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遇

作者:上发条的西柚/丙丁 阅读记录

《执遇》作者:上发条的西柚

文案:

“手我是有的,就是不知如何触碰你。”

先婚后爱,单向暗恋。受表面冷淡疏离,背地里是个小痴汉。

无nüè小甜饼,短篇。

萌雷自见:受成年后还处于口欲期,睡觉的时候会像小宝宝吸neinei那样吸嘴唇。沈执受!

第一章

沈执和席遇结婚半年了,一共见了三次。

第一次见面认识顺便去民政局领证,第二次是举行婚礼,第三次就是现在两人一起去参加沈执妹妹的订婚宴。

准确地说,是继妹的婚礼。沈执母亲去世得早,沈父一心扑在事业上,所以小时候陪伴沈执时间最多的倒是保姆。到沈执七岁的时候,沈明华再娶,王意玲带着她的两个女儿搬进了这个原本冷清的家。

七岁的沈执一开始其实是高兴的,他受够了这幢大房子里每日的孤寂。沈父告诉他,即将有一个新的妈妈和姐姐妹妹来和他们一起生活。他心里隐约期待和兴奋着。母亲在他还懵懂于人世的时候就离开,使得他对母亲并没有深刻的印象和深切的思念。他只是朦胧地感受到心中某个地方的空缺。可是,他马上就会有一个新的妈妈了,甚至还会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来陪伴他。他憧憬着,以为他们会像每一本画册上那样成为幸福的一家。

王意玲是个jīng明的女人,前夫去世后,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好不容易抓住沈明华这根稻草,自然不会轻易松手。沈明华看重事业,对家庭琐事不甚在乎,耳根子也软,家里的事王意玲说什么就信什么。

在这场每个人都满意的重组婚姻里只有小沈执感到了欺骗,一切都和他设想的不一样。妈妈并不会每晚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姐姐和妹妹也从来不带他一起玩。她们甚至会怀有敌意地看待他,用小孩子不甚高明却十足残忍的手段戏弄他,qiáng硬地抢夺或破坏他的玩具和画册。王意玲对这些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看好戏般地旁观着。

一切俨然就要演变成再世版的灰姑娘。但沈执是沈执。在他第一次感受到人的恶意后,自己给自己修好城墙,穿上盔甲。他待人日渐疏离冷漠,冷眼旁观这两姐妹低劣的把戏,眼神里满是冰冷与轻蔑。他越是这样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姿态,她们越是想要撕碎他表面的冷静模样,激怒他,挑衅他,想要看他气急败坏、歇斯底里。但沈执偏不,他大多时候不理睬她们,但一旦被抢走什么就自己再抢回来。

碍于沈执还是沈明华亲儿子,她们明面上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只是在沈明华眼里,沈执越来越不听话,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主,对家庭的新成员冷眼相对,游离于这个家庭之外。尤其是他成年之后,对家里所有的安排与意见都置若罔闻,坚持报美术专业,坚持做一个无用的所谓的插画师,不肯去家里公司上班。

这么多年里,只有一次沈执听了沈明华的安排,就是和席遇结婚。那时候是市场多事之秋,很多公司面临各种大大小小的危机,能够有靠大树的机会沈明华自然不愿意放弃。而席遇对爱情与婚姻没有什么要求,他很早就知道这些由不得他来做主,当时他刚接手公司,他需要更牢固地坐稳自己的位置。

继姐沈慧媛早两年已经结婚了,继妹沈慧茵正和男朋友打得火热,这件事自然就推到沈执身上。但沈执一口就答应下来,与席遇见面领证办婚礼,然后搬出了这个家。

席遇对沈执的印象很少,对他的认识还只停留在“是个好看又冷淡的男孩子”。好看是真好看,不是那种惊艳人心的模样,他的好看很安静,没有锋芒却遥远,甚至让人觉得与他隔了一整个平静无波澜的湖面,这个湖你永远也跨不过,你只能远望着他的美丽就那么兀自在对岸生长。尤其是他的眼睛,深棕色的眸,好想什么喧嚣都无法打扰他眼中的沉静。

席遇在公司楼下见到沈执的时候,心里想的还是,真好看。

沈执见到近半年都没有出现过的身影,呼吸都不自主停了一瞬,永远平静的眼神似有波澜,又很快被掩藏。

连寒暄也没有,两人一起坐上了车前往沈慧茵的订婚宴。

这场订婚宴哪怕在沈慧茵眼里是爱情的见证,但还是不免沦为关系与利益的jiāo易场。除开朋友亲戚,大多是沈父生意上的来往对象,毕竟是席遇的丈人家,谁不想来混个脸熟。

两人一进来不久就分开了。席遇自然成了人群中心,觥筹jiāo错,以笑脸逢迎笑脸。沈执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端了一杯果汁,眼神紧紧追随着那个人的身影。这是他不可多得的机会,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着他的机会。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