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者同人)失途

作者:盲冬 阅读记录

=================

书名:失途

作者:盲冬

文案

【梦玉十周年纪念长文‖失途】

[—我们之中总有人穷尽一生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副cp:学宁x沈静)

文前先致歉。

从9.29鸽到9.30再鸽到国庆假期,九点鸽到十点再鸽到下午,共25406字,内容马马虎虎,也算值了,对得起自己。

其实最开始是由一个梗开始的:[当你梦见一个人三次,说明你们缘分已尽],顺着这个梗开始爬大纲,爬(咕)了暑假俩月,耗到大学开学,军训,删删改改,渐渐凑凑,熬了十几个晚上,可算是咕了出来。不过还是后面还是赶了,每章字数逐渐削薄,还是功底不够。

一共九章。

设定时间线是风声电影之后,没有刘林宗。听风的人设、物设都有改。

有原创人物。

写的时候总感觉对学宁沈静有点亏欠,关于她们的初见,磨合,熟络,暧昧,纠葛,有机会想出个番外专门说一说(咕咕咕)。

仅以此破烂长文纪念我爱的晓梦宁玉,

学宁沈静,

zx lbb fxx。

风声之后,世间再无传奇。

不管未来有多远,风声的ip(原著,电影)在心里永远会立于巅峰的位置。

最后,祝我们爱的晓梦宁玉,风声ip十周年快乐! ! !

风中标杆x飞机小姐。

绝配!!!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爱情战争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晓梦,李宁玉 ┃ 配角:张学宁,沈静,阿兵,李心兰 ┃ 其它:风声,晓梦宁玉,梦玉,冰迅,萱迅,雁秋慧容

==================

☆、枯木

姑姑病了。

教员室的门边飘来一阵风铃的声音,是又有校工拿了笔和本子走进来要象征性地问一串天天都要记录在案的事情吗,还是有课上没有专心听讲惹得听漏了几个知识点的孩子在门外便彼此做上“嘘”的手势、蹑手蹑脚把门推开一道缝,忸怩的排作一队笼过脑袋吱吱呀呀推选出个发言代表,怎么都要补起错过的内容——随便是什么人吧,多半也同我没有关系。李心兰这样想着,两手趴在桌上软软地枕靠,头歪向一边,现在是午休时间。窗户外一路长过楼房的白杨树发虫害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也不知是给何人在何年月植下的,她只记得踏入这间校舍那天这棵树的树荫很大很大,从底楼一直铺展到传达室和水房,那时拖着大包小包来此公gān的青年教师一迈进校门就往这片荫子底下奔。可惜现在是萎靡了,树gān对灰白色树皮的吸引力远远输给了泥巴地,才刚入九月,初秋的天拿出再多报酬也留不住这棵树了,它正以不可避免的速度接受着冬甜蜜但虚伪的诱引,一步步走向死亡。然而……然而所有的衰败都是由最简单也最易忽视的症状开始的,病变总从脆软的叶片边缘发生,浅灰的病斑渐渐下沉凹陷,吞噬由温柔起始,也由温柔结束。

她抬起头,从白杨上收回涣散的注意力,拔开钢笔盖,点着蓝黑的墨移向手边稿纸的第一行,首进两格习惯使然,字却宣得无心,随想随写,涂涂画画,待勾描几笔后定睛读时,那里留下的三字是个人名,淡淡在纸上晕开,清秀而隽永。

[李宁玉]

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关于这个名字联想开的记忆倒是很多,沿途追溯过去,虽不想过多提及,最早的印象确是从家乡的老宅生起的。三四月的广州惯是yīn雨连绵,屋外的路面好涨水,邻家杂院的小孩子们不怕嫌地都跑出来,嬉笑着捏了纸船放进水里,搓着手看它漂漂dàngdàng悠向前方,再欢喜不过。然而这些寻常又简单的快活从来和李心兰无关,像是别人的故事,永远模糊而遥远,有一堵院墙隔断了外面的世界。在几乎每个关于雨天的回忆里,家中廊上穿着褐色短衫老嬷嬷们huáng涩发枯的脸算得上是种鬼魅的群像,来往书房的大人们把手背在身后作出一副居高视察的样子,踱到小一辈门习字练书的桌边,站着看上一刻,做兄长的假悻嘲戏地哼出一声鼻音,[还欠火候呢……就这个样,gān脆明年也不要出门],做父亲的,话是能少则少,[不错……]不说比说了还好些。整栋房子黑沉沉地矗在那里像一块大碑,不晓得以后要给哪个镇坟头。她从不愿正经穿小女生的衣服,永远乐于舒适地做她自己。打二哥房间顺走几件褂子,坐在通向屋顶的楼梯上,看白白的褂角给风chuī得飘啊飘。其实那时家里的思想观念比起外面是好得多了,女子和男子无异,自小都受教育,只是这书也不是人人都合读的,有些人一面看书明礼一面照gān着见不得光的勾当,空套一副标志衣冠,真真把书糟蹋尽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