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小公主+番外

作者:白薇薇 阅读记录

 小说下载尽在http://www.25645.com---256小说【苏飞】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王同人——小公主

 作者:白薇薇

 第 1 章

 白夜雪,二十一岁,当今国际最被看好的花样滑冰选手,已经多次在国际比赛中为中国赢回了金牌。在中国人的眼里,我是一个为中华民族争得荣耀的女英雄,而今年全世界锦标赛却是我的最后一次比赛,只因为我只是一个被家族利用的棋子,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白夜雪闭上黑亮的水眸,昨天的短节目(Short Program)获得了第一,而今天的自由滑(Free skating)是我的最后一次比赛了,为了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我一定会赢,也一定要赢。因为我已经没有输得资本了,没有人会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了,为我唯一能感到自由的方式,我想以最好的状态在冰上对自己告别,对这个唯一让我感到活着的运动告别了。

 白夜雪深吸一口气,以最优美的姿势走进冰场,在冰场上随意地滑行进行赛前热身,动作却依然优美无暇,最后的3分50秒,我最后的自由滑(Free skating),我最后的自由。

 随着背景音乐的响起,白夜雪带着不惹尘世的绝美笑容滑进了冰的世界。绝望、悲伤、无奈、不舍、坚qiáng、勇往直前,不知未来的钢琴曲在整个赛场轻泄飞扬、舞动,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而冰上的白色身影则牵动着每一个人的视线,这首曲子来自贝多芬十分出名的大成之作——《命运jiāo响曲》。这是一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论、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命运在敲门,白夜雪可以感受到那一声一声的敲击刺痛了自己的心,因为自己的命运早已注定,胜利只能停留在这里。

 在音乐响起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悲凉,而一个白色的完美身影此时随着乐曲用自己的肢体轻柔、飘逸地讲述着这个世界的不公、愤怒和不甘,美丽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忧郁,可是她的身体周围却弥漫着永不放弃的坚qiáng。阿拉贝斯滑行的姿势在冰上滑行是一种很优美的动作,而白夜雪也完美地展现了阿拉贝斯滑行的优美,接着几个简单的华尔滋跳(也称3字跳),一周跳,和简单轻快的旋转演译着自己被压抑的jīng神,想释放自己的渴望。随着变得轻快音乐,白夜雪此时的舞蹈椹称完美,她的身体仿佛在说话,将所有的情绪表达的淋漓尽致。

 白夜雪多希望时间在这一刻为自己而停留,不再离去。轻轻地闭上双眼,黑暗中似乎还能看到那群冷酷的人,耳边还能听到那些冰冷无情的声音。

 在音乐进入高cháo的那一刹那,只见那一道绝美的身影一个快速的转身,双手环胸,高高地跃起, 4Axel(阿克谢尔4周跳 )完美落下,接转4Salchow(沙霍夫4周跳),在接转4Toe loop(点冰路卜4周跳),雪白的裙摆在空中化下一个美丽的弧形,白夜雪完美地完成了这个前所未有的高难度跳跃组合,这个组合世界上还没有人做到过这样的接连4周跳,而白夜雪就是这世界第一人。看着白夜雪的表演,场上的观众忘记了掌声和尖叫,他们只能屏住呼吸,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夜雪的每一个动作,因为白夜雪给世界的观众留下了qiáng烈的震憾。

 泪水不经意地从白夜雪的眼角滑落,散落在洁白的冰面上,白夜雪展开双臂,享受着属于冰雪世界的气息。几个绝美动人的舞姿之后,音乐也接近尾声了,乐章的主题是乐队以极大的音量全奏出辉煌而壮丽的凯歌,如长江大河、浩浩dàngdàng,表现了这一场与命运的斗争最终以光明彻底的胜利而告终。白夜雪完美地完成了一个燕式,接着一阵坐地旋转,最后以一个非常漂亮的弓箭步滑行,回到了最初的动作,为大家展现了最完美的自由滑,也为所有观众留下了一个永恒的回忆。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白夜雪眼角不断涌出的泪水及她眼里的绝望与悲伤,最后的自由滑是胜利了没错,可是我的命运却在这场胜利的同时以失败告终了。

