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云覆雨(出书版)

作者:闪灵 阅读记录

《翻云覆雨(出书版)》作者:闪灵

上部

“余飞也好,萧红屿也罢,云初都曾真心喜欢过你,这便够了……”

一个被逐出师门的无辜弟子,夏云初、

一个为主人著想的残酷护法,萧红屿;

两日的折磨,让夏云初恨绝萧红屿。

“只要你狠得下心对那萧红屿用这一招,一定杀得死他。”

左手的“漫天花雨”招狠剑绝──是他亲自传授,

但中了剑的萧红屿却仍笑意隐约:“这是承诺。”

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身旁的所有人、所有事──都是二十几年的骗局!

而他,何其无辜,却让所有的人利用,

够了,够了,曾经真心喜欢过,便够了……

下部

心有未甘的尧绿川、心念情人的萧红屿、心如止水的夏云初。

三人的纠葛牵动江湖动dàng、武林风雨。

“我一见你握著它,便想呕吐……”

“若我再醒时见你握著它,便砍了右手去……”

曾经,它是最痛苦的过去。

“大哥……雪山天寒,我这手时常作痛,你帮我暖著,好不好?”

“乱刀分尸也好,挫骨扬灰也罢,到死前最后一刻,你答应我都握著它不放……”

情知必死,它却是最坚定的情意。

“无论未来有什么不可知的变故,你都肯在我身边对我每天一笑?”

“只要大哥不嫌弃云初,云初虽从小不甚爱笑,却愿为大哥展眉。”

两教全力群攻,尧绿川心怀不轨,

约定,可还有实现的一天?

上部

第一章

睁开双目,夏云初有那么一瞬间不知身处何处。

满目的白茫茫一片,不是云雾遮眼,也没有帘幔重重,却是未曾有过的无法视物。

惊悸下不期然举手擦拭眼睛,右手手腕上传来的隐约疼痛和无力,唤醒了心底另一份认知。

——这右手,早在多日前被逐出师门赶下雪山时,筋脉已经断了。

可眼睛……昏迷前的记忆涌了出来,客栈里那微笑着端水进来的店小二劈面洒来的白色粉末,若是以前身手灵活时或许可以躲过。

可那时,已只能眼睁睁看着漫天白雾迷住了双眼,伴随着刺痛,然后……就是醒来此际的眼中苍茫。

不是漆黑一团,却是满目的白,和夜晚间接触过的暗色不同,却更加让人沭目惊心。

伸手摸索身边的chuáng铺,是硬凉的骇人。侧耳倾听四周,亦是寂静得仿佛回到了自幼长大的翠竹环绕的青山绿水间。

忽然的,他的心跳有点加速了,是回到了雪山中了吗?

这硬木的chuáng铺,这静得远离喧嚣的安宁……是吗?是吗??

是师父或是师兄弟他们救回了自己?

终于有人查出事情的真相——是的,他该相信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的。

热泪似乎便想有些夺眶而出,夏云初口中喃喃:“师父……师父!”

慢慢立起身,无意识地想摸索抓住些什么,chuáng头却是空空一片,连个小柜也无。离开chuáng沿远了一点,身子便再没了依靠和支撑,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犹豫,可想了想,仍是继续向正前方行去——门在哪里?找到了门,起码可以开门告诉别人自己已醒来了。

猛然间,身子撞上了一件事物,挺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无声息。

是人!

手筋已断,可内力仍在,可以他的耳力,醒来这么久,竟没发现屋中另有他人?

紧绷的神经忽然得到刺激,夏云初惊了一下,举手想去格开,可手,却淬不及防的被一只qiáng有力的手抓住了。

“醒了吗?我在边上看你很久了。”一个全然陌生的男子声音在他耳边突兀的响起,冷冷沉沉的,十分好听,却带着点如观好戏的波澜不惊。

自小习武的本能让夏云初在刹时手腕下沉,轻抖肩膀,想要卸去那只手带有明显敌意的锁拿,可随着右手脉门的一阵酸麻,对方的手一缠一反,竞已轻轻巧巧抢住了他双手变招的先机,牢牢地如鹰攒弱鸟般拙住他双手,随即在他右腕旧伤处恶劣一按,叫他痛得混身一颤,力气顿时散得如石沉大海。

“就算你右手没废,双目未盲,以你一个小小白雪派弃徒的身手也不敌我萧红屿的一根手指,何况此时此刻?”戏谵的口气中带着丝不耐的嘲讽。

双目未盲……夏云初身子一震,自己的眼睛真的已盲了?

不,不……他茫然的努力睁大了双眼,却不知此时自己失去焦距的眸子里,流出的是怎样一种无遮无拦的脆弱无依。

可那脆弱在短短的一刻问就褪了,他不再徒劳地试图挣开那人的掌握,沉住气,淡淡地道:“阁下何人?伤我双目,掳我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