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蠢货(虐,HE

作者:长鹿 阅读记录

=================

书名:你这蠢货(nüè,HE)

作者:长鹿

文案废:

白硶把他推上这个天下至尊的位置,日久天长的塞满了他的每一寸心脏,再施施然地抽身而去,留给他千千万万人的陪伴,和无边无际的孤单。

他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谁都不要他?

排雷:

1,小受小攻都没和攻受以外的任何人睡过

2,nüè。HE HE HE(专注此行业一万年)

3,攻受视角都有。古早狗血风,自产自销呀呜呜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悯(攻)白硶(受) ┃ 配角:—— ┃ 其它:挚爱

==================

☆、第 1 章

老皇帝齐貟有四个儿子,兴许是一辈子作孽太多,老大天生是个病儿,老二挂个名头占个宗位,外传生下来就死了,唯独老三壮硕些,老四和老二一样,虽然脱胎在这大富大贵大紫大红的皇朝宫廷,却生来没福。

最后一场西北平疆之战,老皇帝那个唯一健壮的老三也残了,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那场惊天骇地的战场上,救下老三一条命的,赫然就是老皇帝的第二个儿子!

他娘的,皇家水深,骗得他们这群兢兢业业的官员好苦,本以为皇帝就仨儿子,太子也是板上钉钉老三了,结果一场仗打完了,三皇子重伤残废,又冒出一个皇子,还就是被外传生下来就死掉,做了十几年皇家笑话的老二。

这还了得,二皇子生来就是宫廷朝堂和市斤乡亲们的谈资,不可谓不熟悉。

结果现在他从天而降,作为兵马大元帅凯旋而归。百官大臣都替老皇帝捏把汗——瞧,连自己儿子都顾不好,老脸往哪搁?

结果大臣又大跌眼镜了,老皇帝的脸皮也实在厚实,欣欣然笑眯眯得就把老二收下,一副熟的不能再熟的样子。

后来,朝堂就多了位活着的二皇子——齐悯。

明眼人看得出来,老皇帝对这位儿子所有的好脸色都在册封他的时候用完了,如今是皇帝不待见儿子,儿子也没见得多待见他爹。

齐悯不喜欢这位皇帝,每次皇帝出现,齐悯眼睛都望着另一个人。

他眼神冷冷的,跟金刚似的,可眼睛总是往那人身上飘,飘过去后又很快缩回来。

齐悯有一双平淡的眸子,冷漠,愤恨,蔑视,杀戮……平静的深水后面,谁也瞧不见那底下蜷缩着一个怎样执拗的灵魂。

走在皇帝身边的白硶对他笑了下,齐悯心如平地惊雷:操,笑个屁!冲老子笑老子也不原谅你!

他平静地移开目光,暗自砸么刚刚让他渴求已久的笑容去了。

再转过去,却发现白硶已经转过头,和老皇帝相谈甚欢。齐悯刚刚因为白硶一笑而颤抖不已的胸膛,蓦地凉了,比之前更冷,更寒气bī人。

这世间没第三个人知道,他和白硶相识至今,十年有余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喵呜们进来瞄一眼看一眼咯,收藏就更好啦,哈哈。

☆、第 2 章

老皇帝被齐悯毫不留情地推下皇位,他登基第一天,大赦天下的同时,囚禁了一个人——先前一直跟着老皇帝身边的白硶。

齐悯把白硶推到在chuáng上,后者半点反抗也没有,倒是齐悯不高兴了,日久未见,虚伪地寒暄起来:“白硶,老子今天要睡你,你全不介意?”

白硶很清淡地笑了笑,表情似乎还有藏不住的放松,“我无权无势,哪来的本事敢介意?倒是你,如今做了皇帝,还是满身匪气,也半点不挑人,呵呵呵……”

白硶不知被哪个点愉悦了,轻笑声如同琴音般倾泻而出。

齐悯面色僵冷……白硶何时在他面前这样笑过啊,记忆中,没有。白硶不爱笑,他对自己一直冷冰冰的。

当年在这皇宫中最偏僻破落的西宛,两人呆了八年,他从没有这样笑过。最多的,也不过是淡淡抿唇微翘唇角,那就是齐悯最大的幸福了。

齐悯想到什么,他陡然间颓败了。刚刚把白硶推chuáng上只是想看他难堪,结果难堪的却是自己。

齐悯转过身坐在chuáng前,声音有些空:“呵,他把你调.教得是真好。”

身后陡然安静,安静得让人怀疑chuáng上是否还躺着一个活人。

齐悯转身一看,却见白硶在整理微乱的衣襟,一身白衣把他衬得清丽脱俗。他又恢复了齐悯熟悉的冷淡,慢慢移动到chuáng边,也不穿鞋子,直接走到桌边倒茶。

他单薄得厉害。语气没有起伏:“要睡睡,不睡我就走了。”

齐悯望着白硶的背影,觉得他又成了遗世独立的白公子,而自己依旧是那个不断讨好着他,悄悄喜欢他的齐悯,傻狗。

上一篇:剩世:波澜微生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