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欢

作者:玉胡芦 阅读记录

《就喜欢》作者:玉胡芦

文案:

当年,许鹿鸣喜欢上了钟洲衍,谁劝都不听。

再见面,钟洲衍对许鹿鸣一改当初,没玩没了。

*

人人都以为钟氏集团少东家,少年受创,对女人不感兴趣。

只有钟洲衍清楚,这辈子他只跟叫许鹿鸣的女人过不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鹿鸣钟洲衍

第一章

女人的拜金遇上男人的薄幸,拆穿后哪个更高级?

钟洲衍说,许鹿鸣就是看上了他的钱,才会水性杨花跟他好。

许鹿鸣一直觉得,钟洲衍是吃惯了盛宴大餐,才找她这种小白菜打牙祭。

结局当然不美丽。

只是没想到许多年后,许鹿鸣还能在这样的场合,撞见他和别的女人秀恩爱。

KH购物商厦,下午两点半钟,许鹿鸣对着落地镜整理鬓角发丝,抿了抿口红,准备下楼视察。

电梯一路往下,奢华的装潢流光璀璨。KH的老板资产骇人,这块市中心十字路口huáng金地段的四个方向,其中的东和北两条主gān道很长一段都是被老板私人买下。

整个KH购物商厦分东楼和北楼,北楼主要针对年轻人与主流时尚消费人群;东楼也就是许鹿鸣所在的这个楼,集世界名品汇聚,专供金字塔上层,里面的一个小导购眼界都飘在天上,一般人较少进来逛。

不过以许鹿鸣的职位等级,老板何许人也却并非她所能得知的了。

商场的专柜主理,每天早中晚都要下来巡视一遍导购的仪容仪表和货柜陈列等事宜。许鹿鸣毕业后一直做着销售工作,最开始是在一家法国的化妆品牌,后来转到珠宝业,这次跳槽到DewSing(蒂尔瓦昕)算是机缘巧合。

DewSing据说是一个家族的自创品牌,设计师是家族中的某个独僻公子。以自然万物的百花百草、风与动物等,独特的微观视觉设计镌刻——太阳将要升起的时候,林中传出野鹿的鸣声,以示自由释放之美。

许鹿鸣经过朋友推介去应聘,主考官看到她的简历会心一笑,“许……鹿鸣,你是为了这场面试而特地改了名字吗?”就这么轻松过了关。也算是她职业台阶上的一个挑战。

电梯下到一楼,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在柜前和一个女人挑选首饰。

她高跟鞋清脆而轻悄地走过去,小橙妹贴耳跟她说:“这是那男的未婚妻,挑宝石戒指。”

许鹿鸣点头了然。

她起先未能认出他是谁来,只见男人西装革履,气宇不凡的英贵之气,很是年轻隽逸。低头扫视一周柜台,然后对女人道:“这个稍微欠缺了点,配你还须再jīng雅些。我记得新出了一款Swan,把那个拿来我看看。”

女人身姿窈窕,妆容漂亮jīng致,在旁边应道:“我觉得这个就可以了,不用多么费心,还没到结婚,只是先戴个应应景。”

她的目光里有柔情,很显然两个人的关系已如鱼得水,缱绻安然。

男人说:“两边家里的长辈都看着,回头又要怪我敷衍,还是不能马虎。”

那个[Swan]是预备五月推出的新款,大概导购人员的新品知识还不够扎实,诧了一下:“啊……这样,那先生您稍等,我这里给您电脑查查看。”

“唔。”男人并无不可,稍抬起下颌。然后许鹿鸣就看到了一张英俊的脸庞,眉眼有神,高挺的鼻子,连左眼梢旁一道细微的刀痕都忽略不去。

许鹿鸣瞬时就愕了一愕。认出是钟洲衍那张刻骨铭心、化成灰她也忘不了的模样。

[钟洲衍:“许鹿鸣,你不就是为攀慕虚荣么?以后最好离我的世界远点!”]

淡漠的嗓音,符合他一贯自命不凡的冷厉,让人从诧然到瞬间跌落谷底,仿佛先前有过的一点温存都是幻境。就连对他的关切也都像喂了狗。

曾经的一幕不自禁在脑海浮现。许鹿鸣醒了醒神。

但知道他这人难打jiāo道,说话又刻薄,不知等下导购小姐会被怎么盘问。许鹿鸣很快就整理好情绪,答道:“这款[Swan]是DewSing设计师今chūn的隆重之作,我们预备下个季度初才推出。先生如果需要,我可以帮您申请总部,看是否为您开个特例。”

她自然是深谙他不菲的家世,足够有实力让人行之方便。

娓娓的嗓音穿透过来,钟洲衍顿了顿,抬起头。看到对面立着个主管人员,面容姣好,穿浅粉衬衫与藏青色筒裙,身段有致。他目光略黯,似在她胸牌扫过,但视线漠然。

便温柔地询问身旁女人:“你看呢?”语气里对女人的宠溺丝毫不掩。

他这样一个带-毒的男人,宠起女人来会轻易让人分不清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