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燃禁区

作者:昭乱 阅读记录

书名:易燃禁区 [参赛作品]

作者:昭乱

文案:

九月初,顾之烽回国。

这位足以撼动整个行业的商业巨鳄,是出了名的性格寡漠,头脑冷静到可怕。

听闻他与谢氏大小姐是高中同学。

但两人关系不合,听说十年前,无论谢知影如何百般撩拨,顾之烽仍然八风不动心,还曾冷淡拒绝过她的告白。

翌月,在某场商业宴会上,顾之烽遇见谢知影。

那时的她脚踩高跟鞋,穿着一身小黑裙,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偏头笑着和人玩着纸牌,是所有人的目光中心。

举手投足皆是风情,曼丽而又端庄。

众人皆知,只要谢家大小姐一句话,无数人上赶着在她的裙下俯首称臣,可唯独顾之烽是个例外。

“像顾之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jiāo际花似的人物。”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坐在人群中间的谢知影起了身,踩着高跟鞋朝着顾之烽走来。

一步一风情,风情不摇晃。

顾之烽握住她递来的手,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肩上,淡声道:“顾夫人,该回家了。”

有许多旁人不知的隐秘。

比如十年前,顾之烽曾为了谢知影亲手将自己父亲送进监狱;也曾被匕首刺过半个手掌,伤疤如今尚存。

从前他的人生如同没有尽头的黑dòng,jīng神崩坏的继母,道貌岸然的父亲。旁人以为顾之烽是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但只有他知道,自己扎根于怎样一片淤泥。

而直到那天,谢知影穿着雪白的校服衬衫和百褶裙,将伞撑过他的头顶,说:“我送你回家呀。”

黑暗被撕开一道裂缝。

谢知影不是祸水。

而是他贫瘠人生中唯一的光。

*

有人曾在某次聚会上调侃:“商业联姻而已,不出几天两人就会离婚。但按照谢知影那身段,要是求着我的话,没准我能大发慈悲接了这个盘。”

刚好经过的顾之烽听到这些话,他神色如常地放下手中的玻璃杯,然后慢条斯理地解开袖口的扣子。接着——

这是所有来宾第一次看到向来冷淡的顾之烽,第一次这么气焰全开,神情yīn鸷地出手握住那人的后脑,扣倒在桌面上。

十年前,他宁愿毁了整个顾氏,废了一只手和半条命去护着的小姑娘。

怎么容得他人肖想。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命也给你。”

①八面玲珑的大小姐VS清冷孤傲的总裁

②总裁文掺校园回忆/双处双初恋HE

③先苦后甜/带点追妻/婚前婚后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知影,顾之烽

第001章

潼市的夜晚,总会给人一种纸醉金迷般的奢靡气息。

头顶上暗色的云层重重叠叠笼罩着城市,从缝隙中透出的月光,宛若是危险的獠牙,撕扯着所有人的欲望。

谢知影醒了。

她伸出手撑起身体,轻薄的毯子从身上滑落,露出白皙的肩头,有几缕黑发从肩膀处搭了下来,一直垂到那对jīng致的锁骨处。

谢知影的锁骨处纹着一只jīng巧的黑翼蝴蝶,像是只黑蝶刚好停留在她的发间,亲吻着她的发丝。

手机在chuáng头柜上嗡嗡作响。

谢知影垂着眼,一双好看的眼眸中没有半点亮光,宛若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气。

她伸出手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谢屿衡的声音里带着些局促和慌乱,有些吞吞吐吐地迟疑:“喂,姐。我、我喝多了,你能来夜宴这里接我一趟吗?”

谢屿衡是谢知影的弟弟。

一个无比标准模范的,传统意义上那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

这种成天泡在各种各样的局里,恨不得拿酒jīng直接兑在脑子里的富家少爷,现在却这么语无伦次的拿“喝多了”这个借口求谢知影接他回去。

听上去就是个无比拙劣的借口。

谢知影掀了掀眼皮,语气轻的听不出什么情绪:“为什么要我接你?司机呢?”

谢屿衡在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慌慌张张地开了口:“这可是唐少一张罗起来的局,我要先走了多得罪人。但是姐你向来面子大,你来领我回家,他们肯定不说什么。”

谢知影轻垂下眼帘。

谢屿衡那伙朋友,都是一路子挥霍着老一辈的家业,不把钱当回事,身边一天换一个女人的富家少爷。

谢屿衡找借口央求她去,多半是场鸿门宴。

谢知影唇角勾了下,脸上的笑意根本不达心底,反而带着些冷冷清清的寒意。

谢屿衡紧张地手心都渗出了一层薄汗。

片刻后,他终于听见谢知影在电话那头发出一声低低的轻笑,继而听到谢知影说。

上一篇:请你克制点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