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春上春(又名:欢杀)

作者:彼岸萧声莫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青楼chūn上chūn(又名欢杀)  作者:彼岸萧声莫

第 1 章

演员表:

老鸨--萧

花魁:情愫,沁月

头牌:小红

丫鬟:梦儿

guī奴:百斤龙

账房:龙舞

跑堂的:小曲,小渊

娈童:小白

厨师:妖妖

琴师:宁宁,清雅

画师:老路

早餐店老板:卖饭团的---无真名出现,本色演出。

杀人不见血人见人怕的打手:冷

败家公子哥:寒武,明无尘

小乞丐:野猫儿

算命:越

翻译:胡蝶--虽然俺不知道在古代要翻译作什么?

书生:子墨

刺客:四十

【演员报名表列在这里但是未必都会出现,我看剧情加进去,谢谢大家的帮忙!(*^__^*) ……】

1.这里不过是一个jì院

人老了的时候就是喜欢说那么多想当年。

我端起架子说了句想当年,桃红柳绿莺莺燕燕便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去你老妈的想当年,什么时候发工资,说,一句话。”平日里总爱拿把琵琶装情调的人如今堪比罗刹。一把菜刀对着我的如花似玉的脸,上面还是锈迹斑斑,刀口缺了三四个口。

“对啊,我可是三个月没收到工资了,胭脂水粉也已经见了底,你可叫我怎么办才好啊!”这还叫没胭脂水粉,你嘴巴都涂抹成血盆大口了好不好?!

“人家的月事又来了,妈妈,你说怎么办才好?”月事……我怎么记得你前两天刚来过?

四位姑娘长的如花似玉,腰骨子细软,见着了大爷恨不得化成一滩水,眼角含chūn,嘴角带蜜,咬着丁香小舌轻柔柔的道一句:“爷,可想死奴家了。”

那声音,就跟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抚着你的心脏一样,让你恨不得把说着话的女人搂进怀里,含进嘴巴里,疼个彻底。

前提是那位爷要腰缠万贯,要出手大方,虽然不想来的每一位爷都是一掷千金的好郎君,至少,一匹红绫当了还能换十两金子。

那时候的她们可真称得上美人,而今一个个蓬头垢面满脸横肉怒目竖发,把这好端端的小脸蛋给毁了。

我掩着胸口,心疼着:“女儿们,妈妈告诉你们多少回了,形象!要这时候哪位有钱的大爷过来,见着你们这些样子,还不马上跑了,谁该敢到这暖玉温香楼里来。”

她们这才注意到形象问题,桃红揉了一把脸,沾了唇上的胭脂在手心涂抹开往脸上擦,弄出些红晕来,柳绿放下手里生锈的菜刀,纤纤素手捏着一缕青丝,低眉垂首。

“这就对了,没事谈什么钱啊,伤感情不是。”我喝了一口茶,顿时泪流满面,楼里真的穷得连火也烧不起来了,茶叶也没了,就……就抓了一把树叶放里头?

泪眼阑珊中,我见身边的丫头小花点了点头,说:“回妈妈,是的。”

这句话说完,我的血压立刻升高,这是什么样的悲凉场景啊。

想当年……

几位女儿以冷眼相对,怒目而视,道:“狗屁的当年。”

而今……我环顾四周。

几个月前,一名叫和谐的大人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先烧到了青楼,一纸令下,整顿民风,青楼范围内一百米内建了一堵墙,除了有些个胆子大的爬墙进来,其余的都回去抱老婆,没老婆的就自己解决,日复一日,青楼再无生意,自此以后青楼满座胜景不再。

门前冷落车马稀。

这椅子,怕是缺了一个角了吧,怎么就草草的用砖头垫上去了,怎么说拿绳子绑一下,看起来多伤眼睛。

回妈妈,绳子要三个铜板,我们没钱了。

你看外头的大红灯笼,都剩下一个骨架了,就不能换一对么?

回妈妈,一个灯笼十个铜板,我们没钱了。

这……这……你们居然在让小jī在青楼里到处走!

回妈妈,这是李大厨养的jī,准备给我们过年时候吃的。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七八天大的小huángjī摇摆着屁股从我面前走过,末了还唧唧得叫了两声,再摇摇晃晃得走开。

我腿一软,倒在桌子上,抬起左手,手在颤抖,抖的剧烈,把我都给抖花了。

我指向guī奴,问:“我……们……还有……多少钱?”

手抖的太剧烈,一连指了十几个人,他们反应一致,皆是摇头,异口同声说:“回妈妈,就省九十九个铜板。”

“在哪里?”我掩着胸口,急切的问。

“妈妈,你的铜板在这里。”情愫捧着铜板快速跑过来。

悠着点!我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了。

情愫三寸金莲踩着小碎步跑的欢快,落在地上跟三月份荒原上qiáng壮的兔子一样轻盈。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