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īng怪》作者:静水边/带感一马/这只是一个梗【完结】
大纲:
淡定吐槽珠圆玉润受VS不明属性攻……
小中篇,走三俗路线……各种狗血金手指神展开……
恩,这就是一个帮一只jīng怪渡过天劫变成神仙的故事……(表以为会像养龙那么nüè抠鼻,人家走小清新卖萌搞基路线)
此文是作为LZ我热烈追求某姑娘的聘礼,不要笑!我是认真的!
1.
沈白把吃了一半的包子叼在嘴里掏钥匙,结果口水太多润滑太好包子一直往下坠,刚觉的快咬不住了他还一慌神直接张嘴“啊”了一个音,得,包子直接掉地上咕噜噜的滚出老远。
沈白追了几步,慢慢停了下来,他的包子被一个东西挡住了没再动。
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瞎……
百灵停在沈白肩上的时候还得瑟的抖了抖翅膀,将喙伸进胳肢窝里啄了啄。
沈白蹲在地上,脸部皱成了一团,小胖腿弯着腰上叠着3层的肉。
他的面前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尾,恩,上半截还是人身……
百灵也默了:“……你确定要把这玩意儿抬回去?”
沈白很想充满煞气的斜她一眼,可惜脸上脂肪太多,这眼皮儿的都是往上翻的,他扒了扒头发,双手合十叹了口气:“出家人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百灵很鄙视的看了一眼地上吃了一半的肉包子。
沈白跟着她一起看过去,内心很肉痛表面很淡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百灵无语:“……你用错佛戒了。”
沈白肃然:“出家人不打诳语!”
百灵:“……”
陈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第二天正午,下半身仍是蛇尾,他动了动,尾尖轻轻的打了个圈儿。
沈白将他拾掇的gāngān净净安置在chuáng上,旁边是一块儿高出来的小方台,摆着蒲团木鱼和焚香。
百灵见他醒了,扑棱着翅膀晃悠悠飞了过来,尖着嗓子问道:“还有哪儿痛不?”
陈渊又试探着动了动,摇了摇头。
百灵很满意的飞了一圈:“虽说没过天劫,不过五雷轰顶还能留着命下来也是不易,折损了100年的修为倒是可惜。”
陈渊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这是他第三次过天劫,一般三次为一个道行,也算他失策,这次天劫来的比预期的早得多,硬生生的没扛过去。
他还停在jīng怪这一层上,没能飞升。
沈白回来的时候陈渊还在睡,他放轻了脚步走近房里,拉开蒙了一天的窗帘。
落日的余晖洒在陈渊下半身的蛇尾上,沈白适才发现这货的鳞片居然是七彩的。
七彩莽,洛神之姿,独一无二,世间绝色。
沈白微讶,他刚凑近了准备细看就发现陈渊已经醒了。
百灵停在沈白肩上,很是惊恐的叫了一声:“妈呀!七彩瞳?!”
陈渊淡淡的瞟了两人一眼,张嘴“嘶”了一声。
鲜红的蛇信子唬的沈白吓了一跳。
陈渊打了个响尾,尾尖一收将自己盘成了一团,胳膊抱着尾巴下巴撑在手腕上。
腹语清晰的传进沈白耳里:“你是谁?”
沈白咳了咳,严肃的做了个揖:“贫僧名沈白,法号罪化。”顿了顿,很有诗意的又加了一句:“一步一莲花,一步一罪化的那个罪化哦。”
百灵很捧场的附和:“对啊对啊,那个写BL小说的罪化哦。”
沈白回头很鄙视的看她:“你又翻我的作者收藏了?”
百灵很无辜的耸了耸翅膀,沈白没理他,一脸慈悲(……)的看着陈渊,轻声细语道:“施主你叫什么?身体还好不?”
陈渊甩了甩尾巴,用腹语答道:“陈渊。”沉默半晌,他看了一眼沈白笑的几乎看不见眼睛的胖脸问道:“为何救我?你不怕我是害人的妖魔?”
沈白正准备抬着小粗腿上方台,开始焚香净手,念佛经敲木鱼,他摸了摸下巴心情很好的盘腿坐下,淡淡道:“你身上天地之气jīng纯,应是准备渡劫飞仙的上灵jīng怪,我本是出家之人,谨遵慈悲为怀,不可滥杀无辜。”
陈渊没再说话,他晃着尾巴看了沈白一会儿,见对方很是安然的闭着眼开始坐禅,聊生无趣的吐了吐蛇信子。
沈白颂的经文和焚的香很是有安神静气之用,陈渊知他是助自己疗伤补jīng倒是没再防备。
心里默捻了一个诀,闭眼沉睡了过去。
2.
沈白念完经就蹲在电脑前面刷微博,是地藏王不是地桩王飞速私M了他:“你捡到了七彩莽?”

上一篇:君不归下一篇:铁马冰河入梦来

静水边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