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顾曲流觞 阅读记录

作者:顾曲流觞

文案

罗王奋力挣开他,道:“原来,你一直的想法,就是这个?”

鬼伽南看在眼里竟然觉得有了一丝泄愤的快感,又道:“我做了冥帝,你就要全部都听我的,我要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

罗王用尽力气吼出一句:“你可知此事有多荒唐?!!”?

“……有违天理伦常……”

这种愤怒,就像从万恶的深渊里爬出来的仇恨,面前的这个人的血是冷的,那样的羞rǔ与嘲讽,现在竟然一脸无辜的说“我们认识吗?”此刻真是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折磨他,毁掉他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他生不如死……

千刀万剐?千刀万剐怎么够?这个人,得不到,就弄脏他,这样,就只会属于自己了!哪怕自己不想要了,也要撕碎他,毁了他,踩个稀烂。

血尽长夜,不过眼盲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灵异神怪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伽南,处尘 ┃ 配角:临羡鱼,老言,青泫,琉璃 ┃ 其它:

第 1 章

历代冥帝都在继任前,须访遍冥界河川,亲自体察著书一卷才能接任冥帝之位。冥界的山川众多,而冥水也绵延到了天际,用时几年,阎摩罗王才著书半卷。那天,老冥帝对他说:“小摩,你心念太多,若要掌管整个冥界,还需摒弃杂念,你且闭关修习梵术才能调其根本,去吧。”

一连多日,在这镜梵山上打坐,望着山下这一望无际的水色,阎摩罗王微微皱起了眉,略带青涩的脸上一幅少年老沉的模样。白衣被雨露沾湿,天空云层低矮,似要下起雨来。罗王起身整理着身上微润的衣衫,突然听到旁边的草丛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声。

是鸟shòu么?罗王循声看去,一角黑衣显现在草丛里。是个人?!罗王诧异,几步过去,见一黑衣少年匍伏在地上,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将那人翻身扶起,gān涸的血迹和着泥水糊住了一脸,身上破烂泥泞láng狈不堪,若不是还有些微的呼吸,怕都要认为这是具死尸了。罗王看了看,小心的用白衣擦去那人脸上的血迹泥水,一张稚气却又不羁的脸露了出来,只是眉头紧锁,眼睑上一片乌青。

“好看是好看,可惜好像眼睛坏了?”罗王叹道,扶起那人准备起身,“铮”的一声,从那人身上掉下一把兵器,罗王低头看去,是把红色长刀,虽然也沾满血迹,但刀的纹饰华丽,泛着隐隐流光。

罗王皱眉,这刀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不及多想,便把长刀收入手中。

镜梵山,山腰一处木屋,除了极简单的陈设,便是大摞的经书典籍,连chuáng头也堆满了。罗王小心地把那黑衣少年扶上chuáng,打了水来擦洗,伤口上药包扎。

“真是可怜,好好的一个人,眼睛坏了,骨头还断了几根,什么深仇大恨,弄得这么惨?”罗王怜悯地看着他,摇摇头,又开始翻阅着手上书卷。

几日,如果不是chuáng上的人的呼吸越来越平缓有力,罗王怕都要认为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已经死了。修习梵术,要的就是清静,自己一个人惯了,多了一个人出来,总是会去看他怎样了,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

“咳……”第五日,终于那人出声:“水……”

罗王扶起那人靠在chuáng头,递上水,细细看他把一碗水都喝完,道:“这么重的伤,这么快就醒了,恢复得很快。”

那人听到有人说话,像是要找到声源一样往这边看来,徒劳一阵,失声道:“我的眼睛?!”说着伸手扯着蒙着双眼的布条。罗王一把拉住他:“你的眼睛只是伤了,还有救,只是需要再休养些时日。”

闻言,那人感激道:“多谢相救。”

罗王整理好他眼上的布条:“举手之劳。”便又回到桌案旁翻看书卷。

那人沉默了一阵,像有些好奇:“你怎么不问我怎么受伤的?”

罗王看着书卷眼睛都没移开,随口道:“你想说自然会与我说,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给别人听的时候,你想说了,我来听。”

chuáng上那人笑了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罗王顿了顿,刚翻到书卷“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便答道:“处尘,你呢?”

chuáng上那人笑道:“伽南。”

***

睡梦中,听到几声痛苦的闷哼,罗王伏在案上,睁开眼睛看向chuáng上的人,那少年全身都在微微发抖,牙关紧咬像是隐忍着什么,罗王起身坐在chuáng头,那人已经汗湿了衣背,做梦吗?罗王拍拍他,那少年仍不见醒,不由出声叫道:“伽南!伽南!”

伽南仿佛置身于一个血色的泥沼中,眼前一个个的人影狰狞可怖:“你这个败类!”“竟然杀了自己的师父!还屠了整个师门!”“还我命来!”“罪大恶极应受业火之刑!”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