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又落到了前任手里

作者:风吹南山 阅读记录

《重生后又落到了前任手里》作者:风chuī南山

文案:弥弥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短暂的一生中充满了狗血,被休、被算计、被杀等等所有不幸,都是那个叫彭时的相公带来的。

弥弥醒来,祈祷上天千万不要让她遇到这个人。

可梦里的相公还是出现了,那个俊朗的男子笑着问她:“姑娘可是嫌弃在下?”

嫌弃,嫌弃地要死。

彭时却毫不在意,“弥弥,嫁给我。”

嫁你,小命都没了。

“嫁给我,我保你一生平安喜乐。”

天天欺负我、惹我生气,信你才怪!

(1)女主、男配重生

(2)非SC,男主大女主十岁,娶过妻子,介意勿看

(3)架空,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弥弥、彭时 ┃ 配角:翟銮等等若gān ┃ 其它:

第1章 冷淡

初冬,天气渐渐由凉转寒。一日,弥弥醒来,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听着外面呼啸的风,丝毫不想起chuáng。她伸手抓了抓透过窗纸照进来的金huáng色阳光,却瞥见了放在圆桌上那件未完成的淡蓝色长衫,皱着眉想了想,发觉今日就是彭时的生日。

弥弥猛然起身,迅速收拾妥当,便带着张妈去街上买了一堆新鲜的蔬菜,一条鲈鱼和两斤排骨。回家后,她先去厨房把鱼和排骨用葱、姜腌好,又回房去完成那件给彭时做的长衫。

“夫人,长公主派人送来帖子,邀您明日赴宴。”

弥弥低头看着张妈递过来的帖子,打开看了一眼,便将它扔到了桌上,继续低头缝制长衫。

她并不擅长针线活,缝制这件衣裳,手指头不知道被针扎了多少次,幸好终于赶在今天完成。

弥弥用牙将线咬断,抖了抖长衫,叠好放到枕头上。这是她彭时相识三年来给他做的第一件衣裳,虽然差qiáng人意,却包含了她对彭时满满的爱意,弥弥希望今晚两人的关系能有所缓和。

见天色暗下来,弥弥摇了摇酸痛的脖子,赶紧去厨房做饭。

清蒸鲈鱼、红烧排骨、大虾炒白菜、青椒炒蛋等等,六菜一汤,都是彭时平日里喜欢吃的。弥弥坐在饭桌旁,双手拖腮,双眼一直望着房门,急切地盼着彭时。

离她做好饭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可彭时依旧没有回家。弥弥听着外面传来打更声,发觉如今已经二更了,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门终于被打开,一股寒气从屋外袭来,弥弥打了个哆嗦。见彭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只是皱着眉望着她,她便起身上前两步走到他身前。结果一靠近,弥弥便闻道彭时身上传来的酒气和刺鼻的脂粉味,她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用力捶打着彭时的胸膛,尖声质问道:“你去哪儿鬼混了?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你说话!”

彭时一动不动地任由她打着,弥弥打累了,抬头狠狠地瞪着他,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谁知,彭时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没说一句话,转身关门离去。

弥弥的力气像被人抽走了,站都站不住,踉跄着倒退几步,跌落到凳子上,转身趴到桌子上痛哭起来。一滴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夺眶而出,打湿了她的衣袖。哭着哭着,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她用袖子胡乱擦gān眼泪,拿起筷子,随便夹起已经凉透了的菜,往嘴里塞。还未嚼完,又塞进一口,吃着吃着,又开始流眼泪。

吃到再也咽不下去,弥弥才放下筷子。她回到房中,看着枕头上放置的那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长衫,怒火更旺,从针线笸箩里拿出剪子,将长衫剪了个稀巴烂,才痛快了些。

本打算chuī了蜡烛睡觉,却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那张请帖。弥弥叹了口气,在圆桌旁坐下,将那张jīng致的请帖拿到手里,凑到鼻端,闻着上面散发的清幽梅香,心里却更加烦躁。

来京几个月,这种请帖她已经收到过好几次了,除了第一次是兴高采烈去之外,以后每次她都像是被刀架在脖子上赴刑场一般,参加地万般痛苦。

第一次,长公主可能是对她好奇,问了许多问题,她如实认真地回答,却不知为何,引得大厅里其他的官家小姐们时不时地用帕子捂嘴轻笑。没想到第二天,她去逛街的时候,就听到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彭状元娶了个乡野村妇、彭状元的妻子配不上他之类的话,虽是事实,可弥弥还是伤心。

她和彭时成亲,是因为一见钟情、两厢情愿,可外人就是觉得他们不般配,成亲前彭时母亲反对,成亲后,长公主三天两头想拆散他俩。

弥弥一到京城,就听闻长公主爱慕彭时六年之久的传言,她心里酸涩不是滋味。之后再去长公主府,无人肯搭理她,即使她不聪明,可以渐渐察觉出,长公主这是故意冷着她,给她难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