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爱,为民除害(2)

就连一旁的池嘉也默认了对方够漂亮,但漂亮又怎么了?一看这面相就是狐狸jīng,池嘉目不转睛盯着19号桌方向,越发笃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送给你的。其实每次来这吃饭,我都在关注你,你真的很漂亮。”江慎现在眼里只有面前的人,哪里注意到他身后跟来的池嘉,更预知不了一触即发的bào风雨。

景芮没有去接花,而是继续保持微笑,右手摸了摸左臂,颇有兴致的和对方聊着,“江先生,你知道吗?我们餐厅的食材都是由我亲自挑选的,我挑选食材的标准很严格。”

见对方有兴趣和自己搭话,江慎觉得机会来了,他笑道,“我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慕名而来。”

“我挑人的眼光更严格。”

景芮脸上一如既往的撩人笑容,让江慎自信不少,他用耐人寻味语气问道,似调情一样,“哦?有多严格啊?”

顿了顿,景芮目光自上而下又打量了对方一番,然后缓缓凑到他耳边,慢吞吞的赏了他四个字:“你不够格。”

猝不及防,江慎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相当尴尬。这才明白,她一直对自己笑,原来单纯只是一种不屑。

见那两人俯首帖耳眉来眼去,池嘉终于忍无可忍,她大步向前,顺手拿了邻桌一杯红酒,一声不吭举着酒杯从江慎头顶往下浇。

反应够快,姿势够帅。可光这样,还是不解气。

红色液体顺着头发往下滴,江慎不回头还好,一回头,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又兜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池嘉的动作一气呵成。

“啪”的一声,引来一众目光围观,看热闹不嫌事多。

池嘉甩了甩手,力的作用相互,刚才那一耳光扇太用力,手麻。

“小嘉……”

池嘉没给江慎说话的机会,换只手咬牙“啪”的一下,慡快又给出了一巴掌,“给你打对称!”

围观群众一阵唏嘘。

形形色色,景芮什么场面没见过,眼前这一出戏,似乎有点看明白了,只是这小姑娘看着清瘦,脾气倒挺不好惹。

池嘉打小性格就这样,性子直,脾气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要是敢惹她,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误会了……”江慎揉着脸,还企图辩解。

“你可以啊!”池嘉看了眼景芮,气不打一处来,她一面说一面推着江慎,“一晚上约两个,效率挺高!”

“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打算下班以后带你来这边吃饭,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

池嘉皱眉,迟疑了一阵。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景芮哂笑着朝江慎说了一句,“你可没告诉我你有女朋友。”

这句补刀非常及时。

一听景芮这话,池嘉完全炸了,头脑一乱,差点就信了渣男的话,她用小高跟在江慎的脚背上又踩又碾,一股狠劲,“你恶心!”

骂完,转头就走。

“啊……”江慎疼得龇牙咧嘴,他瞪了景芮一眼。

景芮却只是撩着头发笑了笑,依然妩媚动人。

“小嘉……”江慎扔了红玫瑰,一瘸一拐追了出去。

餐厅的闹剧告一段落,又归于平静。

景芮望着那女孩愤然离开的高挑背影,好一阵,直至对方消失在眼前,她才转头低声jiāo代服务生,“收拾一下,19号桌的订单撤了。”

雨下了片刻便停了。

空气清新,神清气慡。

池嘉冲出餐厅时,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拽住,她回头,甩开江慎的手,吼道,“别碰我。”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池嘉还是一股脑往前走,江慎就在后边追,一边追一边解释,“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一定跟其他女人保持距离。”

“江慎,话不能乱说,别还没到家就被雷给劈了。”池嘉停下脚步,冷笑,“还有,分了吧,以后你爱找谁就找谁。”

态度果决。

池嘉不喜欢拖泥带水,有些事情,一旦打破了的底线,她能比谁都绝情,就好比现在,没什么旧情可谈,也没什么好留恋,更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不答应,我不能没有你……”

这句话简直能归入渣男经典语录,但池嘉不是恋爱脑,这招没用。前一秒还在跟其他女人调情,下一秒就扮演痴情情圣,川剧变脸都不带这么快,池嘉翻了个白眼,“你恶不恶心?”

“那就是个误会,我就开个玩笑……原谅我这一次吧。”

她有眼睛自己会看,池嘉不想听任何辩解,“滚!少来膈应我。”

怎么哀求认错都没用,情形到了这一步,江慎gān脆也吐出了自己心里的“苦水”,“池嘉,你想想,但凡是个正常男人谁受得了你?!我们在一起都一年了,你连根手指头都不让我碰……”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