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坠落【CP完结】

作者:林子律 阅读记录

《白日坠落》作者:林子律

文案

“白哥,记得看我,爱我,依赖我。”

.

李逾白x贺濂(冷淡傲娇吃瓜狂魔x热血事业心小奶狗)

副cp是竹马竹马中央空调穷小子攻x占有欲旺盛白富美受

脱离现实,架空背景

偶像谈恋爱可以,但要和指定队友谈

点击可看小糊团如何逆袭成功触底反弹

.

排雷:攻视角/有金手指和一丢丢粉丝嗑cp的描写/但没有撕bī

与《饮歌》《青空》算同一世界观,配角有重合

ps:本文设定不代表作者立场,切勿带入现实,毕竟偶像失格是要被杀头的哈(小声

第1章 当场解散

正月初七,开工大吉。

李逾白叼着一个huáng油牛角包走进光华娱乐的玻璃大门,扑面而来的空调热气熏得他一刻也受不了,暗骂一句知不知道节能减排,闷头钻进电梯间。

员工用的电梯间没有工作人员负责按楼层,李逾白咬着面包按下数字“11”,接着眼观鼻鼻观口地靠进角落发呆。

普通工作大年初七是正常上班,他们这行业却不然。

业绩好的除夕夜都在央视直播间参加chūn晚,回家吃饭成了奢望,正月里连轴转也是常有的事。累是累了点儿,睡眠不足三餐不规律已经习惯,但换来的就是二十出头在静安区买别墅,其他工作哪有这么好的事?

前辈曾说一句话,“偶像吃的就是青chūn饭,能赚一点是一点,人老珠huáng了还没转型,就等死在沙滩上吧。”

可红的毕竟是少数,说这话的前辈自己都成了被拍死的前làng。

娱乐圈,捧红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只在眨眼之间,每隔三个月,追星女孩们的手机屏保就更新换代,频率胜过任何一款电子产品。常年引领KPI的只有那几个,小偶像的生活枯燥而艰难:守着一小撮不离不弃的粉丝,赶着半死不活的通告,陪着没什么用的酒席,一到月底就开始犯愁下个月的房租和伙食费。

还不如普通上班族。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发出“叮”地一声脆响,李逾白结束腹诽,吞下最后一口牛角包,掏出手机边回消息边走了出去:“常哥,我到了,你们在哪儿呢?”

回复来得自然没那么快,李逾白环顾四周忙碌的人群,再一次感觉到偌大的光华娱乐十一楼,好像就他是闲人——不过他哪怕闲赋着,还拖了三个人垫背,发达的时候各自为政,现在懒了,反而觉得要糊一起糊。

也许只在这种时候,他和队友的确很有团魂。

李逾白现年23岁,不算练习生涯出道一年多,作为偶像男团的成员,是个出名太超过、转型差口气的尴尬年纪。

他们组合一共四个人,年纪相仿,最大的队长裴勉比自己年长五个月,最小的顾随刚满二十。旁人都觉得同个年龄段的大男孩容易打成一片,李逾白却没有太切实的“团”感,因为他们都心不在焉。

组合如今现状堪忧,真要追究起来,他们四个加上经纪人,谁都难辞其咎。

李逾白以前也有过梦想,刚入行时他觉得自己前程似锦,不久后可以打电话给父母炫耀无论是大学专业还是毕业的路,他的选择从没出过错。可惜出道不满半年,他就知道这个电话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打出去了。

经纪人赚的是快钱,几个队友混到现在,小群里的聊天记录稍一努力就能翻到头。裴勉偶尔良心发现问一句有没有人去吃网红店,其他三个复制粘贴“不去”已经是常态。

最开始还找理由做样子,如今连个借口都懒得想,可谓是彼此看透了。

说“关系不好”似乎有点牵qiáng,营销号把他们黑了个遍,都没有提到成员不和。李逾白觉得用当下流行的那些网络用语解释,他们这不叫“不和”,而是“有壁”,并且大家都对这事心里有数。

有壁是件很微妙的事,说塑料兄弟情,估计没人承认他们是好哥们儿,但要qiáng行形同陌路,大家在一起练习加出道两年多,感情基础还是有的。

就死活玩不到一起,道不同不相为谋。

李逾白觉得这叫层次问题。

最简单的例子,前一天经纪人给他们群发消息让回公司开会,这个节骨眼上,有脑子的团队都会先问一句到底做什么,好有点心理准备。他们呢?统一答了“收到”之后到现在,他们那个四人小群里别说讨论的水花,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正这么想着,李逾白又点开了那个群——太久没jiāo集,已经在对话框中沉底——看见裴勉昨晚十二点多发了一条:“我明天坐最早班飞机从香港回去。”

他思考片刻后,最终发了个问号。

上一篇:我有一座城下一篇:超感谢你喜欢我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