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相思知不知+番外

作者:沈维清 阅读记录

《入骨相思知不知》作者:沈维清

文案

萧云风吃完饭,将碗放在桌子上,道“现在外面天下大致四分,我得罪了几方势力,外面恐怕难有我容身之所,我能在这里在住几天吗?”

“可以。”

萧云风看顾念生回答得这么慡快,又得寸进尺的问“几个月可以吗?”

顾念生想了一下道“可以。”

“那一辈子行吗?”

顾念生夹菜的手一顿,随即道“随你吧。”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念生,萧云风 ┃ 配角:没啥主要配角 ┃ 其它:顾念生,萧云风

☆、入骨相思知不知

萧云风拨开面前的杂草,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他的左臂中了一剑,正流淌着黑色的鲜血。

他不过是想在江湖上làngdàng逍遥的过一生,却没想到逢上了乱世,也卷入这场无端的争斗中。

刚想到这,他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萧云风再次醒来,它既不是在军队的营帐中,也不是登上了西天极乐,而是在一间布置朴素的木屋中。

他单手撑着竹席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他手臂上的毒伤已经被清理gān净了,身上也换了一套崭新gān净的衣服。

他勾起嘴角,看来老天爷嫌弃他,不愿收他这条命。

萧云风抬起头,看到不远处有一张木桌,桌旁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男子的脸上缠着一圈一圈的布条,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上去有些怪异。不过他在江湖上闯dàng久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他四处看了看,最终目光停在了那名白衣男子身上,他笑着说“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兄台这里倒是个好住处啊!”

那人听到萧云风的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继续捣药。

牧萧云挑了挑眉毛,抱拳施礼道“在下萧云风,感谢阁下的救命之恩,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顾三。”那人惜字如金的蹦出两个字。

“顾三。。。。”萧云风在嘴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摇了摇头,笑着嘀咕道“有趣!”

一转眼,几日过去了。

-------------------------------------------------------

萧云风在木屋外,躺在竹席上,听着耳边悠悠的鸟鸣,感受着chuī拂在脸上的徐徐微风,好不惬意。

顾三看着躺在外面一脸享受的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放下书,走到男人的身边道“竹席脏了,自己去洗。”

牧萧云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咧着嘴笑道“自然!自然!”

顾三看着他良久,又长叹了一口气。

萧云风心里暗自吐槽,这人怎么这么爱叹气?

他又躺回竹席上,对着顾三的背影说“顾三兄,你这地方真是一个清静休闲的好地方,要不然我在你旁边建个屋子,同你一起隐居在这深林可好?夜晚你我二人可以对月当歌,把酒言欢,也是很惬意啊!”

萧云风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这句话却如同石头投入水中一样,dàng起了点点涟漪。

顾三转过身来,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他藏在布条下的嘴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全归为寂静。

萧云风将视线收了回来,看着蔚蓝的天空,叹了一口气,口中吟诵道“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

他偏过头来,看着站在木屋里读书的顾三兄,心头不禁浮现一首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顾三兄独自一人隐居在这等幽静的地方,却不知心里又是何等的孤寂。。。。。”

萧云风直躺到太阳打了吨,从西边缓缓的落下,他才伸了个懒腰,回到了屋去。

他进到屋里,见顾三兄仍然捧着书本看得津津有味,便凑过去说“顾三兄,在看什么?”

“太公六韬。”

萧云风惊讶的看着顾三,道“没想到顾三兄身居密林,却有着远大的志向?”

顾三哼笑一声,笑意中满是对自己的嘲讽“再有志向又如何。”

萧云风揽住顾三的肩膀,安慰道“顾三兄,人生长不过百年,过一天就少一天,既然不能帅兵领将,驰骋沙场,在这听听虫鸣鸟叫,赏月观花,安安心心的过每一天,不也挺好的吗?”

顾三想推开他的手停在了空中,他看着萧云风片刻,随机发自内心的大笑了起来,直惊的林中的鸟飞起。

萧云风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些天,他还头一次看到这位顾三兄透露出他的真性情,趁着这个机会,他终于问出了这些天憋在自己心中的疑惑。

“顾三兄,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何在这深林之中你还要在脸上缠上这布条,莫不是要防我?”

上一篇:小书童下一篇:暮朝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