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朝+番外

作者:半暝半昧 阅读记录

《暮朝》作者:半暝半昧

文案

忠犬怂攻X美人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此行不知结局,祝顺利。”年轻领袖扶着傅应临的肩膀,脸上表情略凝重。

逢腊月,天上下着雪,细碎的雪花片落在傅应临大氅的黑色毛领子上,呼出的热气呵在细软的绒毛,化出一片水雾。

“雪大,早些回去。”傅应临摆手让领袖回去,他若再不回去,自己真要被这大雪冻死了。

“保重。”一步三回头,雪已经在傅应临的帽子上积了薄薄一片,冬天的帽子厚,雪水一时还渗不进来。

那领袖临进屋还在门口张望,傅应临又摆摆手,等着那扇门完全关上,动作迅速的蹿上车。

车里暖气很足,摘了帽子抖掉大氅上的雪水,水星子溅上身子单薄的里衣,晕开一团小小的水渍。

“爷,咱现在就走吗?”前头开车的驾驶员透过后视镜看傅应临那láng狈样,用力压着上扬的嘴角,但说话的颤抖却怎么也藏不住。

傅应临一个挥手就把那被雪水浸湿的帽子丢向驾驶位,正中准心。

“哎呦。”帽子一沾脑袋,那水就染了头发,冰的驾驶员一阵激灵。

“你们家领袖就是爱操心。”傅应临拿过新的大氅,没好气的抖开披上。

“您可以打伞啊。”在旁边伺候的年二递完大氅递热水,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损傅应临一句。

“人家都没打伞,我撑个像什么话。”傅应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十分烦躁的朝驾驶位吼:“走。”

gān儿子留学回来,做gān爹的自然是高兴,杨勤宗亲自操办接风宴,用的是那轩福楼的厨子,请的是长沙最会唱戏的淮嗔。

长沙上至高管名贵,下至商人黑帮,通通有请,打定主意要为gān儿子通人脉。

“此行可有收获?”老爷子裹着虎皮大衣,褐色皮肤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晾着手中茶盏。

年轻,总有个冲动的时候,杨勤宗身上那件虎皮大衣就是证明,一个人单挑松岭上的老虎,赢是赢了,丢了半条命,那英俊的脸也毁了,下人在山上找了三天三夜才捡回来。

“收获甚多。”傅应临目光一直锁在台上那红衣人儿,口不对心的答着。

红戏服,白水袖,一抖,凭着巧劲绕上手腕,红色的戏服衣摆转成一朵花,身上大大小小的佩环应和着鼓点凛凛作响。

浓浓的妆面都掩盖不了唱戏人那好看眉眼散发出来的冷傲,可望不可及。

杨勤宗顺着傅应临的目光向台上看去,慢悠悠的道:“看上了?”

“没有。”傅应临回过神,捂住嘴咳嗽两声欲盖弥彰的掩饰。

来时领袖同他说过:“等到了长沙会有人接应你,唱戏的,化名淮嗔。”

这接应的长的真好看,那高傲小脸,那清亮嗓儿,要是压在chuáng上狠狠□他,高岭之花是不是也有另外一种模样?

傅应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有些手抖的端起茶杯浅抿一口。

这般失态杨勤宗看在眼里,冷冷哼声。

“将军,这你可就怪不得小将军了,淮嗔的姿色那全长沙就没有几个不惦记的,只是没人敢下手啊。”

随着傅应临他们坐在一处的还有杨勤宗的亲信沈良生,及几个傅应临不认识的军座什么的。

沈良生话说的谁都心知肚明,不是不下手,只是不敢,那戏子能耐着,依仗人脉做起消息买卖,手里抓的把柄多了去,动他只怕第二天祖宗十八代都给挖出来。

其它人忌惮杨勤宗可不,只是年纪大了不爱管事,这回招傅应临回来就是想他继承大业。

戏子也聪明,没有翻出什么大风大làng,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恨归狠,还要依仗他的情报。傅应临听出沈良生话里的觊觎,不想听他谈论,举起茶杯对他:“初来乍到,以后还要靠副官多多关照。”

话没说完被打断,看在是小将军,沈良生面上变了变,举起酒杯:“关照不敢,沈某还要求小将军多照顾呢。”

一杯茶饮尽,杨勤宗带着傅应临一桌一桌敬酒,一场下来饶是酒量再好傅应临也晕的不行,脸色通红。

派小厮扶人回房里时杨勤宗轻飘飘一句话落进傅应临耳朵里:“既然喜欢,晚上就送到你房里,第一天随性些,日后再做这档子痴事,教你挨板子不可。”

说罢,退场。

傅应临晃晃脑袋,想要摇散脑子里的浑浑噩噩,没成,人还险些不稳,三四个小厮才架住:“谢谢gān爹。”

戏子还穿着末场的戏服脸上带着残妆,笔直站在门口。

傅应临眼中已经恢复清明,倒了杯水招呼淮嗔坐下。

上一篇:入骨相思知不知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