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尊玉贵

作者:雨掸霜叶 阅读记录

《金尊玉贵》作者:雨掸霜叶

文案:

新开小脑dòng:分手后我把渣攻囚禁了

欢迎来看

黎桑有个软软糯糯又乖又甜的童养媳,他每天最爱的,就是亲亲抱抱吸neinei

提前避下雷:

1.攻前边有点渣,他有妾室,去过青楼,不过和受上chuáng以后就没有了

2.童养媳这种东西三观不正哈,一切为了剧情需要

3.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第一章

湘城。

坐落于群山深处,与世隔绝,环绕一条碧绿色的蔚浔河,山外的人关于这座城的记忆只物化成三种东西,一是据说能包治百病的河水,二是能夜跑三千里的赤骥马,三是漫山遍野的玉矿。

湘城首富黎家,便坐拥着三样中的两样,传说他们养了数千匹赤骥马,雇着工人日复一日的挖着不知真假的玉矿,跟皇室做着生意。

而在与世隔绝的湘城,黎家最出名的,却不是他们数不清的财富以及传到山外的首富之名,而是黎家大少爷--黎桑,还有他的童养媳。

据说这黎大少爷十四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昏迷不醒,幸有云游道士路过此地,亲自查看了一番,才算治好了这突发的病症。

临走时,那道士向黎桑父母叮嘱:若想麟子一生安宁,必得让黎父一人亲自往城北走,找一个永泰年间八月十五日辰时三刻生人,向其求亲下聘。

黎父黎母自然无不听从,黎母在那道士走的当天便催着黎父去找那命定之人,以免夜长梦多。

黎父倒是也真的找到了,不过伴着欣喜而来的,却是为难。

因为他找到的,是个男孩儿。

那男孩儿与蔚浔河同名,不过八岁,模样虽好,却是父母早亡,靠着邻居的接济和乞讨,才勉qiáng活到今日。

黎父虽为难,却还是将人带了回去,想询问黎母的意见。

黎母为了自己儿子,哪里顾得上对方是个男孩子,自然是满口答应。

于是,黎桑十四岁时,就娶了八岁的小媳妇儿,还是个男的。

湘城历史上,也少有娶男媳妇的,两人算是因此在湘城出了名。

彼时黎桑大病已痊愈,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还没享受完少年郎打马花前过的肆意潇洒,就要被迫娶了这么个小媳妇儿,心中自是万般不愿的。

更何况,他还因这事,受了伙伴们的嘲笑,失了心仪少女的芳心。

黎桑心知一切都是那狗屁道士的错,可他还是忍不住地去怪罪这个八岁的小男孩。

往后的日子里,黎桑在家里,从不喊蔚浔的名字,也从不唤他夫人,只当他是个陌生人,即使他是黎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门的小妻子。

辗转十年过去,黎父黎母双双辞世,黎桑一人担起了偌大的家业,对这个小妻子更是不闻不问,下人从来都是瞧着主人脸色,对他也多有苛待。

虽然相公不喜欢不待见自己,蔚浔却还是从心底里依恋着这个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未曾同chuáng共枕过的枕边人。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年少有为,更何况,他为他教训过欺负他的下人。

只是这一点点的温暖,就足够让吃过很多苦头,自小颠沛流离的蔚浔记在心里,深深爱慕了。

他知道黎桑不喜欢他,所以不常出现在他面前,实在想得紧了,便偷偷去看他,只是看一小会儿,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日子本是一天天的平淡的过,蔚浔也从没想过去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他只要能留在黎桑身边就很开心了,可一切一切却在蔚浔十八岁那天改变了。

他不喜欢以前那个生日,就又悄悄给自己定了个,就在黎父带他进了黎家的那一日。

蔚浔每年都偷偷给自己过生辰,每到了那一天,他就会奖励自己喝一点酒,在去厨房偷两只jī腿来吃,按说年年都这么过,寻常人本该厌倦了的,可蔚浔不是,他每一年都在期待这一天,像是等着过什么重大的节日一般。

可今年生辰却分明有哪里不一样了。

蔚浔只吃了一个jī腿,喝了小半壶酒,还没上chuáng睡觉,脑子便昏昏沉沉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身上难受的很,又热又烦躁,这都深秋了。

蔚浔将外衣脱了,没盖被子,仅着单衣额上依旧冒着虚汗,他烦躁地翻了好几个身,不仅没把自己弄睡着,就连神智也越来越不清楚了。

蔚浔小时候吃了很大的苦,挨的打多了,脑子也有点不好使,虽称不上笨蛋,可在一些方面也实在有些不好使,有些死脑筋。

他身上难受的紧,脑子也混沌,想也不想便推开了房门,要去找自家相公。

他甚少生病,以往病了也有黎母怜惜他,给他请了大夫,可偏生前年黎母也去世了,他便努力让自己少生病,不给自家相公添麻烦。

上一篇:契若金兰下一篇:皇上有喜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