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本无心

作者:郁生逸人 阅读记录

=================

书名:君本无心

作者:郁生逸人

文案

初遇那夜,趁着灯火迷离之时,他问他:“席远怎么看待这情之一字?”

那人沉思良久,方才回他:“若是世间的一切金银名利、权力欲望摆在眼前却视而不见,永远只选择此人,想必这就是情之一字。万物皆轻,唯君孰重。”

多年后,他总是想,若是当时听出了他话语中的不确定,保留自己的三分真心,是否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可惜,一切又如何重来?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焱(苏谨云);洛临(洛席远) ┃ 配角:魏亭冬;薛锦;齐沐阳;赵思章 ┃ 其它:美人攻qiáng受

☆、灯火迷离夜倾心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结束,可能会有没捉到的,我尽力了......无语的是捉完虫竟然又被锁了一章,生无可恋脸......

六月时节,洛京风光正好,满城郁郁葱葱。刚过新雨,湖面一片烟波浩渺,柳枝懒懒散散的沿着洛河在chūn风中飘dàng。城外的幼竹顺风而长,如今早已成了老竹,各个苍翠挺拔、生机勃勃。

洛京乃是天子脚下,人杰地灵,这怀古亭中自然是少不得流水传杯。

怀古亭中,几家公子正和着隐约的鼓声浅酌作诗。偶有佳作,这些才子便拍手叫好,遇到词穷饮酒之时,叹一句惭愧惭愧,也笑作一团。远远瞧去,正是少年意气风发时,好不得意!

几家岸边的姑娘羞红了脸偷偷望去,这几位青年正是峥嵘岁月,一派都是清俊儒雅的世家公子,自然引起三三两两的姑娘小声讨论,害羞之余自然向那亭中暗送秋波。只可惜亭中众人早就沉浸于传杯作诗的雅事中,哪里顾得上这一派少女情怀。

“好!作的好!好一个都人齐和大风歌,管领群臣来贺!”齐沐阳一拍桌台,直欲而起。

“苏三兄弟不愧是魏王爷后人!少年壮志,我等望尘莫及!要知道这洛京虽是繁华,可那边境却是屡遭狗贼来犯!可叹我大洛竟无良将可抵挡啊!去年连失六座城池,今年竟要奉上huáng金布匹,良驹珠宝,还有这送上安平公主前去和亲。唉!可悲可叹啊!安平安平,难道要一味求和保这一时平和?”说完竟是热泪盈眶,哽咽不成语。

“沐阳兄说的是啊,这百万两huáng金送去最后掏空的何止是国库,更甚者是黎民百姓的家底啊,这不,刚下的税收较往年竟是多了两成,这可让百姓如何是好。”着白衣的男子看上去年纪轻轻,却是眉头紧蹙。生生将两眉之间拧起川字。

话头未落。这边一身绛紫男子便接话到,他语调仿佛漫不经心的,说出的话却没那般温和:“皇帝老儿自然不会管这等事,他在意的既不是失去的城池,也不是那可怜的女儿,更不是这天下百姓,他在意的不过是今年的皇陵是否再添上一层金箔!”说完一口饮尽杯中美酒,微微抿嘴,勾勒出一道仿佛嗤笑的表情。

“苏三兄不可!”在旁仔细听的齐沐阳赶忙出声,他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确定这亭旁只有他们四人,才放低了声音说:“谨云不可如此说,毕竟是天子脚下,若是有心人……”

话音未落,且听那苏三冷哼一声道:“我自然不敢对皇家妄论言辞,只是沐阳兄怕是不知,今晨的朝廷之上,戍边又传来失城三座的消息。”

齐沐阳大吃一惊:“怎会如此,不是已派出使臣求和?这安平公主也于两天前前往金国,这可都是完全按照金国的要求来的,莫不是,这金国要反约?”

“反约?金贼可没说送上huáng金百万两和安平公主就停战,他们说的是可商榷,若是现在不再攻下几座城池,这两年战事只得huáng金和美女岂不是吃了大亏?”这着一身绛紫的便是苏谨云,只听他冷冷说着,言语却是极为犀利。

“这莫不是还要抢下三座城池!”邻坐于苏谨云左边的男子之前一言不发,直到这时不由放大了声音,他怒极了竟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白瓷酒杯:“该死的狗金贼!竟这般贪得无厌!”

细看这男子,生的是剑眉星目。

“亭冬兄弟!你的手!”柳子鑫惊呼,“你的手流血了!”

“呵,三座城池怎能喂饱这群láng虎之辈?他们连攻下这三座城池,丝毫不整顿就攻下一座,恐怕不是要这三座城池,而是要咱们大洛知道他们的实力,若是不让他们满意,何止三座,哪怕是三十座也能在一月之内攻下!接下来直bī洛京,恐怕这大洛也要改了称呼。”苏谨云说完,斜眼看了魏亭冬的右手一眼,随即左手扯上右手的宽袖,只听“撕拉”一声,众人望去,苏谨云手上便多了一条淡紫色的布条。

上一篇:少年衣下一篇:月下西江【CP完结】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