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折花

作者:则怀 阅读记录

书名:将折花

作者:则怀

文案

高冷将军vs温婉佳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青,薛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昭和十一年,已经是深冬的季节,贤王却突然在这个时候要成亲了。说来也怪,自开冬以来,便不见雪的余安城,偏偏这日像是要将前些日子的雪补上一般,雪花将余安城笼罩在白色的世界中。

天寒地冻,外面没有几个人。与外面全然相反,折花楼中一派安然,丝毫没有受到严冬的影响。花气袭人暖,原本应该是寒冷的季节,丝毫不影响楼内的茉莉花绽放。

今日正是花青登台的日子,原本花记宛也没打算着让她在这样的日子跳舞,可她却没有忘记。

不待走下楼去,便见到了正着一袭红裙、浓妆艳抹的胭脂:“你这出去的时间可不短,若非花妈妈猜到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遛弯不回来了呢!”她巧笑着看向花青。

原本不打算理会胭脂的花青此时沉下了脸:“我等便是再怎么下贱,也是折花楼中的清白姑娘,便是旁人再怎么轻贱,也不至自甘堕落,失了身份!”

花青与胭脂这样说是在折花楼中,却从不接客,更像是艺伎,可又是折花楼的花魁,一直被捧着,也是有着小姐一般的待遇,比艺伎更是高了不知道多少。

胭脂故意用“遛弯”一词,便是将花青比作下等娼jì,故意激她,花青也毫不示弱,直接回了过去。

胭脂是早花青来到这折花楼的,对于花记宛事实偏宠花青的态度自是不满,所以便要事事与花青争个先后,好在花青是个温和的,不爱与她争辩,所以多数示意也没有多大的事端。

没想到一向温婉的花青竟然会直接与自己杠上,胭脂想着自己方才的话确是有些过了,又见身后花妈妈已经来了,便绽开一个笑颜:“你可算是回来了,既然你来了,那今天晚上的曲目还是你来。”

“这是自然。”花青坦然应道,像是没有听出来胭脂话中的讥讽一般,便自顾地要走过胭脂去。

“花青。”花记宛只是短短地叫了一声,用提醒的目光看着花青,示意她今晚可以不去了。

这目光却被胭脂截断,她生生地从一旁走到了两人中间:“花青她这人也看过了,醉也醉过了,花妈妈你还担心什么,她还能做什么?”语气之中说不尽的嘲讽。

“花妈妈放心,花青不会做傻事的。”花青淡淡应道,错身越过了胭脂,走向已经坐在了底下的束如菡。

花青走了以后,花妈妈白了胭脂一眼,胭脂受到了花妈妈的目光,又狠狠地向花青那边看去,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扭着身子走到了下面。

每月初一,是折花楼头牌花青的登台之日,这是城中人们皆知的事情,也正是每每这一天与十五胭脂登台之日折花楼中客满。

现在正是这样的场景,便是花妈妈将此二日的茶点钱涨上十番百番,也仍是有人进不来。他们只是听说折花楼中有一名乐师,奏的曲子是城中一绝,可却从未见过这乐师为他人伴奏。

更有传闻,同样是折花楼台柱子的胭脂曾经相邀束如菡乐师为她奏曲,却遭到了乐师的拒绝。便是如此,城中也只是传闻,束如菡与花青乃是兄妹之情、高山流水之谊。只因花青与贤王两情相悦也是众人皆晓的事情。

花青已经走到了底下,身后花妈妈的声音还能传来:“你不是一直想着束如菡为你伴奏,今日得了这样的机会,又推托什么?”

胭脂不屑的声音更是尖利几分:“我要的,可不是她花青不要的,我要的,是束如菡心甘情愿地为我伴奏。”话毕,脚下登登地走了。

“你这丫头!”花妈妈声音有些无奈,花青此时不消转身都可以想到花妈妈正气恼着指着胭脂,因为自小到大花妈妈已经很多次这样拿胭脂没有办法了。

“妈妈在这儿看着吧,今儿个没有我的事,我回去换衣服了。”胭脂不在意地回过身扔下一句话道。

“你早知道我会来。”花青肯定地道,走向了束如菡身边,今日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好了衣裳,也不必再回去一趟。

“是。”束如菡点头道,白天是他关心则乱,忘记了花青是个心性多么沉稳的女子,便是他们这些人都着了急,她恐怕也不会慌乱的。更何况,与贤王的这一段情,她更应该看得透彻了。

花青扫眼望向台下,因为花妈妈的要求,便是再多的人想来,这室内也只能进一百个,所以此时里面并不会显得拥挤或是杂乱。

正门对着的便是她与束如菡所在的这个台子,室内以云顶檀木作梁,上面是jīng美雕刻出来的花纹,上挂两排琉璃灯,将整个室内照亮,也正对着底下正绽放的茉莉花。

上一篇:暗卫入罗帷下一篇:帝女难为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