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养女

作者:木兔兔 阅读记录

书名:高门养女

作者:木兔兔

文案:

她只想守着爹娘,过安稳平淡的日子,却无意中卷入了别人的yīn谋之中。

她一门心思想要完成gān娘的遗愿,护得gān姐的周全,却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身前有láng,身后有虎。

她一个小小养女,周旋虎láng之中,步步小心,却终究躲不过别人的处处算计。

退无可退,反戈一击。

gān爹表里不一?

gān姐刁难?

侯府千金算计?

公子多情,王爷有意?

长袖善舞,冷静对付。一切yīn谋后,欠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转身离开,却惹烂桃花无数。

第一章 发誓

大雨倾盆,海州首富白府,没有了往日的喧哗热闹,笼罩在一片残云愁雾之中。来往穿梭的丫头婆子,个个小心翼翼,满脸愁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来主人的呵斥。

府中最好的位置,一个jīng致奢华的院落中,漂浮着浓浓的药味儿。东厢房的回廊下,两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围着炉子在熬药,几个上了年纪的嬷嬷,不时转头朝正房方向看去,唉声叹气。

天色黑的几乎要滴下墨来,雨下的瓢泼一般。越发让人的心头,压抑的难受,几乎喘不过气来。

主卧内,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平躺着,眼窝深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不停抽泣的两个少女,qiáng撑着jīng神,柔声安慰道:“柳儿,夕儿,别哭了。娘知道自己大限已到……”

她的话音还没落,就被站在边上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白皙四十左右的男子打断:“烟儿,胡说什么呢?不过是感染了一场风寒,大夫说了,只要你静心休养,就会好起来的。”

他正是白府主人白念衾,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祖祖辈辈经商,当朝风气,重文轻商,白家一直想出个官老爷,以改变门庭风气,奈何他无论如何努力,这么多年过来了,依然是秀才一枚。

好在他去京师赶考时,被御史千金柳旖烟看中,不顾家人反对,下嫁于他。柳御史心疼女儿,给了她八十抬的嫁妆,让她风风光光嫁到海州。

柳旖烟自小经过御史夫人调教,颇懂理家。短短十几年后,白家也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户,一跃成为海州首富。

白念衾自然是把夫人当做眼珠子般疼着捧着,平时对她言听计从,从来不曾拂逆过她一点意思。

还是柳旖烟见自己只生下一女,便再无动静后,把自己陪嫁的丫头给了他,奈何那丫头也是个福薄的,在生下一个庶女白千荷后,产后失于调养,竟一命呜呼了。自此白念衾再不肯纳妾。对于白千荷,也是扔在一边,任她自生自灭。

柳旖烟淡然一笑,唇角似挂着浓浓讥讽,很快消失不见,“念衾,妾身的病,妾身自己清楚。等妾身去了,你就续个弦,妾身房中的蕊儿、静儿都不错,你可在她们之中挑选一个,作为续弦。”

白念衾跨前一步,在她的榻前半蹲下,大手握着她骨瘦如柴的手,嗔道:“胡说什么呢。你明知道,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我这写信去京师,无论花多少银两,也要请最好的太医来给你看病。你别胡思乱想。”

白念衾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起身,温柔替她掖好被角:“我这就去书房写信,你先歇着。”

“夫君,这些时日,累坏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妾身再留柳儿,夕儿说会话。”柳旖烟温柔的笑着,眼神在撇见角落里瑟缩着一个单薄枯瘦的身影时,柳眉微蹙:“荷儿,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你先下去吧。”

“是,母亲。”白千荷拘谨的行礼,奈何不常来上房,那手脚拘谨的不知朝哪里放才好,越发让柳旖烟的眼眸中鄙夷更甚。

跪在榻前一个身穿烟柳色湘裙面容明媚娇艳的如花儿般的少女,回过头悄悄看了一眼白千荷,眼底鼓励的情绪让她慌乱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

白念衾和白千荷退下后,少女朝榻前靠了靠,白嫩的小手紧紧握着锦被一角,清澈的眼眸微微红肿,qiáng撑着翘起唇角,语气故作欢快:“gān娘,您的身子一定会好起来的。gān爹说了,要为您请最好的太医呢。”

少女正是柳旖烟的gān女儿洛云夕。本是海州赤脚郎中洛曼卿的女儿,八岁那年,无意中救了白府嫡女白千柳的命,柳旖烟就收了她为gān女儿,带进白府。

“嗯。”柳旖烟优雅轻笑,眸底闪烁着浓浓的慈爱神色,看看另外一个容颜神情酷似自己,身穿大红色湘裙的少女,见她也正红肿着双目看着自己,眸子里的慈爱越发浓郁起来。

“夕儿,gān娘想拜托你一件事,还望你能答应。”柳旖烟的收回凝视红衣少女的目光,神情变的郑重起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