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世,紫昙花开

作者:余生怀 阅读记录

书名:第六世,紫昙花开

作者:余生怀

文案:

等了四世的小白菜没等到,于是他等了第五世,终于等到一半。

男主恶疾缠身单身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女主来拯救他,分分钟情窦初开,结果七夕那天被男二截胡了。

男二守了五年小白菜女主,累死累活,就差最后几天挑明心迹,没想到中途杀出了个程咬金男主,吓得他立马变成人冷静一下,到手的白菜怎么能飞了。

女主做了五年弑灵人才遇到多年前暗恋的男主,本想来个“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结果她的坐骑分分钟变成男人带她看星星看月亮。

男主:我可以等下一世么

女主:可以可以

男二:不,你不可以,都听我的,她被预定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暮成雪,温雲缭,祁琰 ┃ 配角:温珵,楼萦,温夫人 ┃ 其它:七夕,转世,我生君已老

第1章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华灯初上时,月色美地朦朦胧胧,千万条绿丝绦顺着晚风轻舞,枝上柳绵chuī又少。大片柳树下,屋顶正脊上,正坐着一黑一白两个年轻男子。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了对面那间平凡的屋子,纸窗上倒映着两道人影,一高一矮。

“夫君,方才大夫说,我有了。”暮成雪抚着小腹坐在chuáng缘边,清冷的面上染上了樱红色,犹胜九月芙蓉。

温雲缭将褪下的外衣置于屏风上,闻言手上一僵,他猛地看向妻子似是不敢置信,略薄的唇瓣微微颤抖。“雪儿,你当真有了我的骨肉?”他三步并作两步踏上了踏板,伸手便将女子搂入怀中。

“嗯。”她乖巧地伏在他心口,心头的甜可比蜜糖浓多了。

夫妻俩说了几句话后男子便灭了灯,屋内一下子安静了。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你就没点想法?”黑衣男子面上挂着看好戏的笑,他侧头等白衣男子回答。

白衣男子曲着一条腿坐在琉璃瓦上,他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脑海里已经上演了无数的小剧场。什么想法?他想冲进屋子里去把那个男人打残,不,打死。

说到底,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守护。

*

不久后,几座城池之间发生战乱,温雲缭为保问鼎城弃文从军。暮成雪在家整日提心吊胆,生怕会听到丈夫战死的消息,然而命运总是爱跟人开玩笑,你怕什么它偏偏来什么。

噩耗来地突然,暮成雪伤心欲绝,几日前刚失去腹中胎儿,今日又失夫君,两种痛苦折磨地她日渐消瘦。

温雲缭死后,祁琰正大光明出现在了暮成雪身边,他走的那日祁牧嘲他嘲地半点不留情面。

“哥,你是不是脑子有坑?活该等了一世又一世。”暮成雪可是温雲缭的妻子,他要重新和她开始就该封印她的记忆,不然她心里带着一人,两人在一起不别扭么。

一向嘴下不留情的祁琰头一次被祁牧嘲地没话说,半晌才说一句,“你不懂。”

祁牧当时就炸毛了,他今年刚好九百岁,不懂个屁,“是是是我不懂,你懂你懂。娘亲说过多少遍了,情爱是世间最毒的毒药,就你这个蠢货还去碰!”

情爱之毒,能剖人心,伤人命。他怎么会不记得。

祁琰一旦做了决定便是一生,他一生很长,可暮成雪的一生最多一百年。他在二百多年前爱上她,等了这许久也没与她在一起。

第一世她被献祭给了河神,他没来得及救她;第二世他找到她时她年逾花甲时日无多;第三世她出家了,两人再一次错过。

这第四世,她嫁人了……

*

漫长的五十年里,祁琰一直住在暮成雪隔壁,她有什么事他第一时间赶过去,她有什么麻烦他暗中处理不留痕迹。

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暮成雪是人自然有感情,前几年里她是打心眼里烦祁琰,她不懂他为何要赖在自己身边让她被人说闲话,况且她心里除了温雲缭容不下其他人。可时间久了,她渐渐开始依赖他,开始对他有了好感。

然而好感只能是好感,他们之间什么也不会有。

凡人生老病死,暮成雪一天天老去,祁琰却依旧保留着年轻的模样。日子越往后过地越快,祁琰每日都在担心暮成雪何时会离开她。他虽是妖灵,但也跨不过这凡人的生死之线。

几十年对于妖灵来说与蜉蝣无异。

这一天还是来了,暮成雪垂死之际,祁琰带她去了二百年前她救了自己的地方,那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被人种了大片的紫昙花。

“你信我的故事么?”他抱着她坐在自己怀里,两人一同看着大片还未绽放的紫昙花。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