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香

作者:雨久花 阅读记录

《调香》作者:雨久花【完结】

文案:

爱便爱了,她不计名分无怨无悔地跟着他;

最后血溅沉香阁,被他bī死。

这一世啊,复仇固然重要,

但她更想逆天改命,活出一个jīng彩……

作者自定义标签:种田

第一章 情断

 “三郎…三郎…”

当那迷炫醉人、欲仙欲死的奇妙感觉排山倒海般一波一波袭来,穆婉秋忘情地呢喃着。只有在这时候,他与她彼此的体温jiāo融,气息相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才感觉他完完全全属于她。

她出身青楼,三郎不喜她抛头露面,她索性洗去铅华,默默无闻地守在沉香阁,守在他身后,从轻车都尉到归德将军,最后晋升为护国大将军,他的三郎越来越忙,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亦无怨无悔。

只要,他能这样偶尔想起她,百忙中抽空来看看她,她就开心,那日日夜夜无尽的等待就不算煎熬。

女人一旦爱了,心就低到了尘埃里。

尽管,她只是尘埃中的一个女人。

“三郎…三郎…”汗水合着泪水淌满了脸,穆婉秋一遍一遍地呢喃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仿佛要把这一刻化为永远。

令人销魂的快感如cháo水般悄悄消退,感觉他要抽身,穆婉秋紧紧地拥着他,“三郎…别走…”

“…喜欢吗?”一直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他看着她。

“喜欢…我好喜欢…”欢喜的眼泪又刷刷地流了下来,湿漉漉的纤指抚摸着他菱角分明,刚毅俊秀的脸,这张脸啊,她百看不厌,“只要三郎来,阿秋就喜欢…”

“是吗?”他抽出手轻抚上她娇弱清丽的面容,手指缓缓地向下划去,“这样…这样…这样…”他极尽所能地挑逗着,眼里却无丝毫温情,“…你都喜欢?”

“三郎…三郎…”一股热流迅速地窜遍全身,身子一阵清颤,穆婉秋不自觉呻吟一声,身子又不安地扭动起来,“阿秋喜欢…”

“…即便是这白日?”他目光陡地一寒,“你也喜欢?”

不曾听出他语气已变了调,激情又重被燃起的穆婉秋忘情地点点头,“三郎什么时候来,阿秋都喜欢…”

“…果然是出身青楼,yín贱的很!”在她最动情的时候,他蓦然抽身,跳到地上。

“三郎…别走…”身上一空,感觉身子一冷,意乱情迷的穆婉秋哀怨地喊了声,迷迷蒙蒙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子落在地上。

顿时,她脑袋一阵轰鸣,嗡嗡直响,所有的激情瞬间退得无影无踪,她身子木偶般僵在了那儿。

chuáng前的屏风不知什么时候已被移去,地上站满了人,主母领着他的一群妾室正嗤笑地看着她,两个丫鬟快步上前为他擦身,穿衣。

怎么会,怎么会?

三郎怎么会让她们进入沉香阁,看着他们做这种事?

当初她不计名分、不计他有多少女人,无怨无悔地跟着他,唯一的请求就是让她保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不许他的妻妾踏入沉香阁,他亲口答应过她的啊!

她们什么时间进来的,她怎么竟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混沌的意识渐渐的明析,她目光落到桌上的那个白玉碗上,是了,是了,刚喝的那碗燕窝粥被下了chūn药,缓缓地闭上眼睛,穆婉秋一声叹息:“穆婉秋啊,穆婉秋,你活该如此,活该如此啊…你出身青楼,又曾是他最得力的密碟,这些都是你最常用的手段啊,今日,却栽到这上面…”

再一次睁开眼,目光落在他棱角分明,刚毅俊秀的脸上,那眉,那眼,那薄薄的及富性格的唇,让她看一千遍也看不够,读一万遍也不厌倦,听说燕窝粥是他送来的,听说他关心她,她便欢喜,只以为那是人世间最美得甘露,却没品出他竟为她准备了这世间美丽的毒药。

他早厌倦了她!

