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喜

作者:楼阿夙 阅读记录

穆喜

作者:楼阿夙

文案

千山暮雪依旧,折花挽手白头。

回眸不见深浅,宿世来把情收。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喜 ┃ 配角:穆雪 ┃ 其它:师徒,成长

第一章

千山穆雪依旧,折花挽手白头。

回眸不见深浅,宿世来把情收。

穆喜和师父是雪山上最后两位采药人,穆喜是个孤儿,师父把他从阎王殿前救了出来,穆喜把师父当亲爹孝顺,师父教了他很多东西,怎样认药,怎样制药,怎样在茫茫大雪之中寻找药,甚至怎样在雪山上取暖,但师父就是从来不带穆喜上山。

穆喜十五岁了,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了,他央求师父带自己上山,师父敲了敲烟杆,半晌不答话,只是指了指旁边的大石头,道:“心如磐石,方可敛性收气,心存敬畏,方可寻山访地,雪山采药不比其他,待你能与这石头一样心平气和,师父就带你去。”

穆喜不服气,他要上山,师父却拿他跟石头比,于是穆喜做了一个决定,他已经把师父教的东西都学会了,自己也可以上山。

穆喜选在了七月六的初晨,那时候雪会化掉一部分,天气也会暖和不少,藏在雪里的虫草会漏出端倪,于是,他偷偷的上路了。

爬山也是一项技术活,穆喜知道怎样最节省体力,他把短刀别在腰上,背上的包袱里准备了半个月左右的gān粮,换上了最结实的鞋子,尽量把身体的重心降低,雪山上的路都是猎户踩出来的,非常不好走,现在雪山上长了些箭竹和苔藓,偶尔能看见几只野兔子,只是不好捉。

穆喜走了两三天,师父没有追上来,他心里到底有点失落,现在海拔大概有三千多米了,穆喜体力很好,那是长年在山里gān活的结果。

越来越冷了,穆喜不禁裹紧了身上的棉衣,gān粮比预想的吃的要快,雪山上食物匮乏,他只能尽量节省,只是一路走下来,穆喜没有发现任何草药,他很失望,师父说过,以前采药人还是很多的,曾有一时,雪山草药被炒到了天价,也招来了许多要钱不要命的,雪山被挖的乱七八糟,很多草药从此一蹶不振,甚至濒临灭绝,渐渐的,采药人开始减少,最后这山上就剩下师父一个采药人了,大约是药不值钱了,穆喜摇了摇头,他没有下过山,总觉得山下的人有点势利眼,万事利为先。

天色渐晚,穆喜找地方挖了个雪dòng,他拿出铁盆用火化了点雪水,火折子有点cháo湿,好久才划出点火星子,穆喜却觉得非常温暖,雪水烧开了,就着发硬的gān粮,穆喜就这样填饱了肚子。

雪山上也是能看到月亮的,而且看的非常清楚,又圆又大,散发着清冷的气息,像是师父水缸里结的冰,穆喜有点想念师父,他眯了眯眼,不敢往外面去,晚上的雪山会吃人。

第二天醒来,外面灰蒙蒙的,怕是要有一场不小的风雪,猎人遇到这样的天气都要回去了,可穆喜不甘心,他才第一次上山,草药一株都没有找到,回去肯定要被师父嘲笑的,于是穆喜将食物残渣都埋在雪里就又上路了,山里雪láng的嗅觉很好,不能让它们闻到一点端倪。

穆喜的判断没错,不出一个时辰,山上就刮起了风,越来越大,雪花也开始飘落了,穆喜将棉衣裹紧,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不冷了,天上没有了太阳,又有大风雪,穆喜迷路了,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凭着意志不让自己倒下,每走一步,雪就要没到大腿根,脚上的鞋似有千斤重,风雪越来越大,拍在人脸上,是深入骨髓的冷,穆喜的嘴唇裂开了一个个小口,一嘴的血腥味。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穆喜看到前面有几块大石头,石缝里长着几株,虫草,是虫草,穆喜高兴的想大叫,可他不敢,如果引起雪崩,他十有八九就回不去了。穆喜仿佛脚下蓄满了力量,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石头旁边,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不一会儿就被雪埋上了,这些虫草长在石缝里,很难被人发现,要不是穆喜yīn差阳错的到这里,怕是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穆喜小心翼翼的采下这几株虫草,仿佛大风大雪都消失了,突然,他察觉到了这些虫草的异样,这些虫草有一股láng粪的味道,这些虫草是长在láng粪上面的!

穆喜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雪láng是一种群居动物,这里有那么多的láng粪,那说明这里很可能生活着一群雪láng,仿佛是印证了穆喜的猜想似的,在一片风雪声中,穆喜好像听到了几声属于野shòu的低吼,他猛地回头,不知何时,他身边已经围了一群凶恶的雪láng,龇牙咧嘴,嘴角还流着涎水,那雪白的上好的皮毛不知道引得多少猎人丧了命,穆喜却仿佛看到了一群魔鬼,他有那么一时片刻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雪山那么大,他的恐惧那么微末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