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嫁不可

作者:茂谷柑 阅读记录

书名:非嫁不可

作者:茂谷柑

文案:

何怀秀不想嫁给宋毅,却不得不嫁;

宋毅不想娶何怀秀,却不得不娶。

不情不愿的两个人,却把生活过得幸福美满。

排雷:1、男主因年少经历,被迫变弯。

2、本文为家长里短的小白文,阅读几乎不用动脑。

3、写文是为了释放压力,因此设定简单,语言平淡。

4、剧情会有急转弯。

5、不喜欢的请轻拍,感谢支持!

内容标签: yīn差阳错 种田文 市井生活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怀秀 ┃ 配角:宋毅,夏广安 ┃ 其它:jī飞狗跳

第1章

太阳西沉,余晖把小镇的青石板路照得像撒满了金子。

刘老太提着小挎篮急匆匆地从街头赶往街尾。她的身后跟着一只土huáng色的小狗,圆滚滚的身子拖住了它的脚步,很快就被远远甩在后边,发出呜呜地喊叫声。

小镇上的行人走路慢悠悠,粉摊的老板娘何婶正在收摊,把铜板子一个个收进小布袋子里。

听见狗叫声她抬头,看见刘老太快速从她前面走过。

她忍不住张口问道到:“刘奶奶,天色不早了,你这么着急去哪里啊?”

刘老太心急火燎,不敢停下:“身子骨不好,我随意走走。”

话音刚落,人影都瞧不见了。

小huáng狗被路边一个脏兮兮的肉包子绊住脚,却不敢停下来吃,迈着小短腿极力追赶走远的主人,舌头伸出嘴边,眼看着就要摔倒,被后面赶来的怀秀一把抱起。

“奶奶,你等等我!”

怀秀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朵上,一路小跑着追上刘老太。小huáng狗闻着怀秀手上的饭菜香味,忍不住伸出舌头来回舔了又舔。

太阳已经完全落入山中,她们终于在一座二层小楼前停下。

小楼的大门上挂了一把铜锁,怀秀从兜里拿出之前偷偷藏起来的钥匙,递给刘奶奶。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却没心情训她,一把扭开铜锁。

屋子里十分昏暗,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

小楼的一层原先是杂货铺,贴墙立着两个大木柜,上面还堆着杂物,把原本就狭窄的厅堂挤得步步难行。

怀秀来不及伤感这里物是人非,转过厅中的小门,在楼梯底下拉出怀玲。

怀玲小小的身子缩在楼梯底下的最里边,听见脚步声吓得不敢动弹。身上只穿了件肚兜,脚下都是屎尿,臭气熏天。

“怕怕!”

刘奶奶拿出挎篮里的衣服,抖着手帮她套上。怀玲原本惊恐地眼神慢慢恢复正常,紧紧搂住刘老太的脖子不敢撒手:“奶奶,饿。”

怀玲已经两岁半了,可是说话还不利索。怀秀转到楼上转了一圈回来,气愤难当:“越来越过分了,竟然把怀玲一个人锁在屋子里。刚刚要不是林大娘说看见他们早上搭船出门了,怀玲岂不是要饿死!”

“呸呸呸!大吉大利!好的灵坏的不灵!”刘老太紧紧抱住怀玲,把篮子扔给怀秀,往家里赶去。

怀秀本不想帮他们落锁,但是转眼一想,若是他们家里东西被偷了,指不定又要到家里来闹,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铜锁用力推上。

街道两边的民房里透出微弱的光,祖孙三人安安静静地走着,小huáng狗从篮子里伸出头,朝街角狂吠,被怀秀拍了两下,又缩了回去。

街角的yīn影处,夏仁等人走远,才把猫着的身体站直。

他回过头,朝低头沉思的夏广安眨眨眼:“少爷,她们看着比刚才的人要好性子,我们要不要跟上去问问?”

“也好。”

夏广安刚从水里面出来,头发都还淌着水。他无视夏仁鄙视的眼神,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梳,边走边整理头发。

他今天没有绑发带,只用一个发环扣住。早上出门还嫌不够英气,现在他却心存庆幸,不然他这头发谁来帮他绑起?

眼看那祖孙三人走进码头边上的第一家小楼,夏仁赶在怀秀关门前,出声求助:“请问姑娘,这里的客栈往哪里走?”

夏广安抬头看着怀秀家的招牌,心里暗暗记下。

刘老太把怀秀拉进屋,一脸戒备:“我这里不是客栈,你们自问别处去吧。”

夏广安拱手笑道:“老太太不必忧心,我们只是过路的客商。因刚才下船时木板断裂,所以全身湿透,现在急需寻找一家客栈住下,也好换洗衣服。”

说完他朝夏仁斜了一眼,夏仁知机,配合着打起喷嚏,一个比一个大声。

怀玲腹中饥饿难耐,抱住刘奶奶的腿摇来晃去,把刘奶奶摇到心软:“这镇子的客栈都是满客了,你从这里直走,进到第一家客栈,就说是街头刘奶奶家亲戚,掌柜的会安排房间给你们。”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