她真是执迷,执迷不悔啊…

惶恐尽失,一瞬间,穆婉秋的眼底已是一片清明,目光缓缓地落在跟了她多年的丫鬟红袖身上。

“奴婢见小姐脸色发红,喃喃地叫着将军的名字…”红袖紧紧拧着帕子,“以为您病了,就…就…去请了将军和夫人…”

声音低弱如蚊子,红袖不敢看穆婉秋的眼。

“…听说你病了,我才请了大夫,急巴巴地赶来,生怕耽误了,又让将军心疼…”主母神态还是一贯的雍容,语气还是一贯的温和,却满是尖讽味道,“想不到,你急巴巴地把将军从议事堂拽来,竟是为了行这苟且之事…”

就听见屋里一阵嗡嗡声,穆婉秋恍然发现,几个姬妾身后,还站着两个大夫,脸红到了脖子,头低到了胸前,可那时不时飘到她身上的余光中,却dàng满了刚刚受过一段艳情刺激的猥琐的渴望…

“…白日宣yín,真是yíndàng无耻!”夫人一抬手,屋子顿时静下来,她接着说道,“阿秋,你可知罪?”见穆婉秋盯着将军不语,夫人嘴角掠过一丝讥讽,扭头喊道,“来人…”

上前两个婆子躬身施礼。

“…把她押上木驴,游街三日!”

木驴之刑?!

几个姬妾尖叫起来。

所谓木驴,就是用木头做成的驴,驴背上竖着一根拇指粗细的尖木桩,受刑之人被qiáng行押上木驴时,尖木桩就直直地刺进下身,随着木驴的走动,尖木桩也一伸一缩,直刺得受刑之人下身鲜血淋漓,痛得撕心裂肺。

这可是大周对yíndàng女人最重的刑罚了,别说游街三日,就是一日,也没几人能活下来,夫人竟要对穆婉秋施行这么毒的刑罚!

虽然,她们也对眼前这个出身青楼,容颜清纯如玉女下凡,可在chuáng上却妖媚不可方物的女人恨之入骨,但,同是女人,此时此景,竟隐隐地生出了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见夫人不动于衷,目光又纷纷落在将军身上,希望他能念着往昔的一丝恩爱,赐这个女人一个痛快!

伸手掸了掸刚刚穿好跟本就没有一丝尘土的锦缎长衫,他冷冷地看了眼穆婉秋,抬步向外走去。

“将军…”红袖扑通跪倒,挡在他身前,“奴婢求将军,你千不念,万不念,求您念在小姐死心塌地跟着您,念在这么多年的恩情上,求您绕了小姐…”见他看都没看穆婉秋,红袖跪爬半步,死死地挡在他跟前,“将军,小姐在chūn香楼这么多年,一直无怨无悔地为您守着,任劳任怨地给您收集情报,助您斗败了大业的黎家和平城的曾家,登上护国大将军之位,她没功劳也有苦劳,奴婢求您了,你要实在不喜欢,就放小姐重回chūn香楼…”

登上大将军之位,他靠得是他不世的才华,怎么会是她?听了这话,他眼底蓦然she出两道寒光,猛一脚踢开红袖。

被踢翻在地,红袖挣扎着爬起来,擦了下流血的鼻子,想要再向前,对上将军威严的目光,身子竟忍不住瑟瑟地抖起来,忽然一转身,她又抱住主母的腿,拼命地磕着头,“奴婢求夫人了,求求夫人,饶了小姐这次,你答应过奴婢的,只把她关起来,不再勾引将军就行,不给她动刑的…”

“蠢才,竟敢当众胡言乱语…”主母脸色一沉,“来人,把她拉出去,杖毙!”

“夫人,奴婢求您,饶了小姐,那样的刑罚小姐受不起啊…”红袖绝望地叫着,死死地抱着主母不肯松手。

早有两个婆子上前掰开她的手,硬拖了出去。

“小姐…小姐,是奴婢害了您,奴婢死有余辜…”

红袖凄厉绝望的声音回dàng在梁间,久久不去,屋里落针可闻。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将军身上,不知他听了红袖的话,会不会幡然醒悟,饶了穆婉秋。

穆婉秋也紧紧盯着他,如果他对她还有一丝情意,就不会这么待她。

他头也没回,只缓缓地扫了众人一眼,猛地抬步向外走去。

众姬妾下意识的闪到两边,让出一条道路。

上一篇:医香下一篇:祖训

雨久花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