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拾遗录【CP完结】

作者:羹一瓢 阅读记录

《海上拾遗录》作者:羹一瓢

文案

诡诈多变东亚小醋王攻vs高岭之花禁欲系执拗受

艹天日地流氓富家公子攻vs作天作地傲娇多情戏子受

为了不造成阅读障碍:

cp:白啸泓×季杏棠(青梅竹马)

穆柯×白若玉「殷梓轩」(骨科、ntr)

没有流行元素,叙述缓慢,文风变态

决裂沟堑,白啸泓该用什么办法留住一个执拗到底的人。白若玉是季杏棠的软肋,他便把这个人绑来了,却不想白若玉带着一个复杂的身世,成为另一个人的复仇傀儡,潜伏在他们身边多年……

第1章

1930年冬,上海法租界,白公馆偏院香榭小櫊。

正值隆冬,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地上还覆着层白雪。三更天还不到,小櫊里已盈满了橙huáng色的光,丫鬟仆役乱成一片,吱吱呀呀的叫唤声湮没了墙外打更人的更声。

“白小爷,你莫乱动,快些下来!”

“是啊!小心伤着!”

老嬷嬷高举着双臂,旁边的小丫鬟也是一脸的惊恐,她和声细语的说,“白小爷,您悠着点儿,让管家扶你下来,赤着脚踩在雪上会生了冻疮。”

仰头一看,只见房顶上有一人高挑着身材凭风而立,昏huáng中也看得出肤色大抵与屋顶的雪融为一色的双脚bào露在寒风中,不止如此,身上也仅一件白色绸缎锦衣,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院子里闹哄的一团,纤腰一转,袖管里半露出两根手指头指着老嬷嬷唱道,“我前世做何罪孽。”

老嬷嬷眼里含泪看着他,说道,“好孩子,你先下来”,这一会又泣不成声,掩面哭泣起来,“造孽啊!”

管家已经把梯子搬了过来架在墙根上准备爬上去,屋顶上的人嗔瞪了他一眼,有些激动,“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他作势要一跃而下,管家忙止住了动作,无奈的看着他,突然听到敲门声,他小跑着去开门。

小櫊的朱漆木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男子。敞开肩上搭着的呢子大衣里头是一身黑色西装,衬衫的领带还没来得及打,应是匆忙赶来。他摘了厚呢礼帽递给一旁的管家,露出线条硬朗的脸颊,冷峻的眉,狭长的眼,眼角有一颗销魂的小痣,稍稍冲淡了他的硬朗。

管家忙接过帽子招呼着他进去,弓腰欠礼,“二爷,您总算是来了。”

来人名叫季杏棠,是上海滩鼎鼎有名的季二爷。季杏棠本在自己的公馆休息,接了一通电话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低沉醇厚嗓音传来,“大哥怎么样了?”

管家走在他旁边把他往院里领,答道,“白小爷砸了白爷的脑门子不说还捅了白爷一刀,请来的大夫正在内屋里治着伤。白小爷怕是吓着了,自己爬到了屋顶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仆人们怕他突然癔症了要往下跳都在下面拦着接着,您不来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季杏棠快步往里走,绕过了甬道旁的假山亭榭,耳边就传来嘈杂声,他喘了口气走到了墙根前,众人一看季杏棠来了,都道一声二爷好。

屋顶的人看见他来,不再时说时唱,只仰起脸莞尔而笑。薄凉的月光把他的容颜照的清楚,柳叶眉含情目,皮肤白的跟透着明能发光似的,仿佛那皮子下不是血肉而是白雪。

院子里的嘈杂声息了,只剩下几声踏雪提灯的窸窣声。

季杏棠一手接过身旁丫鬟的灯盏,一手伸向他,缓和着声音说,“梓轩,深更半夜的别胡闹,小心伤着自己,听话下来。”

白若玉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缓步走动起来把瓦砖踏的啪嗒响,没有丹青水袖,他也作势甩了甩衣袖,戚戚哀怨的唱道,“我前世做何罪孽,沉劫海,落火坑,倒不如一死为qiáng。”

他一走,底下的仆人也跟着移动,生怕他一不小心跌下来。

季杏棠循着他的步子,宽慰道,“天大的仇天大的怨你也得先下来再说。”

“好啊,你一出《占花魁》好唱给我听,是我剥了你的衣裳,丢了你的鞋儿,把你往雪地里一撇,你还想让我做一回万俟公子怎么着?”

《占花魁》唱的是:正值寒冬,雪花纷飞,乡绅恶霸万俟公子qiáng行把西湖名jì王美娘掳到舟中,狠心地将她的外衣鞋子剥去,撇在十锦塘上。

众人循着清冷的声音回头,只见白啸泓头上有一处血痕还没来得及包扎,腹上的伤口绑着绷带被宽大的睡袍掩住,他看起来眉目英挺、细致温文,但有一双犀利如鹰隼般的眸子,直摄住白若玉,也摄住了众人。又都道一声白爷好。

白若玉被他的声音吓到失了神,脚下一滑,跌下了屋檐,一群人忙惊叫着往前面涌,季杏棠忙把手里的灯盏扔在了雪地里,伸出双臂去接,人就轻晃着沉甸甸往怀里一落,一院子人这才都一抹汗抒了口气。

同类小说推荐: