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寥记

作者:僵尸嬷嬷 阅读记录

书名:清寥记

作者:僵尸嬷嬷

提示:非双处,洁癖仔仔勿入。

那年族里的七公过寿,搭戏台,摆酒宴,邀一众亲朋贵友与乡绅显宦赴会,宏煜也在。

开席时县官到了,那章知县是出了名的贪,隔三差五便想出各种名目索要好处,孩子们听长辈私下骂多了,对他很是厌恶。

觥筹jiāo盏,正要落座,意儿发现宏煜站在章知县背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出一只脚,搭住椅子往后一勾,霎时间人仰马翻。

这倒也罢,他偏还作出一副关切的样子,不紧不慢上前去扶,口中叹道:“哟,章老爷这是怎么了?”眉间笑意藏不住,轻蔑又得意,当真玩世不恭。

……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意儿;宏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下弦月挂在东边一角,月色正寂寥。意儿站在贡士队伍里,忽听见有人低声议论:“快看,大理寺少卿,赵庭梧。”

她转眼望见黑黢黢的夜色,官员们骑驴赶马,或乘轿步行,陆续汇集到午门外。各家的随从打了长柄灯笼,灯罩上贴有白纸,填着官职,以防值夜的巡卒盘查。

火烛潦草摇曳,赵庭梧从轿子里下来,头戴梁冠,身穿朝服,束带上悬挂牙牌和印绶,冷峻整肃的模样。他接过芴板,朝文武百官里去了。

未看清那轮廓,天太暗,chūn夜又冷,意儿打了个哈欠,两手揣进袖袍里,这会儿又听人说:“长公主的车辇到了。”

安平长公主,天子胞姐,位高权重,深受圣恩。

“听闻驸马爷方才带着朝服立在赵府门前,说是接公主上朝,却不肯进也不肯走,故意让好些人观望……”

“果真如此?不要体面了?”

“啥体面,瞧瞧赵大人和长公主,若无其事,谈笑自如,驸马却脸色铁青,有口难言,这便是皇家的体面。”

意儿慢悠悠地撇向那几个搬弄是非的试子,眼皮一翻,心下厌烦。来京数月,这桩私情听了数月,她腻了,说的人倒次次新鲜。

五更时分,皇城楼上的钟鼓敲响第三遍,掖门开,王公大臣与文武百官进入大内,三百贡士紧随其后。

天色由黑至深蓝,宫殿上覆盖的琉璃瓦在薄雾里一重一重显现。意儿初次进宫是三日前殿试,下着微雨,雾重,奉天殿灯火通明,皇家气象威严,令她很是振奋。不过接连着会试、殿试,今日有传胪,明日有宴席,再加上不久后的孔庙释褐及朝考馆选,实在疲惫。

“你们猜猜,今科鼎元究竟花落谁家?”人群里,宛州试子司徒嫣笑问。

“自然非俊伯兄莫属了。”平州试子杜康道:“本朝开科以来尚未有人连中三元,今日俊伯兄怕是要做这第一人了。”

司徒嫣忙笑:“未必吧,兵部尚书的千金蒋涵月,当年做童生时便拿了县府道三个第一,去年秋闱又是乡试解元,名震京师,论才情并不比范俊伯差多少。”

杜康莞尔不语,后边几位试子听完,jiāo头小声议论:“本朝恩准女子参加科举十数载,虽有近百人考中进士,可你瞧她们几时跻身过鼎甲之列?殿试考时务策,策题涉及治国之道、武备筹边、吏治政风、民生仓储,女子对当朝时政的见识终究不能与男子相比的……”

在列女子不约而同往后望去,冷冽的目光充满疑问:是谁在放屁?

那几人清咳两声,拂拂袖子,避开了这个问题。说话间,队伍已行至丹墀前,广场四周禁卫罗列,宫宇森严,钦天监择的吉时到了,内官挥舞长鞭,仪仗起乐,奏《飞龙引》,皇帝升殿。群臣行五拜三叩之礼,传胪大典开始,皇亲贵胄与文武百官陪立如仪。

贡士们站得远,瞧不见前头的动静,只听内官宣读制诰:“乾德十八年三月十五,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接着拆卷唱道:“一甲第一名,平川范俊伯——”

鸿胪寺官复又高声传唱两遍:“一甲第一名,平川范俊伯——”

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高瘦青年,经过尚书千金身旁略微停顿,接着由礼部堂官引至御前,拜谢殿上。

司徒嫣显然极为失望,低声嘟囔:“怎么不是蒋涵月?”。

意儿也相当懊恼:“怎么不是我?”

闻言,司徒嫣和杜康回头打量她,只觉得此人没有自知之明:“你会试考了一百三十三名,竟然妄想殿试能进鼎甲?”

意儿挑眉:“一百三十三名又如何?我敢担保,方才唱名,即便是苏仲扬,必然也期待唱到自己的名字呢。对吧苏兄?”

上一篇:浮世之下一篇:为妃三十年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