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娇宠日常

作者:渊爻 阅读记录

《摄政王妃娇宠日常》作者:渊爻

文案:

薛嘉禾十五岁那年被从小山村接到了皇宫,才知道自己是皇帝流落在外的私生女,白捡了个便宜爹和亲弟弟。

结果半年后皇帝就驾崩了。

薛嘉禾捧着先帝连下的三道遗诏,一道一道地看过去。

第一道,立八岁的太子为新帝。

第二道,封异姓王容决为摄政王,辅佐新帝亲政。

第三道,将绥靖长公主薛嘉禾许配摄政王为王妃,择良辰吉日完婚。

她看看遗诏,看看懵懂的幼帝,再看看面前冷冰冰的男人,一闭眼一咬牙:嫁了!

*

朝堂民间,无人不知绥靖长公主的封号由何而来:她是先帝放在摄政王身边,安抚他莫要造反、安心辅政的一枚棋子;野心勃勃的摄政王则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而某日早朝,文武百官齐齐参拜,唯有摄政王迟迟不出现。

幼帝摆摆手,“摄政王昨晚被皇姐罚跪了一宿,今日不来早朝了。”

百官:……长公主威武。

*

注意事项:

1. 追妻火葬场。

2. 架空空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嘉禾,容决

作品简评:

男主是宠妻成瘾的摄政王,女主是流落在外的长公主。全文围绕追妻为主题,两人一路从误会走到甜宠,互相解开彼此的心结靠近彼此。行文欢快轻松,节奏明快,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第1章

七岁那年,薛嘉禾在村里的小溪旁捡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将军。

她已经记不太清那一年发生的事情,但小将军满是血污的脸上那双láng一样雪亮的眼睛,她始终忘不掉。

她恍惚记得,少年对自己极狠,醒来后咬着树枝眼也不眨地将自己的大腿割开,把刺在肉里的箭头挖了出来,好似那是别人的皮肉似的。

薛嘉禾只有在一旁给他擦血递水这点用处,又在他养伤的几天里将他藏好,偷偷送了些吃的去,仅此而已。

她还记得,向来寡言少语的小将军突然消失的前一天主动问了她一句话。

他问,“你有什么愿望吗?我帮你实现。”

薛嘉禾认真思索了会儿,觉得自己虽然出身普通农家,但也不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不好。母亲走得早,但乡亲们照顾她,用百家饭将她养大,实在也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

最后她想到了前几天刚刚成亲的邻家姐姐,灵光一闪,拍手道,“我想要嫁人成亲。”

小将军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

“你是男孩子,不能嫁人。”他顿了顿,又说,“否则,我可以直接娶了你,倒是个替你实现愿望的法子。”

薛嘉禾恍然大悟:对哦,自从娘亲走后,她就图方便将自己一直打扮成了男孩儿的模样,省得隔壁村、隔壁的隔壁村乃至于县里的男孩子们都特地跑来围着她看,还不知为何为了她大打出手。

可这再往后的对话,薛嘉禾就全忘记了。她只记得,这段对话的第二日,她再去到那个小山dòng时,伤势愈合大半的小将军已经不知所踪。

后来薛嘉禾到底还是嫁人了,以长公主的尊贵身份、嫁的还是当朝一人之下的摄政王。

只是大约每个人成亲时都不一样,比如薛嘉禾就是孤零零一个人拜的堂,届时摄政王已经在去往边关打仗的路上了。

薛嘉禾只见过这位摄政王一次,那是在先帝驾崩前托孤之时。

那时薛嘉禾手里捧着皇帝贴身大太监送到她手中的诏书,低眉顺目地跪在皇帝的chuáng前,无视了面前神情冰冷的男人刺来的审视目光。

“打开吧。”躺在chuáng上的皇帝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里仿佛都带着沉沉的暮气,听了便让人从骨缝里冒出寒意来。

薛嘉禾一句话一个动作,缓缓展开手中沉甸甸的浅huáng色手诏,这是皇帝的遗诏,殿外跪着文武百官,內侍排成一串,只等着大太监将遗诏中的每一句话传到殿外广场上所有人的耳中。

到了那时,遗诏中的而每一句话就都是铁板上钉钉,再也无法更改的了。

而现在,殿中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薛嘉禾的手上,好像她手中捧着的不是遗诏,而是江山社稷的未来一般。

……确实,也相差无几。

皇帝后宫中嫔妃寥寥无几,子嗣更是单薄,活着的只一个才八岁的亲儿子,薛嘉禾还是半年前好不容易从山沟沟里找回来的私生女。

帝位自然是唯一这位皇子的,可这新帝的位置能不能坐得稳,却不好说。

原因就是殿中除了皇帝之外还站着的那个人——容决。

薛嘉禾顶着容决的视线,硬着头皮将目光落在了遗诏之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