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与国师共沉沦

作者:沐家阿年 阅读记录

《朕与国师共沉沦》作者:沐家阿年

文案

林越来大燕找当年救下的小孩,顺带考个状元,好回乡大肆炫耀一番。

结果,状元没当成,稀里糊涂当了国师,一直要找的人竟是大燕天子江昀!

江昀微微一笑:“世上种种于我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唯独你,我想据为己有,非要不可。”

林越一把抱住江昀:“那我要当皇后,统率后宫。”

江昀大手一挥:“准了。”

1.财大气粗国师攻x深情霸道帝王受,1V1,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越,江昀 ┃ 配角:林行云,方鸽子等等 ┃ 其它:

☆、初遇

在燕国南境边陲的一座小山丘上,刚过完十三岁生辰的林越偷偷从家里留溜出来,手中拿着锄头,正猫着腰蹲在花丛里,拿着手中的锄头不停地铲着土,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句感慨。

清风袭来,盛开的花儿逐个点头哈腰的,似在讨好少年。

林越抬袖擦了擦额间那豆粒大的汗珠,嘴角慢慢咧开,抬头看着四周橘huáng色的花朵,很是欣慰。

“我说你个小兔崽子,为了你可折了我好些兄弟,你瞪我也没用,我也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你若是识时务些,我也给你个痛快,可你偏偏不识好歹!”

一阵bào怒的骂声惊扰了林越的思绪。

林越转过头,拨开挡在眼前的几株花。只见一位约莫七八岁的男孩四肢被绳子牢牢捆住,双眼通红,眼里泛着泪光,右脸红肿,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正覆在上头,嘴角隐有血迹,脖子上正架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林越见他小孩也不哭闹,难不成是吓傻了?

壮汉朝男孩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的,然后抬脚将他踹倒在地。

男孩láng狈地躺在地上,眸里满是不甘与愤怒。

眼瞧着壮汉的大刀再次bī近男孩,林越暗骂一声:“他娘的!”然后抄起手边的锄头,朝壮汉背上打去,趁机拽起地上的男孩,拖着他拼命地往前跑,不时回过头看着后面的花丛,眼里满是心疼,这些花花草草又损了。

壮汉一个不察,吃痛地捂着后背,看见二人身影,一边骂一边追赶:“找死是不是!”

男孩就这么一直被林越拖着,脑袋落地,不时磕到地上的碎石,整个人晕沉沉的。

林越实在跑不动了,身后也无壮汉的身影,便寻了块巨石,依着其遮掩,停下歇息片刻,转头看见躺在地上的男孩,这才想起给他将绳子解开。

“实在是抱歉,忘了你还被捆着。”林越看着男孩脸上深深浅浅的划痕,小心地伸手替他拂去发上的草屑,不好意思地说道。

江昀这才缓过神来,撑着地面坐起,晃了晃脑袋,神智渐渐清晰,目光看向林越,模样刚好是说书人口中经常描述的那种人见人爱的样子。

“多谢。”江昀收回目光,虚弱道。

“你的家人呢?”林越关切地问,“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待会我送你回去吧,他们现在肯定很担心你。”

林越瞧着江昀衣着不凡,想来也是富贵人家的少爷,估摸着偷跑出来玩被歹人给瞧上了,嗯……跟他一样。

家人?江昀眸光掠过一丝嘲讽,那些人,怕是巴不得他死了。

林越见他又不说话,只好闭上嘴没有再问,靠在石头上,惦记着他的花,那壮汉估计也不会吃饱了没事gān去摧残那些花来泄愤吧。

实际上,还真是,壮汉恼羞成怒,一路走去,挥刀乱砍,无辜的花草东倒西歪。

天色渐渐沉下,日头依依不舍地离去,拼命地将余晖洒向大地,撑起最后一份绚烂。

“咕咕”的声音自耳边传来,抬眼便看见江昀微微泛红的脸。

林越将怀中仅有的一块饼取出递给江昀,笑道:“那人估计已经走了,你先吃,吃完我就送你下山。不用怕,有我在,我的功夫可是很高的。就算再来一个,我也能把他打跑。”许是怕江昀不信,林越伸手在空中比划起来,“看,这是我师父教的。”

江昀接过饼,默默地看着林越,刚刚拖着他跑的是谁?

林越明白了江昀的沉默,轻咳一声:“师父说,习武者,不可轻易杀生。”

“你师父是僧人?”江昀突然来了一句。

“嗯?”林越愣了一下,“不是。”

“他是恶人,该杀!”江昀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

林越摸了摸鼻尖,道:“嗯,我师父是和尚。”以自己目前这点功夫,还真是打不过那壮汉,因为他有刀。

此时,远在别国的一位老者狠狠打了个喷嚏,猛地扔下手中的扫把,指着树下正玩着泥巴的小孩,道:“肯定又是你那糟心的大哥在骂老子!孽徒,以后别想再吃老夫做的饼了。”

上一篇:凤栖梧桐下一篇:敦煌纪·沙州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