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CP完结】

作者:濯足 阅读记录

《奇门》作者:濯足

文案

运气爆表纯情徒弟攻(韩沛)x又冷又骚毒舌师父受(李牧非),1V1年下

李牧非与韩沛第一次见面时,李牧非十一岁,韩沛三岁。

作为易学圈子中罕见的天才,李牧非手盘一排,告诉偶遇的年轻父亲他儿子“命格极佳,就算个人努力不足,也会有意

外好运和贵人相助,一生必成大事大业。只是子嗣难得,断子绝孙”。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完,年轻父亲就大骂李牧非

是“江湖骗子”,连钱也没给就跟躲瘟神一样跑了。

李牧非与韩沛第二次见面时,李牧非二十四岁,韩沛十六岁。

彼时李牧非在圈子里已颇有名气,被人称为“冷面阎王”,千金一字。而当年那个有着“举世罕见富贵命格”的韩沛,

则成了街边的叫花子,食不果腹朝不保夕,被城管追着跑。

PS:本文专注恋爱,推理悬疑都是调味品,大富大贵不重要,断子绝孙才是重点

第1章 我不想做乞丐

“起来!”

随着男人的吼声,一群邋遢的看不出样子的乞丐陆陆续续地爬起来。

这里是一座烂尾楼。本来已经建好了楼体框架,还特意被定为重点建设项目。可惜后来发包方卷了投资人的钱跑了,这

楼拆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便像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chuī着寒风不知所措地在繁华和破败之间寻找着立足之地。

韩沛裹在他的破棉衣里,他翻了个身试图将自己藏在yīn影中,以躲避踢他们起chuáng的男人。他有些留恋刚才的梦:梦里,

韩沛的母亲正弹着钢琴,唱着意大利语的民歌,父亲刚刚切好一盘水果,正招呼他们过来吃,而他则站在家中的落地窗

前,望着天上一轮红月;那月亮挂在漆黑的天幕中,仿佛要渗出血来,韩沛目不转睛地盯着红月,不知为什么,他仿佛

有种错觉——那月亮也在看着他。

“小子,还在睡呀。”猛地出现在韩沛身后的声音吓了韩沛一个哆嗦,他睁眼一看,便见到了刘哥的那张大脸,正停在

他的面前。不知为什么,刘哥没有像平时那样对着他的后脑来个猛踢。而是在他面前,蹲下【请不要屏蔽我】身子,俯

视着睡在破报纸上的韩沛。

被刘哥找上了门,韩沛丝毫不敢再在梦境中流连,吓得赶紧跳了起来。

刘哥嘿嘿笑了笑,像是安慰一般说:“紧张什么?”

“刘哥,我这就gān活去。”韩沛立刻回答。

“不用。”刘哥又继续和善地笑了下,但今天的刘哥不仅没有踢韩沛,反而是把手里一个塑料袋递给韩沛,韩沛低头一

看,里面居然是一个jī腿。

从来,他们平时都是只有馒头吃的,像jī腿这种东西,只有在每年过年才有一个吃。

对于刘哥这样的好意,韩沛完全不敢接。毕竟他见过刘哥的手段,他见过刘哥是如何把一个人活生生打死的,他记得那

个人满脸血肉模糊,眼皮狰狞地肿着看不清眼睛在哪里。

“让你拿着就拿着!找揍是吗!”看韩沛摇头,刘哥吼道。

韩沛没有办法,只能把jī腿接了过来。

“妈的,你小子,”看韩沛接过jī腿,刘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韩沛,皱着眉头问:“都一样吃馒头,怎么就你长这么

高个?”

韩沛整个人瑟缩了下,他将自己的肌肉绷紧,似乎这样就可以显得他稍微小一些,韩沛心里打鼓,该不会是……刘哥发

现了他每天都偷拿要来的钱去买吃的吧……

“可能随我爸。”韩沛低声说。

“哈哈哈哈。”刘哥却好像听了韩沛讲了一个顶天好笑的笑话一样,朗声大笑:“你他卝妈一个小乞丐,有个屁的爹妈

。”

韩沛咬紧了牙齿,但他还是对刘哥笑了笑: “我都瞎说的。”

“别一天到晚想那没用的,你们就是我从粪坑里捡来的!” 刘哥撇着嘴,把浓厚的烟雾吐在韩沛脸上。

烟雾散去,刘哥忽然发现今天韩沛的脸擦的很gān净,完全不像之前黑一道红一道看不出个一二来,那张gān净的脸上挂着

两个黑白分明的眼睛。刘哥活了这么大岁数,生的这么jīng神的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这么看,你小子还真长了个人样。”刘哥说着拽着韩沛的脸,“真他娘的白瞎,生在了个乞丐身上。”

即使被拽得脸发红,韩沛也没吭声一句。

“你叫什么?”刘哥问道,他忽然发现这么多年他从未问过这小子的名字。

“乞丐有什么名字。”韩沛笑着答。

刘哥想了想也对,把手里的烟屁卝股摁了,“行了,你小子,跟我过来,jī腿一边拿着一边吃。”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