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CP完结+番外

作者:九晏 阅读记录

《归途》作者:九晏

文案:昭和八年,岭南王私离其封,触龙颜,畏死,乃送世子入京为质,以示己无反心。

——《魏史·昭和八年》

一步错步步错的故事。

1v1,年上,双洁。

重要配角:国师,宋霄,君卿,南衡,等

阅读指南:1、qiáng制爱,狗血又俗套

2、双结局

3、第四十六章 ,be结局,第四十七章,he结局。

第一章 南衡

“世子,我们到了。”年轻的侍卫扣了扣马车,一只素白的手自内伸出,挑起车帘。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弯腰钻了出来,他抬头望着那高高的宫墙,稚嫩未脱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世子?不立嫡立庶,不立长立幼。在外人看来,岭南王可真是宠他,也不管是否名不正言不顺,就直接跳过嫡长子立庶出的他为世子。可岭南王府上上下下只要稍明事理的人都知道,是他那个极为受宠的大哥怕吃苦不想来,这岭南王世子的名号才得以落到他这个倍受冷眼的娼/jì之子头上。冒名顶替而已,一句“受宠,废嫡长子”完全可以轻描淡写地揭过这个罪名,既不用大儿子来帝京受罪,又不必再看到自己这个让他心烦的二儿子,当真一举两得。

“世子,当心太阳刺眼。”贴身侍卫南衡细心地伸手挡在他的眼睛上方,为他遮住了被琉璃瓦反she而来的日光,然后扶着少年下了马车。

“帝京不是有人要你的命么?你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真的没问题么?”少年的语气似乎有些担忧。

“他没办法明面上动我,我只要……”南衡安慰的话语才说了一半,便就被一声尖锐刺耳的“皇上驾到——”给堵了回去。少年赶紧领着他跪下,手心之中沁出了一层薄汗,心生疑惑:景帝慕容澜,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不择手段,这样一位心高气傲的帝王居然会亲自来接作为质子入京的自己?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慕容澜的笑声称得上慡朗:“子珩,朕盼了许久,可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闻言,少年的脸色不由地白了几分:子珩是他那个嫡出的大哥的字,果然,就凭他?就凭区区一介番王送入京中的质子,何德何能值得当朝皇帝亲自迎接?

他没有动,只是低着头跪着,心中微讶:景帝真如传闻中那般yīn晴不定?听声音似乎很好相与。

他身边的南衡则抬着头,腰板挺得笔直,一错不错地盯着景帝来的方向。

慕容澜一听说岭南王世子到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兴冲冲地跑来亲自迎接,先入眼帘的是那跪得毫无恭敬之意的侍卫,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竟是是那个四年前从自己手中逃脱的废物弟弟。再见那位岭南王世子,却也并非是两年前在宫宴上惊鸿一瞥的青年,脸瞬间就沉了下去。跟在后面的一gān宫人都吓得一哆嗦,恭恭敬敬地在他身后站定,屏气凝神,生怕一不小心触了圣上的霉头。

“你不是子珩,你是谁?”低沉的嗓音带着天子的威压齐齐袭来,致命的压迫感造就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少年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他鼓足勇气伏下身,对着面前不远处的帝王三叩九拜,不卑不亢道:“臣,岭南王世子谢氏明珏——谢子瑜参见陛下!”

等了良久,都未曾等到一句平身,谢明珏的内心极为忐忑。只听景帝冷笑了一声:“朕看岭南王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拂袖便走,压根懒得跟跪在宫门口的少年多说半个字。一大票宫人紧随其后离开,眼中满是震惊:跟在岭南王世子身边的那位不是失踪了四年的靖王吗?但介于慕容澜没多说什么,宫人们也不敢造次,选择缄默不言。

这件事在第二天就传得人尽皆知,帝京洛阳城内的天潢贵胄们都暗地里与岭南王府的人划清界限。毕竟他一来圣上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指不定圣上会怎么样处置他,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世子,陛下走了。”南衡收起脸上与慕容澜对视时的冷笑,低声提醒他。谢明珏起身,望着慕容澜离去的方向薄唇紧抿:“南衡,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二公子吧,‘世子’二字对我来说可谓是千斤重,我担不起,也不配。”再进京之前他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大抵不过是个“死”字。不过依照眼下的处境,这汴京……怕是以后都寸步难行了。

“二公子……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以南衡的身份同你说话了。”南衡扶起他,眼中是谢明珏看不懂的情绪,“我其实是这卫国所剩的两位王爷——靖王慕容溯。南衡是我的字,很抱歉……隐瞒了你这么久。”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