着的,不是苏家的下人,而是一个苏曼卿完全不认识的中年男子。

那人见了苏家三口,连忙躬身行礼,恭敬的不得了。

“苏掌柜、苏夫人、苏小姐。”

苏志远凝眸,“你是……”

“笑的是这间铺子之前的掌柜,家主吩咐,说苏掌柜刚买下铺子,对铺中的情况肯定还不熟悉,要小的在此等候,为苏掌柜介绍一番。”

“哦,原来是掌柜的,石家主费心了。”

苏志远了然。

自从他家卿卿跟凤珩办了那个什么定亲宴之后,抚州这些势力的态度,就格外的谄媚。

他说呢,苏家刚好要买新铺子,石家就这么凑巧要出售铺子,出售的还是这么好,位置这么巧的铺子。

再想起他买下这铺子的价钱,啧,这石家,好会做人。

商人,可不迂腐,特别是苏志远这么jīng明的商人。

人家石家捧着好处送上门,他又不偷又不抢,gān嘛不要?

苏志远脸上多了两分笑,“那就劳烦掌柜的了,我正好想看看铺子的格局。”

掌柜了然,做个请的手势。

“苏掌柜、苏夫人、苏小姐请跟小的来。”

“这间铺子,一共有两层楼,一楼有内外两室,苏掌柜请看。”

石家掌柜,领着三人边走边看。

“外室占地很宽,相比来说,内室要窄上一些,内外室中间还有茶水间。

这里,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在茶水间旁,比一般铺子的楼梯,要隐秘一些。”

他笑,建议道。

“苏掌柜若是想将铺子改成玉饰铺的话,二楼可以放一些名贵之物。”

苏志远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一般两层式或者三层式的店铺,都是酒楼茶楼之内的。

这样的格局,一般楼梯会放在大堂里。

也就是说,客人一进大堂,就能看到楼梯,顺着楼梯上楼。

而石家这间店铺,完全就是反道而行。

外室便是所谓的大堂,而内室,则是大堂里的雅间,中间隔着茶水间,楼梯放在茶水间旁边,可没那么好找。

也就是说,来这间铺子的客人,想要去二楼,首先就得进去往内室的那条路。

按照一般的规矩,内室里售卖的物品,比外室上摆着售卖的,要贵的多。

这间铺子的格局,就是给富贵人家准备的。

简而言之,没钱,就别想上二楼,上二楼,那也是要资本的。

而石家,将这么一间格局的铺子卖给他,简直就是事先为他苏家设想好的。

真是好贴心。

石家这位掌柜,还在为三人介绍。

“苏掌柜、苏夫人、苏小姐,请跟我来二楼。”

三人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格局,跟一楼差不多,不过内室要比一楼的内室,小的多。

石家掌柜笑呵呵的,“这二楼的外室,没什么看的,不过这内室,得看看。”

说着,他就领着三人进了内室。

“这间内室比一楼的要小很多,因为这里不是用来摆卖物品的。”

不用他说,苏志远三人也看出来了。

因为这间内室里,完全就是一个单独的房间。

放眼望去,矮榻,茶几,供人休息的玉chuáng,放在窗边的太师椅,茶几上,还摆放着一套茶具。

这里,压根就不是用来买东西的,而是给人休息的。

“这里,之前是东家休息的地方,小的擅自做了一些改动,里面的东西都是新的,苏掌柜要是介意,可以都换了。”

“不必了,布置的很好,劳掌柜的费心了。”

苏志远不动声色道了谢。

石家掌柜连忙摆手,“不费心,这是家主jiāo代的,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苏志远懂了,“还请掌柜的回去之后,帮我跟石家主道一声谢。”

上一篇:毒门掌门下一篇:门卿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