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归梦/驯养+番外

作者:林与珊 阅读记录

chūn归梦

作者:林与珊

文案

原名《驯养》,最终是一部茶楼里的故事。

讲的是京城小pào儿爷,如何千里寻回被他弄丢的竹马,驯在身边,养在身边的故事。

六年前,坐在胡同口下棋的老大爷笑眯眯地冲两个孩子打趣:“文祺啊,长大后嫁给你小肖哥哥好不好啊?”

“好!”文祺抱着肖谔的腰不撒手,红彤小脸蹭在他胸口,“说定了!”

六年后,肖谔望着茶楼旁边光秃的樱花树gān,轻启唇齿苦涩地呢喃道:“说定了。”

本文标签:和雅茶楼,茉莉高碎茶,戏曲,文玩儿珠宝,红眼雪貂,中缅边境,无量山,樱花谷,普洱茶田,四合院儿以及一顶鎏金凤冠。

“我既是你娘家人,也是你婆家人,我看着你出生,也会看着你老去。”

谔:正直的说话。

祺:吉祥,安康。

*说明:甜的部分在第二卷。地理位置有架空处理,相关知识都不严谨,如若有错,还请严厉指正!!

感恩你们能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谔,文祺(小北方) ┃ 配角:陆然,陆小昭 ┃ 其它:通篇胡扯。

第一章

正文001

前城门往东两公里,有条栅栏街,原名廊房四条。街上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有的图新鲜,有的为怀旧,常年热闹。

这里的商铺随时代变迁,改了又改,建了又建,如今已是一片现代化的装潢布局。只是无论这座城市怎样演变发展,无论街上的建筑怎样粉刷新修,那栋茶楼始终保持原有的风貌韵味伫立在街中一处,来往的人都会为它瞩目驻足。

阳光将金灿灿的琉璃瓦顶抚的莹亮,屋脊两端雕刻着一龙一凤,飞檐上盛的是“龙生九子”,檐儿尖上昂首的是只青铜貔貅。

木牌楼两侧高挂起红彤灯笼,一派喜气祥和,就快要过chūn节了。临街的两排小店早已关门,此时走在栅栏街里,隐约还能听见的声音,唯有茶楼中一把婉转悠长的亮堂嗓儿。

大门正中间的位置嵌有一块金丝楠木牌匾,“和雅”二字笔力遒劲,隶体,用金箔在其表面镀了厚厚的一层。

没一会儿,天色由白渐灰,厚重的乌云遮住淋在瓦顶上的光线,紧接着,冬雪便纷扬着飘落下来。

茶楼门口有六节大理石台阶,门槛略高,朝里推开镂空的门扇,一股浓郁茶香扑面而来。服务生的穿着打扮与宋代茶馆里的堂倌相似,唯一不同,是手上拿的长巾换成了方巾。

前厅布局简单,正面是通往二层的楼梯,左手有一扇两开的木门,由此步入正厅,视野轰然开阔。

暖色灯光铺满整堂,一座半人高的舞台入眼,台上的一胖一瘦正说着相声,听的方桌旁木椅凳上的客人皆是捧腹大笑。一段结束,再来两句戏曲儿,掌声落下后,又响起零星磕瓜子掰花生的声音。

清澈茶水从铜壶嘴尖儿冒出,离的近些,茉莉味儿更香更浓。

说相声的扛起话筒杆儿慢悠悠晃去后台,与几名身着粉缎、抹满胭脂水粉的女人擦肩。背景布换成怡情的风花雪月图,女人们提着灯笼踮起脚,启齿便似鹂雀啼声那般轻盈空灵。

一抛衣袖,遮掩半面,细长的眉眼里满是jīng粹的明光,她们的视线偶尔扫过面前的茶客,偶尔落在二楼那位,手臂搭放在栏杆外,弓背站立的男人身上。

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穿着与茶楼风格极为不衬,黑色棒球服上绣着一条金色盘龙,下/身一条深灰色宽松哈伦裤,紧缩的裤脚收进棕色的高帮马丁靴里。

一头青渣,两侧带杠,双颊线条锋利。左手腕上是一串种水极佳的木那翡翠珠,五角硬币直径,有着润和的胶感,悬空垂下的右手指尖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青缕浮升,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

那一双深渊似的眸子黯淡无神,瞳孔不聚焦,长睫懒散的耷拉着,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生气。

右边木梯传来板鞋“哒哒”的踩踏声,一名面孔稚嫩的服务生扶正戴在头顶的棉麻帽,凑到男人跟前,附耳道:“小肖爷,方警官来了。”

肖谔听罢依然没有动静,半晌过去,才缓慢立直身子,用指腹碾灭烟头,一步是一步的往楼梯口走。

方铭礼没有落座,身上也没穿警服,灰色的羽绒背心裹着宽硕的肩膀,手里盘着两颗沟壑分明的“闷尖狮子头”。见到肖谔,神色顿时变得温煦和宛,赶忙上前拍两下他的后背,笑着说:“见到你方叔怎么还这么愁眉苦脸的。”

肖谔双手插兜,高方铭礼半个脑袋,视线放低落地,他缓缓开口礼貌的叫了声“方叔”。

上一篇:一觉醒来我怀孕了下一篇:危险情歌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