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重生)

作者:纪开怀 阅读记录

《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重生)》作者:纪开怀

文案:

为了活命,初妍不得不成为宋炽的妹妹,也成了他惑乱君心,扰乱朝纲的利器。

他权倾天下之日,她得到一条白绫,罪名是:魅主误国。

重活一世,她只想找回自己家人,远离宋家是非。

离开宋家之时,从来冷心冷肺的男人望着她决绝的背影双目尽赤。

她惑得他真心尽付,却原来,心里压根儿就没有他。

小剧场:

桃花林中,落英缤纷。

宋炽冷眼看着她低眉浅笑,接过对面男子递来的桃枝。

再忍不住,一步步将她bī入桃林深处,几欲疯狂:

妍妍,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还想招惹谁?

清冷禁欲大魔王VS只想回家“小可怜”,架空,1V1,he。

阅读提示:假兄妹,无任何血缘关系,追妻火葬场。男主前世渣,介意慎入。

内容标签: 重生 复仇nüè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妍 ┃ 配角:宋炽、卫昀 ┃ 其它:

作品简评:vipqiáng推奖章

为了活命,初妍被迫假装宋炽的妹妹,也成了他惑乱君心,扰乱朝纲的利器。最终却只得一条白绫。重活一世,她只想找回自己家人,远离宋家是非。却不料,无意中成为了宋炽心尖上那人。

这是一个追妻火葬场的故事,娓娓道来,悬念迭起。

第1章

初妍知道自己被赐死的消息时,正在修剪花枝。

暮chūn四月,暖风熏人,旭日流金,和宁宫中一片寂静,重重殿宇沐在阳光中,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穿着素服的宫人安静地侍立在太阳底下,屏声静气,不敢闹出丝毫动静。

大行皇帝繁杂冗长的丧仪刚刚结束,上至天子,下至百官,一个个都累得仿佛脱了层皮。初妍身为永寿帝生前最宠爱的妃子,这些日子更是日日哭灵,冬日里养出的一点肉全消了下去。

从帝陵回宫不久,新帝的旨意就到了,晋她为宁太妃,迁居慈极殿。这座先帝为她营造的,穷奢极侈的和宁宫很快就要更换新的主人。

雕栏玉砌的花圃中,芍药花开正艳。

初妍半蹲在花丛前,牙白色的长长裙裾拖曳在地,绣着银色暗纹的广袖胡乱卷起,露出一截皓腕,仔细地修剪着那枝青山卧雪。

这丛青山卧雪是她入宫那年亲手栽种的,开得极盛。碧绿的枝叶上,雪白的花朵犹带露珠,丝绒般的花瓣层层叠叠,簇拥在一起,如堆雪积云,美丽无伦。

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打破了此刻的静谧。和宁宫的掌事宫女香椽神色惶急,匆匆而至。

服侍在旁的小宫女连忙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娘娘侍弄花草的时候,最不喜有人打扰她。

香椽却顾不得许多,急急开口:“娘娘,不好了。都察院有御史弹劾您,说您以色惑君,魅主祸国,罪不容赦,皇后娘娘下了旨意,要问您的罪。”

鎏金镶玉龙凤剪微微一顿,青山卧雪顿时被剪断,落到了虚扶着花枝的纤纤素手中。

初妍懊恼,直起身,随手将鎏金镶玉龙凤剪放回小宫女捧着的水晶盘中,注目手中被她误剪的芍药片刻,拈起素白的花朵,簪在鬓边。

花如雪,发如墨,素手纤纤,宛若玉雕,她潋滟多情的桃花眼缓缓抬起,一瞬间,满园姹紫嫣红黯然失色。

饶是此刻香椽心中满是大难临头的恐惧,也不由晃神片刻。她定了定神,暗暗唾弃自己:自己一个女人,服侍太妃娘娘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没定力?

初妍伸了手,小宫女白着脸,递上早就备好的湿帕子。初妍接过,慢而仔细地擦着手,jīng致的娥眉微微蹙起:“魅主祸国?”她语气疑惑,声音是天然的娇软,纵是不悦,也带着种分外勾人的慵懒。

“是。”香椽喉口哽住,心中不平横生:难怪娘娘不解,魅主祸国这话,谁都说得,唯独姬皇后说不得。

姬皇后也不想想,没有娘娘,哪有她的今天?

姬皇后出身忠勇候府,原本只是诚王妃。诚王,是永寿帝早逝的兄长先太子之子,差一点成为了皇太孙,最后却是永寿帝上位,诚王处境之尴尬可想而知。

娘娘一母同胞的兄长宋炽昔日受过老忠勇候的重恩,对这位姬皇后照顾有加。娘娘因为兄长的缘故,入宫后,不知多少次在永寿帝面前为诚王夫妇说话,化解危局。

永寿帝死得突然,他一生无儿无女,生前也没有立太子,驾崩后,群臣为了立新君的事吵翻了天。以内阁首辅赵一行为首的一派主张过继藩王之子;而以宋炽为首的一方则要立诚王为新帝。

双方灵前相争,势均力敌,相持不下。永寿帝的梓宫停在乾宇宫,迟迟不得下葬。最后是娘娘在关键时刻拿出了永寿帝的遗诏,一举奠定大局。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