 掌声、尖叫、鲜花、玩偶、不继地被抛进场内,让冰内的小冰童们忙了好久才将冰场收拾好,而白夜雪也应工作人员及观众们的要求下再三上场答谢,安抚众人过于激动和兴奋的心情。

 而白夜雪那jīng确、优美、无暇、完美的表演为接下的选手带来无比大的压力。因而,在白夜雪之后的选手都发挥失常,失去了水准。而白夜雪也不愧是冰上jīng灵,取得了短节目、自由滑双向第一,也为她的花样滑冰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20XX年X月X日,世界锦标赛女子单人滑冠军白夜雪宣布退出冰坛,这个被世界看好的女子这么年轻就退出,让所有爱好花样滑冰的人都觉得很可惜,但是白夜雪这个名字却成了冰坛的一个神话……

 两年后,白夜雪再次为人们带来了惊喜,她以一个全新的身份走进了众人的眼睛,成为众人心目中当仁不让的音乐jīng灵。

 白夜雪虽然也爱音乐,但与花样滑冰比起来,更爱在冰上飞舞、跳跃的感觉,更喜欢在冰上尽情跳舞,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是自由的、不被拘束的。而现在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让自己的手指尽情地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舞了。

 “雪儿,还有两个小时就到演出时间了,我们该出发了。”白夜雪的经纪人陈枫在一边轻声提醒。

 白夜雪从一边的沙发上起身,淡淡一笑。“走吧。”白夜雪说完向门外走去。

 陈枫看着白夜雪那透着沧桑、孤独、淡漠的纤细身影,心里有些不忍,作为雪儿的经纪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雪儿有多么喜爱花样滑冰,而只有在冰上的雪儿才是最耀眼的、最快乐的。现在的她一样耀眼,却让人总觉得少了什么,一样的微笑,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快乐与真心,仿佛只是一个人偶,任人操纵,雪儿的不快乐到底是谁的错?是身为音乐世家不断利用雪儿的白家人,还是没有反抗能力的雪儿自己呢?想着不禁轻轻叹息,迈步跟上白夜雪的脚步。

 出行并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顺利,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遇上了前所未有的jiāo通堵塞,几乎整条公路都瘫痪了,使得他们寸步难行。

 “阿枫,离演出时间还有多久?”白夜雪是一个守时的人,她不喜欢别人迟到,同样的她自己也不喜欢迟到,更不会觉得迟到是女人的专利,男女平等,男人不守,但是作为女人的她却会守,只因为没有人能让她的心起浮,或许曾经有过,只是现在不再存在了。

 陈枫看看时间,“只剩半个小时了。”堵了一个多小时,如果赶不上那可就不好了,而且雪儿一向不喜欢迟到。

 白夜雪打开车门下车,看来只能跑过去了,不然真得要迟到了。

 “雪儿,你要去哪里?”陈枫连忙下车,追上白夜雪。

 白夜雪一边走一边说:“这里离会场不远,如果跑过去,我想不需要二十分钟我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虽然离开了冰坛,白夜雪依然坚持晨起慢跑,来锻炼自己身体,也以此放松自己。

 陈枫看看手表,犹豫片刻,点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那好吧,雪儿,我们走吧。”

 白夜雪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短暂的暖意,我知道陈枫一定会陪在我身边的,这个我曾经jiāo过心的人。

 两人刚准备起步,忽然冲过来的人却一把抓住白夜雪,就在这时,白夜雪被来人当做了人质。

 继尔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群警察将他们全部包围了起来。

 拥挤的人群、嘈杂的声音、慌乱的场面、诡异的jiāo谈……到最后,只剩下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寂静。

 一声大吼,吓坏了所有的人,然后……只听见‘砰’的一声枪响,鲜红的血花在空中飞散,白夜雪雪白的衣服瞬间被染红,尖叫声顿时四起。

 “雪儿……”陈枫顾不得这些手拿枪支的人,冲过去抱住落地的白夜雪,神情已陷入了狂乱。“不,雪儿,求你,撑住……”

 白夜雪什么都听不到了,唯一的感觉就是疼,看着胸口不断涌出的血,白夜雪不觉得沉重,此刻自己有一种奇异的轻松感,终于解脱了,终于……。

白薇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