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的肋骨【第一部完结】+番外】

作者:彼岸萧声莫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夏娃的肋骨

窗外的雪缓缓飘落。

北京的第一场雪早了几天到,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会是不错的晴天。

窗户开着,外面的风带了几片雪花飘进来,雪花飘落到了地板上,屋子里的热气让它们很快融化,成了水珠子。

房间里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是丢在烟灰缸里的烟头,渐渐熄灭,随手丢在chuáng单上的手机开始作响,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呜呜的声响被掩饰住,它的主人没有听到。

手机响了好几次,熄灭过会儿又亮起。

打电话的人耐心十足,想跟着她耗时间。

不平静的一段时间后,它坚持不下去,放弃了无谓的努力,手机恢复平静以后,屋子里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柳夏年走下车,雪花从昏暗的头顶落下,她抬头看天空,路边昏huáng的路灯发出的光芒笼罩着她,白色的雪花在温暖的金色光芒中缓缓落下。

她把车子锁上,走进大门。

打开门,看见一只金色高跟鞋和黑色网状丝袜随意丢弃在她面前,脱下鞋子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冰箱门前的另外一只高跟鞋。

冰箱门开着,光自缝隙里流泻而出,屋子里的灯感应到人的温度而自动亮起,瞬间眼前的黑暗被驱散。

冰箱门上的磁贴夹着的提醒被人撕成粉碎,丢弃在地上,一块碎片上写着的日期是三天前的,柳夏年想起自己有三天没有回家,也不知道她来了多少天。

屋子一贯gān净没有太多尘埃和多余的东西,好像是随时准备着打仗撤离,警报一响转身就走。

她放下公文包,打开暖气,等着屋子的温度变暖。

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吃饭时间,外面下起了雪。

打开为沐未央准备的客房的房门,房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轻推开,里面没有光芒,烟味酒味随着冷风向她扑来。

脚步声被羊毛地毯吸收,脚步轻到与雪花落下没有什么区别,她看到开启的落地窗,凌乱却没有人的chuáng,也看到躺在地上蜷曲成一团的沐未央。

沐未央缩起身体的时候变得非常小,身上盖着秋天时候用的棉被,头发散落一地,脚边是喝光了的酒瓶子,拎包被她随手扔在chuáng上,里头的化妆品手机卫生棉条等一系列的东西都掉了出来,滚在chuáng单上。

柳夏年打开橱柜将冬天的厚棉被取出,小心翼翼盖在她身上,控制着力道,当作她还是醒着的,随时会醒来。

关上了门拉上窗帘,打开暖气,再小心翼翼的掩上门。光随着门的关上而离开这个房间,屋子里的人还睡着,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过。

沐未央张开眼睛,看见眼前一片昏暗,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从下午开始喝了点酒,疲劳的身体自然而然调整为休息状态,倒下就再没有起来过,自己躺在地板上睡着了,幸亏地毯买的高级,不至于难受。

她的身体缩成一团,身上盖着两层棉被,厚厚的棉被带着新鲜阳光的味道,想起柳夏年这个有洁癖的女人没准早早的就开始晒棉被。

窗帘闭合,她撩开窗帘一角,看到天色完全黑了。

展开身体的时候,脚边的酒瓶被踢到,残余的酒液流淌出来,酒jīng味道在屋子里蔓延,酒很快被地毯吸收gān净。

赤luǒ的身体从棉被里钻出来,走进浴室,靠着墙在上面摸索着开关,找到后打开,拉开门进去,里面已经准备好了gān净的衣服和浴巾。

空气里的饭菜香味开始蔓延,自厨房里传出来。

沐未央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饭菜上桌的时候,她用浴巾挤压自己的长发,吸收水分,走到客厅时候,柳夏年刚好端着碗筷出来。

柳夏年抬眼看了她一眼,为她放好碗筷,把她的饭端给她,然后坐上自己的位置,一起吃饭。

她们都习惯了沉默,无话可说又觉得说了也没意义。

沐未央不定期出现,然后突然消失。

柳夏年不会问她为什么来或是什么时候走。

吃完饭,路过柳夏年的书房,她在看书,桌子上堆着几本书,就足够把她的身体挡住。

柔软的短发刚没过耳朵,发色较淡,在台灯的光芒中浮动着一层金色。

沐未央在她书房门口停顿了脚步,看了她许久,再迈开脚步走向自己的屋子。

屋子里的酒瓶已经被收走,凌乱不堪的chuáng重新收拾平整,东西放进包中,放在桌子边。

沐未央跳上柔软的chuáng,躲进被子里,狠狠的做了一个好梦。

她梦见这场雪一直下一直下,把整座帝都整个世界都给淹没了,世界被冰封冻结,一切都如寒武纪时候一样保持千万年的永恒。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