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同人)【秋陈】归剑入鞘+番外

作者:西幽魔/修魔 阅读记录

《(择天记同人)【秋陈】归剑入鞘》作者:西幽魔

文案:偶然相遇联手重创魔君之后,秋山君和陈长生二人被黑袍bī入一方空间碎片之中,不得不携手前行,以求破境而出。

第一章

乌云丛中一道霹雳,世界下起了雨。

树荫下,两个青年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

“此雨有古怪。”

秋山君抬手探去,雨滴落在他的手掌上,发出“嘶嘶”的声响,化作几缕白烟袅袅升起,显然是具有腐蚀能力。若非秋山君引真元在手掌上包裹一层,此时湮灭的恐怕就不是雨水,而是他的血肉了。

“有些难办。”

他喃喃道,似是与同伴说道,又似是自言自语。

雨虽毒雨,却也远非不能解决的剧毒;二人虽伤,却也远非连点雨水都不能抵御的重伤。

秋山君烦恼的,并非是自己不知此雨的解决之法,恰恰是他再清楚不过最好的解决之法。

——轻轻一声叩响,陈长生打起了伞。

huáng纸伞。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两个人得打一把伞,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问题在于,这两个人是秋山君和陈长生,离山大师兄和国教教宗。

更糟糕的是,世人皆知,二人是情敌。

秋山君默默地看着陈长生,陈长生默默地看着秋山君。

牙疼。

然而后有魔族追兵,想矫情也没法儿矫情,何况他俩都不是矫情的人。心下轻叹,秋山君几步上前,主动消去了从进入这方世界起便刻意保持的距离,自然而然地接过陈长生手中的huáng纸伞。

伞下罩着两个人,并肩向密林的远方前去。从云端看过去,就像一颗飘忽不定的蘑菇。

伞,是一种很奇妙的物品。伞面,伞骨,伞柄,分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东西,撑起来,却可以将世界分成两半。

伞外的世界,伞内的世界。

就像此刻,伞外的树林中淅淅沥沥,陈长生和秋山君所在的伞内,气氛却是尴尬得无以复加。

相比一般的伞而言,huáng纸伞已算得上极大,然而就算是它,要完全笼罩住两个男人,也显得颇为困难。

更遑论这还是两个极力保持距离的男人。

但仔细追究的话,刻意保持距离的主要是秋山君,陈长生自从把伞柄jiāo出去之后便老老实实地维持着与伞的相对位置,基本没挪动过;倒是秋山君面色如常,身体却是能隔多开隔多开。身体离远了,握着伞的手却原地不动地将陈长生罩了个严严实实,看上去微有些滑稽。

不难理解,再是尴尬,徐有容也是陈长生的未婚妻;在这件事上,陈长生可谓是胜者。

虽然这个胜者仰慕情敌风度,对两人无法做朋友而稍稍感到遗憾,又有些微妙的愧疚;败者怀有同样的遗憾,但还有那么一些不服。

不是对着陈长生,而是对着永远看不清的爱情和命运。

“你肩膀露在外面了。”

陈长生转过头去,正好对上秋山君有意无意看过来的双眼,不知怎的心头一颤,qiáng作镇定地把伞往秋山君的方向推了推。秋山君任他动作,没说什么,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默契地同时偏过头去,看洒漫在这个世界的雨。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场雨一直下到了傍晚;也就是说,这种奇妙的相处模式也持续到了傍晚。

“这刺有毒。”

“好像是陷阱。”

“食人花。”

明明是互相示警,两人偏偏说得像是单口相声。唯一一次秋山君情急之下拽着陈长生的手往旁边避开,危机消除之后两人则是尴尬得身体都僵硬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再次偏过头去,两个脾气极好的人竟忍不住在心里对着黑袍破口大骂。

——把我和谁扔进来不好,怎么就偏偏是他!

眼看着夜晚即将降临,两人估摸着短时间内出不去,太赶也没用,gān脆找了个山dòng暂且避进去。秋山君抱了捆柴放地上,陈长生则从剑柄里拿出套新衣服递给他。秋山君接过道了声谢,转身换下湿透的衣袍。陈长生低头不看他,掏出一些gān粮和盛具准备造饭。结果才把火升起来手里的盆就被秋山君拿了过去。

“我来吧。”

秋山君平静道,陈长生这才忽然想起来,他的厨艺是极好的。

“哔剥、哔剥”

陈长生局促地坐着,一时无事可做,只好掏出本泛huáng的书来看。偏偏这本书他又早已烂熟于心,看了半天竟生了些烦躁之意。

真的是因此而烦躁吗?

不,不对。

陈长生闭上眼,明白烦躁不是来源于这本书已读过,而是他的心本来就不静。心不静,因为他的心思原本就不在书本。

既然心不在此,那么不看也罢。他修的是顺心意,哪里会不懂得这个道理。抬起头,隔着明亮的篝火,陈长生顺从自己的心意,开始看秋山君。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