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

作者:苏景闲 阅读记录

《执迷》作者:苏景闲

文案

世间诱惑三千,皆不如你一人。

小短篇,年下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寒章,明焰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天衍仙宗,坠月峰上。

山顶无人,只有乱石残枝凌乱铺于地面,被月光覆了一层如纱清辉。

明焰一身红衣,坐在桃树上,正手执玉壶,陶然饮酒。

有透明酒液沿着唇角,一路蜿蜒至下颌与脖颈,最后浸湿衣料,留下一寸暮chūn残红般的颜色。

月上中天,明焰凤眸微阖,在心里数道——五,四,三,二——

一。

下一刻,有一白衣修士,手持长剑,出现在坠月峰顶。

他生得极好,肤如玉色,眉似黛染,唯有双目已眇,不可视物,缺了两分灵动光彩。

明焰却很喜欢。

他见这人的双眼,如浓墨倒入深潭,满潭的水都被染上墨色,极得他心。

所以这接连三个月,他才次次在这半夜,破开天衍仙宗的护山大阵,攀上这坠月峰,隐在桃树上,只为美色。

美人与酒,再合月光,人间极乐。

白衣修士在平滑的山石打坐调息后,抽出了本命长剑。

剑光如秋水,灵玉做柄,执在手中,令人一时间分不清玉色与肤色。

明焰大悦,懒散靠在桃树枝上,看美人月下舞剑。

天外星子寥落,明月如钩。

明焰看白衣修士所练习的剑招,发现这人天资实在惊人,不过三个月,竟已经将天衍仙宗的《缥缈剑》练至第九重——霜冷长河。

想当年,他也练了——

唇角浮起懒笑,明焰喉结微动,咽下一口清酒。

这般惊才绝艳的弟子,竟被天衍仙宗藏着掖着,没有传出半点风声。

有趣。

明焰怠懒屈起长腿,红衣随动作滑下,自桃枝垂落,dàng在风中。

想起往事,明焰心中涌起躁意,正想饮尽坛中酒,忽地发现,白衣修士停下了动作。

“不知前辈还要看多久。”

这是明焰第一次听这人开口说话。

嗓音跟他想象的一样,如冰玉相击,清冷非常。

明焰不答,复又饮了一口酒。

“晚辈寒章,不知前辈为何而来。”

“自是为你——”明焰单手拎着酒壶,坐直了背,侧眼看向寒章,“的美色。”

寒章神色不动,只道,“谢前辈抬爱。”

看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明焰起了兴趣,他身形如烟般从桃枝轻跃而下,缓行至寒章身前,凑近了问,“不怕我?”

寒章摇头,“不怕。前辈若有杀心,寒章已死。”

“嗯。”

明焰轻轻应了一声,未执玉壶的手触上寒章的侧脸,“你如此容颜,我每天赏看还来不及,怎舍得下杀手。”

寒章丝微未动,“谢前辈。”

触在脸颊的手指下移,明焰轻佻地抬起寒章的下巴,注视他的双眼,“什么都看不见?”

寒章:“自出生之日起,便不能视物。”

“可曾遗憾?”

寒章:“不曾。师傅说,不见世界之万千,便可不沾尘埃繁琐,清心静气,方能攀得大道。”

“可真是乖巧。”

明焰凤眸微挑,“若不见便可不受诱惑,那不如世人各个蒙眼捂耳算了。这世间三千诱惑,还是要一一看过才作数。”

寒章不答。

明焰轻笑,凑近寒章耳边,“给你见面礼可好?”

余音未落,明焰的手轻轻覆上寒章双眼,低低倒数,“五、四、三、二——”

“一。”

明焰将手撤开。

寒章尚且不及反应,就见眼前漆黑如帘幕般被拨开,映入眼眸的,是渺远夜空与数点寒星,是簇簇群山与风chuī云动。

“啪”的一声轻响,极细微,寒章目光被引动,就见十数步外的桃树,眨眼间花蕾满枝,随后花萼裂开,乍然绽放。

满树桃花,如烟云弥散,晚霞倾落。

寒章屏住呼吸。

明焰爱极了桃花映在寒章眸中的模样。

他纤细微凉的指尖抚过寒章的眼尾。

寒章目光从桃树收回,落在了明焰的脸上。

明焰笑容轻佻又惑人,用气音问,“告诉我,桃花好看,还是我好看?”

“你。”

——未完——

第二章

执迷2

明焰看自己的影子映在寒章的眸子里。

他唇角上挑,满是兴味,冰凉的手掌覆在寒章脉搏处。

寒章没有动。

明焰便得寸进尺,鼻间呼吸擦过寒章的耳廓。

这般姿态,两人靠得极近,明焰如失了气力与尖刺的藤蔓,贴合在寒章身上。

声音也逐渐绵软,“你真和你的剑一样,又冷又硬。明明如此俊美,却一丝笑容也无,可惜。”

上一篇:君湮下一篇:妻乃殿上之皇

苏景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