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缺功德(2)

只是手不敢乱动了,双脚还不死心的跟在了这个能看见自己的医生身后,一直到了huáng昏,医院楼下路灯亮起,走廊中也不复白天忙乱。

主任今天忙的不轻,每日的例行开会内容后,就直接宣布下班。

顾时临是新来的,办公室中的医生都对他不太熟悉,但也都有个面子情,见他进来收拾东西,也都纷纷和他打过招呼才走。

一直到值夜班的医生下楼吃饭,办公室空了,秦政还跟在不紧不慢收拾着东西的顾时临身后,只是与白天的jīng神不同,此时的他浑身都充满困意,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

脱下白大褂的男人穿上黑色风衣外套,打开窗看了看外面的天,“你还不回去?”

秦政好奇的带着困意凑到窗边探头去望这位能看到自己的医生在和谁说话。

顾时临简直不能相信这个生魂这么蠢。

他捏了捏眉心,“我在跟你说话。”

生魂夸张的转过身,一只手点着自己,满脸激动,就算是发不出声音,嘴巴也依旧开开合合的坚持说着话。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别扭极了,顾时临皱着眉,伸出手,收回了从秦政身上飘出来的点点黑末。

下一秒,秦政活力满满又充满期待的聒噪声音响起,“医生,为什么你可以看到我,你是不是大师……咦?我可以说话了!”

“闭嘴。”

“哦……”

见这生魂乖乖闭嘴了,顾时临神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只是眼中满是嫌弃,“顺着你来的方向,回到你的身体里去。”

秦政愣了,“我来的方向?我好像是从桔青大道那边来的,医生,我还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吗?那我岂不是没死?”

桔青大道,正是今天出了连环车祸的地方。

顾时临皱紧眉,“你的身体在那?你怎么过来的?”

“我手不是流血了吗?看见救护车停在那,想着蹭个车,就上去了,结果上去才发现,他们都看不见我,然后就来了……”

望着面前男人满脸写着‘天底下居然有如此蠢人’的神情,秦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近无声。

秦政此人平日里看着不着调,但每次遇见大事了心里都门清,不然也不能活的如此潇洒,本来以为自己死翘翘了还能自由放飞一下,现在知道还有得救,立刻对着顾时临小心翼翼露出一个谄媚的笑来。

讨好道,“医生……啊不!大师!我还能活对不对?求求你救救我,我还这么年轻,我是祖国的花朵,就这么死了真的太可惜了,求你救救我……”

顾时临瞥了一眼至少有25岁还舔着脸说自己是祖国花朵的秦政。

生魂离开躯体没问题,可离的这么远,现在想进去,也难了。

“没救了。”

“不要啊!!”

秦政愣了一秒,扑通一声跪下,抱着顾时临的大|腿开始哭,他也是接触过几位大师的,不管真假吧,一般都视金钱如粪土,救人只看想不想救和值不值得救。

那肯定得用感情攻势了!

当下哭道:“大师,我是个好人啊,我从出生那一年开始我妈就以我的名义捐款,一直到了今年还在捐,我供养上学的学生没有个千八百也有个四五百了,而且我这个人思想觉悟也非常高,平时还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给老爷爷捶捶腰什么的,上个礼拜,上个礼拜我还帮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女孩打报警电话了……”

“我……呃……”

正在声泪俱下哭着力图感动面前人的秦政头突然一阵剧痛,面上恍惚一瞬,不受控制的站起了身,向着外面走去。

顾时临丝毫不意外的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亮的月亮已经挂在了天上。

夜晚降临,生魂会感受到身体的召唤。

而这个时间段,生魂是没有意识的,只会一脸麻木的跟在自己的身体身边,或是进入身体,或是一直到彻底死亡。

总之,是绝不会发出什么聒噪声音的……

“大师,大师我身体怎么不听使唤啊大师,我的妈,这是要去哪啊,大师,救命啊!!”

穿着黑色风衣的医生猛地抬头,望向前方神情扭曲,脚步却在不停往前走的秦政。

他怎么会有意识。

不应该啊。

顾时临起身,长腿迈开,慢条斯理的走在了正不受控制往楼梯上走的秦政身边。

秦政简直喜极而泣,“大师,大师你改变主意了吗!!”

“不。”

顾时临托了托眼镜框,“我下班。”

秦政真的要哭了,他苦着脸,努力的哀求着,“我真的是个好人,您相信我啊,真的,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这个人特好!”

楼梯下两个年轻人匆忙忙大步往上走,其中一个戴帽子的叹了一声,“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怎么秦政这小子年纪轻轻就……”

糖中猫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