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番外

作者:紫微流年 阅读记录

┏━━━━━━━━━━━━━━━━━━━━┓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一寸相思》作者:紫微流年

文案:

左卿辞不露声色,“与我在一起很难受?”

“你很好。”她的话语略停了一瞬,“可在你身边,我永远是个贱人。”

他没有再说,一掀锦衾将她裹了进去。

--------------------------表示男主是个流氓不用怀疑的分割线-------------------------------

文艺版:

一个是妙手飞贼,正教弃徒,大道千条偏直行的愚者;一个是候府公子,风华无双,任性凉薄无羁束的恶魔;一卷山河图,开启一段因缘邂逅。

若是相思惟一寸,谁量曲中情短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卿辞,苏云落 ┃ 配角:殷长歌,沈曼青,苏璇 ┃ 其它:一寸相思

第1章 停云榭

金陵八月暑气未消,蝉声正噪。

长街上人来人往,玄武湖畔垂荫深浓,离湖岸数丈之遥是金陵最负胜名的的停云水榭。这幢酒榭建得jīng巧,斗拱飞檐落于数根深植湖中的巨木之上,坐于湖中却离水而踞,全凭轻舟迎客往来,远望去犹如落于云水之间,尽揽湖光水色,四时风雅无边。

这本是金陵赏景一等一的去处,自落成之日即宾客盈门,歌乐不休,今日水榭依然喧笑如常,gān瘦的说书先生堂木一摆,正到兴起。

“本朝开国时便有定国三候之谓,指的正是靖安候、威宁候、昭平候。这三位均是武候,以军功起家,世袭爵禄。其中威宁候长驻金陵,昭平候因祸被削,能领军靖边的唯有靖安候。这位左候爷用兵如神,杀伐狠决,有左天láng之称,曾以三千兵马破蛮族六万大军,令蛮人流血飘橹,兵溃如山,十余年不敢纵兵劫掠,边塞百姓无不感恩。”

靖安候勇悍之名已久,在朝在野甚得人望,说书先生讲得锵铿有力,茶客听得也是心驰神往,突然他胡须一翘,话语忽转:“不过今日所说一事,却是一件新鲜事,靖安候的长子失踪多年,突然归来。”

茶客纷纷jiāo头结耳,有年轻不解事的问道:“长子?靖安候府现下只有一位公子与一位小姐,何以又来一位?”

说书先生得意的抚须:“这桩秘辛说来话长,也难怪各位不知端倪。”

茶客兴致大起,叫嚷着要细说,钱币叮当如雨飞落案上,说书先生吊足了胃口,这才从头说起来。

“左候早年入营未袭爵之时,一次逢边关罗幕人来袭,两军在夜啼山jiāo战,众寡悬殊,左候身受重伤又逢沙bào,失途于荒野,人人只道已无生理。谁料候爷福大命大,率残部潜伏于戈壁荒漠之上,数月后以奇袭大败罗幕人,此事诸位应该都曾有听闻。”

底下的茶客叫好:“不错,我听闻候爷斩了上千人头,杀得罗幕人奔逃千里。”

“候爷在那时偶然邂逅了一位红颜美人,在边塞诞下一子。几年后老候爷病逝,圣上诏旨袭了爵位,又赐婚安华公主。候爷重情,将相伴多年的红颜也迎入了府中,可惜美人薄命,不多久在生女时难产而亡。”说书人啧啧叹道,不无惋惜,“她留下的左小姐后来被送入宫中教养,而长子或许是福薄,体弱多病染了咯血痨,公主费尽心思延请名医,不知怎的一天夜里竟被人掳走了。那时左候在边关征战,无暇归来,京兆府寻了数年始终不得,案子虚悬至今。”

茶客中有年长的听过一些传闻,年轻的多是首度知晓,咋舌道,“谁人如此大胆,敢劫掳候爷唯一的血脉,听闻候爷夫妻不睦,难道就是因此而生隙?被过继的那位倒是走了鸿运。”

说书人拈须别具意味的讪笑:“可不正是,公主后来一直无所出,便从宗族里挑了一位过继,总不能让左候就此断了香火。过继的那位公子也十分知礼,勤修武艺弓马jīng熟,行事又端方,颇得世家赞誉。公主数年前染了怪疾不良于行,他早晚问安,侍奉如亲母,确实也对得起这一番造化。”

茶客中有人哗笑,“那又如何,而今候爷的亲子突然冒出来,继子可是尴尬得紧。”

另一人驳道,“亲子不过是庶出,又失踪多年,谁知品性怎样。安华公主为圣上亲妹,身份何等高贵,若她坚持让继子袭爵,只怕候爷也未必能逆。”

底下乱哄哄的jiāo头结耳,有人支持继子,有人支持候爷亲子,一时各有道理,争得脸红耳赤,说书先生胸有成竹的喝茶,待议论低下去才又开口,“这确也是两难,公主爱重从小养在身边的继子,可候爷必然更看重自家血脉。听说那位长子是被世外高人带去医病了,如今病愈回返,犹如遗珠复得,岂有不喜,只可惜此子不曾习武,长成后弱质彬彬,全无候爷勇武之风。”

紫微流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